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熊与龙——熊图腾神话源流考

[作者:叶舒宪]  [来源:博览群书]  [2012/2/13]
王若曰:庶邦侯、甸、男、卫,惟予一人钊报诰。昔君文武,丕平富,不务咎,厎至齐,信用昭明于天下。则亦有熊罴之士,不二心之臣,保乂王家,用端命于上帝。皇天用训厥道,付畀四方。 

“熊罴之士”在上古王朝政治如何代表上帝之命而获得尊崇的情况,于此可略知。孙作云先生曾考证说大傩之仪是周人传下来的黄帝战胜蚩尤的庆功纪念仪式,而化装为熊就是化装为黄帝本人。孙氏的第一个理由较有说服力,他的第二理由未免臆测的成分居多。傩仪若传自黄帝时代,也就是来自新石器时代。其始源真相似可诉诸于萨满教的季节性的跳神仪式,而未必是某一次具体的庆功仪式。 
西汶艺术网
艾利亚德在《生与再生》中,也注意到人变身为兽(熊)的象征意蕴问题:个人在启蒙(入会或入社)仪式上装扮为一种猛兽,意义在于表演者暂时终止了他的人的身份,能够像野兽(狼、熊)那样行动。这时候的他能体现出某种法术的力量。也就是说,他成了一位神明。在这种戏剧性的升格变身的仪式行为背后,存在着原始信仰的支持。艾利亚德提示说:“我们一定不要忘记,在初级的宗教经验水平上,猛兽代表着一种高于人的存在。”(艾利亚德《Birth and Rebirth》,纽约,1958年英文版,第72页)巫师,萨满,预言师或者先知,都会借助于这种高于人的存在去达到通神的超自然精神境界。这有助于理解远古傩文化为什么以“方相氏掌蒙熊皮”为其首要特色。从这一细节可大致推测:傩仪的源流与远古欧亚大陆的萨满教之间有直接关联。 

人化为熊,这在逻辑思维中是不可能的。“但原始人却不管这些。他们的生命观是综合的而不是分析性的……在不同的生命领域之间没有不可逾越的界限。没有什么东西具有固定不变的确定形态。所有的事物都可以在瞬间变形的过程中转化为其他事物。如果说神话世界有什么突出特征的话,如果说它有什么支配法则的话,那就是这种变形的法则。”(卡西尔:《论人:人类文化哲学导论》,英文本,耶鲁大学出版社1944年版,第81页)在中国神话中,人物的死亡常常被表现为变形化生成另一种动物,此类例子多不胜举,正是上述原始生命观的体现。在这类变形神话中,生命成为超时间的连续整体,死亡只不过是生命从一种形态转化到另一种形态的过程,而复活也可以表现为从新的形态再度变回原初的形态。需要注意的是,这种仪式性的身份转变,对于要求觐见西王母并获得不死药的神话英雄羿来说,是必不可少的先决条件;对于因治水失败被杀的文化英雄鲧来说,则是让生命在转化中延续的最佳选择。 

人死化为熊的神话,与活人通过装扮而化为熊的仪式(傩),包括在西伯利亚和北美印第安文化中流行的熊图腾信仰,显然都是由同一种更加古老的熊女神崇拜传统所演化而来的。这个传统就是始自旧石器时代末期的再生母神信仰。史前考古学权威学者金芭塔斯认为:现有的考古证据表明,人类最早的信仰对象不是男神,而是旧石器时代末期的女神。到了新石器时代,女神雕像的普及程度拓展了,并且相对于男神获得数量上的优势。女神像的表现除了拟人形象外,常采用动物象征: 

通过研究雕像及面具上的标记,我们可以了解神灵怎样通过不同动物来显灵。这些面具代表女神的圣兽,当人戴上它们,就表示动物与人力的结合。雕像有鸟嘴、蛇眼、羊角、熊鼻或猪鼻,有时雕像是兽身却戴着人形面具。鹿、鱼、角鹿、蛇、熊……在宗教中有着重要的象征意义。(M.Gimbutas The Living GoddessesBerkele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1999,pp.10-11) 

由于熊的象征中所蕴藏的深厚的宗教—神话意蕴,在屈原所生活的战国时代已经变得鲜为人知了。所以他对于人化熊一类传奇性说法产生误解和不信任感,也在情理之中。史书所记晋侯梦黄熊一事,与屈原处在同一时代,可以作为《天问》人化熊母题的参照材料。 

三、从晋侯梦黄熊看熊的象征蕴涵 

春秋左传·昭公七年》云: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郑子产聘于晋。晋侯疾,韩宣子逆客,私焉,曰:“寡君寝疾,于今三月矣,并走群望,有加而无瘳。今梦黄熊入于寝门,其何厉鬼也?”对曰:“以君之明,子为大政,其何厉之有?昔尧殛鲧于羽山,其神化为黄熊,以入于羽渊,实为夏郊,三代祀之。晋为盟主,其或者未之祀也乎?” 
西汶艺术网
晋侯因为梦到黄熊而惊吓得够呛,还以为是来自阴间的厉鬼。经过子产一番解说,才打消疑虑,认识到黄熊原来是一种神圣的化身动物,自夏朝以来,就受到各代统治者的祭祀。熊既有和猫头鹰一样的阴间招魂者的不吉利联想,又有再生和复活的吉利联想,所以很自然就成为预言占梦家乐道的象征。史前期崇拜熊母神的关键神话联想在于,熊冬眠春出的特有习性被设想为死亡与再生的周期性过程。在古汉语本身的名物训诂素材中,就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一层异常古老的类比联想。 

比如汉字“能”,本义训熊,引申为能量、能力、才能等。能字在金文中就写作一只熊的形状。这个象形字的造字表象说明,古人按照神话信仰,以能够死而复生的熊来代表生命能量、生命力、生命的自我复苏能力。熊能够随季节而循环变化,成为体现生命再生女神之能量的动物意象。方以智《通雅》四十六: 

能即熊,又为三足鼈之名。《史(记)正义》:“鲧之羽山,化为黄熊,入羽渊。”束皙《发蒙记》:“鳖三足曰熊。”《韵会》曰:“熊即《左传》‘黄能入寝’之能。”按:……任昉《述异记》云:“江淮中有兽名能,音耐,蛇精化也,冬为雉,春复为蛇。”(《方以智全书》第一册下,上海古籍出版社1988年版,第1365~1366页) 

页码1 2 3 4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