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熊与龙——熊图腾神话源流考

[作者:叶舒宪]  [来源:博览群书]  [2012/2/13]
这个被叫作“能”的兽,是可以在能与熊,熊与蛇之间相互认同的变形动物,为我们理解“熊龙”神话观念的由来提供了宝贵的线索。看来现实动物熊与虚构动物龙,二者相互结合乃至混同的关键要素,还是变形神话(metamorphosis)的共同原理。 

《说文》曰:“熊兽似豕,山居冬蛰。”《诗义疏》曰:“熊能攀缘上高树,见人则颠倒投地而下。冬入穴而蛰,始春而出。”由于坚信熊具有这种自我复生能力,所以古人把它和那些春夏而生,秋冬而藏的昆虫视为同类,统称之为“蛰”。在古文献典籍中即可以找到这方面的观念。如《大戴礼记·夏小正》: 

玄鸟也者,燕也。 

熊、罴、貊、貉、鼬则穴,若蛰而。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将燕子这样众所周知的物候性禽鸟,和熊、罴、貊、貉、鼬等陆地动物看成同类,其基本的分类标准就是周期性的变化,“蛰”乃是透露这种周期变化的关键词。熊到底是陆地的动物熊,还是水生动物三足鳖的争论,持续了两千多年,难得其解。现在从“蛰”这一周期变化功能看,又是统一的。原因很简单,古人的动物分类并不着眼于科学分类标准,而是延续着神话的分类标准。正因为熊有这样明显的周期性变化的特征,古人才视之为神力的化身,即超人能量的体现者。谭峭《化书》“蛰藏”条云: 

物有善于蛰藏者,或可以御大寒,或可以去大饥,或可以万岁不死。以其心冥冥兮无所知,神怡怡兮无所之,气熙熙兮无所为。万虑不能惑,求死不可得。是以大人体物知身,体身知神,体神知真,是谓吉人之津。(谭峭《化书》卷一,中华书局1996年版,第5页) 

善于蛰藏的动物何以在古人心目中被神话化,从“求死不可得”一句,即可看明白。道教所谓神人、至人、真人的修炼秘密,也多少透露出了大概。远古祖先效法某些动物,希望借助于仿生学的原理去修炼身心,希望从这些神性动物榜样那里将不死或者延年益寿的禀赋学习继承过来。《庄子》中说到的“熊经鸟伸”就是如此。直到今天,电视台还在传授的古代的仿生健身法“五禽戏”,其中的“熊戏”健身法在海内外都依然拥有广大的信奉者和践习者。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四、开启四重证据:考古实物与图像 

给二十世纪神话学研究最大刺激的新材料来自考古学。女神文明的命题和女神动物化身形象系统的发现,皆建立在史前考古的新材料上。考古学家金芭塔斯综合新素材,提出“熊与鹿”在石器时代曾经专门用来象征赐予生命的女神。其《活的女神》写道:“熊与鹿持续地出现在给予生育的女神像上,她经常以熊或鹿的形式出现,作为生育或哺乳幼儿的辅助者。古希腊人认为这两种动物是阿尔忒弥斯女神的化身。熊作为宇宙的养育者形象的历史一直上溯至旧石器时代晚期。那时的人们一定观察到了熊一年一度的冬眠与苏醒的模式。于是,熊就成了死亡与再生的完美象征物。当它冬眠的时候,它就象征性地进入了死亡王国;当它从洞穴中复出时,那就是象征性地再生了。当然,其它一些动物也冬眠,但是熊却成了特别强有力的象征物。它不仅在走出洞穴时是活生生的,而且还带出了新的生命:在冬季里生育和哺养了幼兽。”(M.GimbutasThe Living GoddessesBerkele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1999,pp.12-13)支持金芭塔斯上述论断的材料有,欧洲史前人类制作的灯台、陶器、人像和祭器上出现的大量的熊形象。较早的陶制熊形灯台是在克罗地亚发现的公元前六千年代Danilo文化的典型器物。与西方考古学的新证据相对应,近半世纪以来中国境内的出土文物也足以呈现出熊图腾传承的清晰历史。 

除了在西辽河流域史前文化中出现的石雕与玉雕、泥塑熊神传统,我们在进入三代文明之后的考古发现中,也看到丰富的熊的形象资料。古代艺术家们不仅构想出“熊龙”的神话意象,还创造了诸如“角熊”、“枭熊”、“鹰熊”等一批合体神话形象。如商代玉器中就发现有坐熊,熊头鸟身的造型。西周玉器中也有大批的熊造型。从春秋战国至西汉,熊形的玉器、陶器、铜器更是呈现为多姿多彩的局面。 

商周以后的玉雕艺术品中,作为重要仪式礼器而出现的双熊首玉佩,熊龙玦,熊龙璧,以及自卷尾熊抽象到熊龙的各种神奇造型,精美异常,许多都是以往的古史学者们前所未见的。由于新出版的15卷本《中国出土玉器全集》,以及《中国汉画像石全集》《中国汉画像砖全集》等提供的丰富的图像资料,旁及石雕,骨雕、陶器、铜塑、漆器、铜镜图案等方面的新材料,足以构成强有力的第四重证据,大大弥补文献资料的匮乏。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由于文字记载所留下的相关资料毕竟十分有限,而相对而言,由考古学和比较图像学方面提供的新资料,堪称今日学者研究之幸事。从时间跨度上看,从近万年前的新石器时代早期石雕、陶器造型,一直延续到清代玉雕的器物造型;以及至今活跃在北方萨满教艺术中的熊神身影,一种不成文的视觉化的熊图腾文化史线索,已经清晰可观。从空间分布上看,整个欧亚大陆北半部以及北美洲的史前文化都曾经流行的熊图腾崇拜,在进入中国地区后,先是集中分布在以兴隆洼文化和红山文化为源头的东北狩猎地带,那里或许就是传说中的神秘“有熊国”。自商周时代以降,熊图腾文化的势力虽然不再以国家政权的方式而存在,却以文化习俗和神话观念的形式延续下来,特别是以动物神像雕塑造型的传统一直延续在民间礼俗、丧葬明器、民间美术文物中。系统地搜集整理这方面的资料,从图像人类学的角度分析其流变过程,诠释图像所蕴涵的宗教神话信念内涵,将是今后的一项有趣工作。相信借助于视觉新资料的这种研究拓展,必将给古代文史研究带来方法论上的革新契机。 

页码1 2 3 4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