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敦煌莫高窟:从神灵到众生

[作者:杨献平]  [来源:中国网]  [2007/9/3]
看到莫高窟,我想哭,鼻子发酸,眼泪含而不落。我不知道这究竟是为什么,但肯定被什么击中了。莫高窟之上,荒山如锥,粗砂覆顶,一眼眼洞窟似一张张排列无序的嘴巴,向着对面浩瀚戈壁,以及戈壁之上的深蓝天空,面不改色地询问和张望。临近河道是干涸经年,一股腐烂了的水停泊在最低的水沟里,像一瓢绿色鲜血。过桥,是一座陈年的门楼,正中高悬的蓝底牌匾,上书苍迈字迹,似乎一张沉默的脸,一个个游人仰面穿过,一粒粒阳光,从莫高窟一侧,穿过轻佻的衣衫。

我一直觉得:蜂拥而来敦煌的人都是轻佻甚至浅薄的,尤其是莫高窟,外表的颓废和败落就是一种无声的决绝和拒绝——在遥远年代,第一个在这里开掘洞窟,为佛画像的人,似乎是晋朝的和尚乐僔,这个步履坚实,信仰笃定的佛教徒,被落日余晖在大漠之上制造的佛光所迷惑,收住脚步,落身成庙。而最先居住在敦煌的若羌民族是不会在意并支持的,逐水草而居是他们最大的习俗和本能——肉身是最大的现实,信仰只有在肉身满足之后,才会在内心之中必不可少,隆重强大。

再后来的北魏王朝一再南迁,向中原民族从服装到习性的无条件效仿和服从,充分彰显了先进文化对于落后文化的侵蚀力和诱惑力。莫高窟流传至今的一眼眼洞窟,似乎从这时候开始一一登台亮相了。而一眼洞窟从开凿到绘制完毕需要多长时间?现在,谁也无从考证,慢和快,熟练和生疏,似乎由那些执灯悬笔、凌空作画的画师们所决定。

我可以断定,敦煌从来就不是艺术的集散地和交流之地,而是宗教和文化相互影响、交流下的自发民间行为。至于莫高窟被现代人所膜拜的艺术,大抵是民间画师们寂寞创作,在数千年后中国的一次伟大胜利——冷兵器年代,啸聚西域的游牧民族,生产力的高下、人和牲畜的多寡,决定了战争的胜负和民族的生死存亡。若羌民族败落远遁之后,原先居住在甘州(张掖)等地的月氏民族,被“有骚味儿”匈奴大军接连击败,一路向西溃逃,在敦煌刚刚站稳脚跟,就遭到了来自祁连山和阿尔金山的党项、回鹘、吐蕃等民族的侵袭。

频繁的战争并不能左右宗教和文化的蔓延和传播,更无法阻止那些为(仅仅为)养家糊口而长年累月开凿洞窟、绘制画像的平民工匠和画师们——当战乱来临,达官显要可以卷财而逃,平民只能逆来顺受,在刀枪的夹缝当中苟活存命。直到西汉张骞凿空西域,卫青霍去病大军千里长驱,击败在河西的匈奴,武威、张掖、酒泉和敦煌四郡的先后设立,贯通中西、光耀千古的丝绸之路正式开通,敦煌乃至整个西域才渐趋稳定下来,丝绸、香料、茶叶、玉器和铁器频繁流转之间——驱驼策马的商贾、负笈往行的僧侣、旌旗半卷迁徙的民族……每一个具体的人,其本身就是活泼生动的文化和凝重庄严的宗教移动载体。
艺术中国
在古代中国,西域诸国的安定与战乱不可避免地受到中原王朝的影响。唯有时间,才是人类最强大的敌人。强盛汉朝的衰落无可避免,西域再度陷入争夺的混战——民族之争无外乎疆土和现世利益,作为汉王朝西大门的敦煌,必然成为了各民族争夺和厮杀的主战场。其间,一个民族胜利了,一个民族必然消失和逃匿。而作为与世无争的宗教胜地,莫高窟显得悠然自在,一些平民为躲避战祸,削发为僧或者束发为道,在马蹄践踏、烟尘横飞的年代,终年委身佛窟,晨钟暮鼓,了却虔诚抑或无奈的人生。

宗教是尘世的天堂,人心的上帝,俗世红尘之中唯一的避难所,宗教的无上威严和清净无为,使得凡俗的人,甚至挥舞马刀,杀人无算的将军,也从内心感到一种惊惧和崇敬。在古代中国,人是有禁忌的,并能够自觉恪守。宗教的力量可以让苦难变得有意义,让杀戮和败坏稍作迟疑,甚至望而却步——似乎如此,宗教才成为一种信仰,让尤其注重现实利益的人们在情感和精神上得到应有的慰藉,在现世生活中得到具体真实的回报。

莫高窟前,有一片浓荫,数十棵百年以上的杨树虽表皮皲裂狰狞,但冠盖盎然,浓荫成凉。验票之后,快步走到窟前,近距离仰望,抬头的山崖短促而修长,层叠的崖头状似刀刃,头顶的蓝天格外深远,在莫高窟上空,也如刀切一般。看得久了,我觉得晕眩,不知道是神灵的力量,还是自身肉体的不可承重和内心的不洁净。沙子和黄土凝结的墙壁之上,洞窟不大规则,形状大小不一,多用铁门封闭了起来,我们能看到的,仅仅是其中几窟。

登上石壁,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决定在这里开凿洞窟,建立庙宇的人是智慧的,也是大胆的,强大的信仰使得所有的危难变得毫无意义。以我的粗浅判断,大粒砂石和少许黄土构成的危崖之上,并不适合开掘和安置这么多的洞窟,总有一天,会土崩瓦解,轰然化虚。但奇怪的是,莫高窟竟然存在和延续了数千年之久,几乎跟随和囊括了整个古代中国的所有封建王朝,从北魏到宋元,几乎每个王朝都在这里留下了独特的痕迹。

跟随众多脚步,深入一窟窟的佛洞,幽暗灯光之中,佛祖端坐,端坐或站立欲四壁之上的佛像密密挨挨,表情安详,身姿轻盈。到道士王圆箓发现的藏经洞,忽然感慨万千,众人唏嘘,我在悲伤。我觉得,藏经洞文物的失散,并不能怪罪于道士王圆箓,在那个年代,他的思想层次仅仅如此,而其也算一番好心——卖回一些钱资,为废弃多年的莫高窟佛洞清理积沙,维持其师徒必要的生计——其弟子在侧面为其树立的功德碑便是最好证明。至于斯坦因(及其汉语翻译蒋孝婉)、保罗��伯希和、大谷光瑞、桔瑞超和吉川小一郎等人,无论是用怎样的手段骗取和购买经卷文物,都是罪不可恕的。
艺术中国[http://www.artx.cn]
页码1 2 3
更多
第 2 楼 子曾经曰过
写得人动容,看的人心空
第 1 楼 我的小麻脸
我还能说什么呢?窗外恰巧也是阴雨绵绵,感到自己的渺小与对敦煌的渴望。
古籍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