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西伯戡黎》之西伯为姬昌

[作者:何焱林]  [2011/3/20]
《西伯戡黎》之西伯为姬昌
艺术中国
尚书•商书•西伯戡黎》一篇,古文、今文《书》皆有。

此西伯为姬昌?姬发?征之故典,有两本《尚书》涉及此事,一为唐孔颖达所著之《尚书正义》,一为南宋蔡沈之《书经集传》。

孔颖达《尚书正义》:“郑玄云:‘西伯,周文王也。时国于岐,封为雍州伯也。国在西,故曰西伯。’王肃云:‘王者中分天下,为二公总治之,谓之二伯,得专行征伐,文王为西伯。黎侯无道,文王伐而胜之。’两说不同,孔无明解。”孔指孔安国所作《尚书传》。孔虽无明解,郑、王二人说虽不同,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戡黎者为西伯姬昌。

清人丁晏以《古文尚书》为王肃伪作,如是,王肃何不于此事在其伪作之《古文尚书》上加一笔,使孔注与己说一致,而证郑玄之非?

蔡沈《书经集传•西伯戡黎》序谓:“或曰西伯,武王也。《史记》尝载纣使膠鬲观兵。膠鬲问之曰:‘西伯何为而来。则武王亦继文王为西伯矣。’”

诸侯爵位,若无大故,父死子继,兄终弟及,乃是常例,非纣对西伯特开恩典。姬昌死,子姬发继为武王,不等于蔡沈确认戡黎为武王,故称“或曰”。
艺术中国
《史记》以文王平虞、芮之讼为文王受天命改朔之年。《诗经•大雅•文王之什•绵》第九章:“虞芮质厥成,文王蹶蹶生。”《毛传》:“质,成也。成,平也。蹶,动也。虞、芮之君,相与争田,久而不平,乃相谓曰:‘西伯,仁人也,盍往质焉?’乃相与朝周。入其竟,则耕者让畔,行者让路。入其邑,男女异路,班白不提挈。入其朝,士让为大夫,大夫让为卿。二国之君,感而相谓曰:‘我等小人,不可以履君子之庭。’乃相让,以其所争田为间田而退。天下闻之,而归者四十馀国。”

《史记》:“西伯阴行善,诸侯皆来决平。于是虞、芮之人有狱不能决,乃如周。入界,耕者皆让畔,民俗皆让长。虞、芮之人未见西伯,皆惭,相谓曰:‘吾所争,周人所耻,何往为,祇取辱耳。’遂还,俱让而去。诸侯闻之,曰:‘西伯盖受命之君’。”毛诗仅言天下归者四十余国,《史记》直言“西伯盖受命之君。”

《史记》又曰:“明年,伐犬戎。明年,伐密须。明年,败耆国。殷之祖伊闻之,惧,以告帝纣。纣曰:‘不有天命乎?是何能为!’明年,伐邘。明年,伐崇侯虎。而作丰邑,自岐下而徙都丰。明年,西伯崩,太子发立,是为武王。”

《史记•正义》:“(耆)即黎国也。邹诞生云本或作‘黎’。孔安国云黎在上党东北。括地志云:‘故黎城,黎侯国也,在潞州黎城县东北十八里。《尚书》云‘西伯既戡黎’,是也。’”按《史记》此说,西伯于平虞、芮讼后四年,遂有戡黎之举。故戡黎者文王。

史迁与蔡沈持论或有不同,固当何从?

《史记•周本纪》:“九年,武王上祭于毕。东观兵,至于盟津。为文王木主,载以车,中军。武王自称太子发,言奉文王以伐,不敢自专。乃告司马、司徒、司空、诸节:‘齐栗,信哉!予无知,以先祖有德臣,小子受先功,毕立赏罚,以定其功。’遂兴师。师尚父号曰:‘总尔众庶,与尔舟楫,后至者斩。’武王渡河,中流,白鱼跃入王舟中,武王俯取以祭。既渡,有火自上复于下,至于王屋,流为乌,其色赤,其声魄云。是时,诸侯不期而会盟津者八百诸侯。诸侯皆曰:‘纣可伐矣。’武王曰:‘女未知天命,未可也。’乃还师归。”
艺术中国[http://www.artx.cn]
《史记•周本纪》接下来说:“居二年,闻纣昏乱暴虐兹甚,杀王子比干,囚箕子。太师疵、少师彊抱其乐器而奔周。于是武王遍告诸候曰:‘殷有重罪,不可以不毕伐。’乃遵文王,遂率戎车三百乘,虎贲三千人,甲士四万五千人,以东伐纣。十一年十二月戊午,师毕渡孟津,诸候咸会。曰:‘孳孳无怠!’武王乃作《太誓》,告于衆庶:‘今殷王纣乃用妇人之言,自絶于天,毁坏其三正,离逷其王父母弟,乃断弃其先祖之乐,乃为淫声,用变乱正声,怡说妇人。故今予发维共行天罚。勉哉夫子,不可再,不可三!’”

《史记》所言九年,居二年(即十一年),为文王系年,武王系年?

关于此,唐张守节《史记正义》有一段驳议:张曰:“大戴礼云:‘文王十五而生武王。’则武王少文王十四岁矣。《礼记•文王世子》云:‘文王九十七而终,武王九十三而终。’按:文王崩时武王已八十三矣,八十四即位,至九十三崩,武王即位适满十年。言十三年伐纣者,续文王受命年,欲明其卒父业故也。金縢篇云:‘惟克商二年,王有疾,不豫。’按:文王受命九年而崩,十一年武王服阕,观兵孟津,十三年克纣,十五年有疾,周公请命,王有瘳,后四年而崩,则武王年九十三矣。而太史公云九年王观兵,十一年伐纣,则以为武王即位年数,与《尚书》违,甚疏矣。”

张守节以《史记》所述观兵与伐纣之年与《尚书•泰誓》篇伐纣之年不同,张据《大戴礼》载文王十五生武王,又据《礼记•文王世子》“文王九十七而终,武王九十三而终。”故以武王系年,不可能有十一年;更不可能有十三年之说。《古文尚书•泰誓》则曰:“惟十有三年春,大会于孟津。”故张称史迁之说与《尚书》相左。而推定史迁所用系年为武王系年,而《尚书•泰誓》系年为文王系年。

页码1 2 3
更多
古籍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