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王者之法:仰观天象,俯察地理

[2007/8/10]
人类生存于天地之间,天和地很自然地就成为了人类所要认识、探索、研究的对象。

从最早的原始时期起,这种认识、探索、研究就伴随着神秘的宗教观念。国家出现后,又增添了王权的威严。

周易·系辞下》说到上古的伏羲氏“王(称王)天下”的时候,“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最终创制出了八卦。这一段话把天文、地理以至神权都纳入了王者之法中,成为了统治者的御用工具。这也是从三代时期开始的中国天文、地理学的一个显著的特点。特别是天文学,因为被认为是唯一能知“天命”的学科,国家的控制也就格外严密。

这种国家控制对于学科发展的利弊又如何呢?
艺术中国
利在于能保持学科与队伍的稳定性、连续性,弊在于有碍于推广、普及天文学知识。

那么,利与弊又是孰大孰小呢?

总的来看,宋元以前是利更大一些,明清时期则是弊更大一些。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先秦时期的天文学与地理学,从无到有,是一个漫长而艰难的历程,是无数的先民们以辛勤与智慧建立、奠定了这两个学科。

一、知“天命”的天文学

苍茫的天空、闪亮的日月星辰、来去不可捉摸的风雨雷电,这一切似乎就在人们的身边,却又离人们那么远,充盈着无限的神秘。

要穿透这无限的神秘,人类只有从长期的观测起步,才能有望取得突破。

古代中国的先民们,在天象的观测与记录上表现出了超群出众的才能与毅力。

早在原始时期还没有文字的时候,先民们就在陶器、崖壁上画下了他们所见到的太阳、月亮、星辰、银河、云彩等等。

到了文字产生以后,也就积累起了拥有一系列世界之最的天象记录——最早、最丰富、最为连续、最具准确性,成为世界天文学史上独一无二的珍贵宝库。

在先秦时期,先民们就记录下了最早的日食、月食、太阳黑子、五大行星运行轨道与会合周期、彗星、流星(及流星雨)、陨星、极光等等现象,遥遥领先于世界各国。天象观测与记录,是整个天文科学的基石,是打开天文科学大门的钥匙。我国从先秦时期开创的天象观测与记录的优良传统,为整个天文科学的建立与发展打下了扎实的基础,从而使我国的天文学能在很长的时间里高居于世界的最前列。

天象观测的丰富与持续,是凭着观测者的勤奋与辛劳获得的。而天象观测乃至整个天文科学的准确性,则只有依靠天文仪器与设备才能达到。

先秦时期,先民们使用的早期天文仪器与设备主要有这样三种:圭表、漏刻与原始浑仪。
艺术中国[http://www.artx.cn]
圭表的结构极其简单:表是直立的柱状物(无论竹、木、石、砖做成的都一样),圭是平放的标尺。圭表是从表发展而成的,是用来测定日影的。它的结构虽然简单,但效用却不少,可以用来定方向,定节气,定时刻,定地域。在我国的天文科学成熟以后,它的功用主要是两个方面:一是用于测定太阳的运行轨道与周期,从而确定回归年的长度与季节时令的划分;二是用于测定具体的时刻(这一类又称日晷),是古代主要的计时器具之一。圭表是最早的天文仪器,表的产生可以推至很远很远的远古时代,圭表相结合为一体也应该很早,至迟在西周时期已经产生了。

大约在西周或稍晚些的时候,还发明了另一件计时器具——漏刻。

漏刻的漏是指漏壶,装满水以后能一滴一滴地漏水;刻则是指放在漏壶中刻有度数的标尺(古又称“刻箭”、“箭”等),能够根据漏去的水量读出具体的时刻。
艺术中国[http://www.artx.cn]
与圭表(日晷)相比,漏刻能够在没有日影的阴天与黑夜中使用,这是它比圭表优越的地方。但它携带不便。

在天文学上,用途更为重要且使用频繁的是观测天体准确方位的浑仪。

最早的浑仪,可以肯定至迟在战国时期已经产生。在战国时期的石氏星经与甘氏星经中,对诸多恒星的准确方位数值有了明确的记载,而这是只有用浑仪观测才能得到的,这是当时已经有了浑仪的证明。

而这最早的浑仪是什么样子?却是一个颇有争议的问题,专家学者各抒己见,有的还画出了模拟图。

在这个争议中,《尚书·尧典》记载的“璇玑玉衡”是一个大热点。有的学者认为是指北斗七星,有的学者认为就是指早期的浑仪。如果“璇玑玉衡”确是浑仪的话,就为战国时期已经有浑仪找到了文献的直接证明。

浑仪所观测的对象,除了日月五星(五大行星)以外,主要就是恒星。恒星满天布列,量多而无序,怎么来辨认呢?东西方的人走了一条共同的道路:给恒星以固定的名称。不仅每一颗星有具体的名称,相邻近的一些恒星还被组合起来赋予一个大的冠名。这些组合先民们称之为星官,西方人称之为星座。

西方人的星座主要有12个,统称为“黄道十二宫”,这也就是他们的恒星体系。

我国先民组合的星官有28个,统称为“二十八宿”,后来又发展为“三垣二十八宿”,这也就是我国古代的恒星体系。

二十八宿的恒星体系至迟在我国的春秋战国之际已经形成,1978年湖北随县擂鼓墩曾侯大墓出土的公元前433年以前的漆箱盖上所绘的彩色二十八宿全图,是最为强硬的证明。

页码1 2
更多
古籍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