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汉儒与王莽:评述西方汉学界的几项研究(四)

[作者:陈启云]  [2012/2/13]
经过详细整理史料重建史实以后,毕汉思以倒叙追索的方式,把王莽败亡汉室重建的过程及因素列为: 

 直接推翻王莽政权的是由南阳大姓(按已儒生化的地方豪族)支持的刘氏宗室成员(先有更始帝刘玄,后有光武帝刘秀),而刘氏的重建汉室是因为他们是公然宣称要恢复刘氏帝室,因而与王莽誓不两立者。其他武力集团大多但求存活(灾民)或自保(大姓),或“混水摸鱼”攀龙附凤,并非起义反莽。 

 地方大姓需要拥立刘氏宗室成员的原因是由于当时河南一带的武装力量不但有南阳大姓,还有出身平民的新市、平林、下江兵和人数更多的赤眉军。要招纳这些平民武力,不能由和他们有敌意的大姓出面,而要靠汉室刘氏的旧日声望。 

 这些南阳大姓集团(包括刘演伯升和刘秀)原初不敢也无力起兵反抗王莽;即使刘伯升借重汉室声威收纳了新市和平林兵而势力大增之后,也不是王莽政权的区区一南阳太守甄阜的敌手,在其后“小长安聚(在汉阳与宛县之间)双方交战,刘氏大败,刘秀单身乘马逃生,家属多人丧命,其主要大姓支持者李氏家人被诛杀者多达64人(详见BMFEA,I,103-109);但刘氏旋即又招纳了出身平民的下江兵而重振声势,经过多次艰苦奋战,期间邓晔和于匡起兵据南乡(南阳郡之西),而打开了直趋长安的通道(BMFEA,I,127),形势乃急转直下。 

 自公元22年10/11月(毕汉思对此月份就各种不同记载根据新莽历法与汉历详细分析),南阳刘氏起兵,至公元23年10月6日王莽败亡,短短不到1年(I,132)。表面上看来,王莽丧生于刘氏集团,而最后南阳大姓支持的刘秀光复汉室,是历史事实。但毕汉思根据上述各种史实详细的研究,认为刘氏的胜利,只是新莽败亡的最后一环节,不是其根本原因(BMFEA,I,87-132)。为了考证这一点,他把王莽自公元前1年辅政以来,所有有关反抗王莽事件的纪录逐一分析。指出自公元前1年到公元9年间,所有反对王莽者几乎全是刘氏宗室成员及其支持者和士族大姓,他们都得不到民众的支持, 旋即事败(BMFEA,I,141); 其后在公元10-19年长达10年间,不再有此类起义(I,155)。何以到公元22年南阳刘氏起兵反莽,不到一年便迅速成功呢?何况刘秀起兵时,虽有南阳大姓支持,力量仍然十分薄弱,他声势大增是靠收纳了新市、平林两支平民军; 但仍不是莽军对手,第一次与王莽的地方军大战便几乎全军覆没(I,105);家破人亡之后,又靠收纳了下江平民军而重振。因此刘秀的军事力量很重要的一部份是靠平民武装力量,这是铁证如山的(I,110)。 

 毕汉思综合了翦伯赞《中国史纲》(上海:1947),两汉史籍,及历代史家考证批注的说法,认为南阳大姓起兵是由于当地大姓们受到在南阳东面及东南方的江夏及南郡乱事的威胁,起而武装自保; 对此,毕汉思做了详尽的考述(I,133-144,154)并补进了更重要的一点——赤眉军的作用。毕氏认为刘氏集团之所以能够成功招纳这些平民军,是因为这些平民军武装力量与地方大姓集团是有阶级对立的,刘氏集团是汉室宗亲贵族(不是地方大姓),可以居间调和双方的冲突,而且这些民兵受刘氏的招纳后,便能攀龙附凤获得汉室新贵身分,与大姓们平等相待,合为一军。这也是为何刘氏集团领袖们迫不及待地先后称帝的原因——称帝后才能赐与这些平民军新贵的身分(I,110,113-117)。这些平民军原是受灾害而武装求生的流民,而地方大姓集团则是受到这些武装流民的威胁而武装自保者,二者都不是存心反对王莽而起义的。但一旦刘氏宗室称王称帝,他们便都变成与王莽不两立的“从义者了。由于刘氏宗室名义上是反莽起义首领,王莽败亡后,刘氏宗室便顺理成章成为重建汉室的首领了。这是新莽败亡后,不是另有新朝,而是汉室重光的主因。(启云按:在这方面,毕汉思可能过于注重王朝声望与名位,而忽视了刘氏宗亲与汉室旧属们的“从政经验 、“政治才具与“文化学识在改朝换代中的重要性,下文论余英时的研著时再分析)。

在南阳刘氏起兵之前,史籍记载了多次“灾害“百姓饥穷流为盗贼, 这也是不争的事实(关于这些灾害、流民、盗贼的中文基本史实史文多见下引余英时的研著,在此不再详引)。毕汉思认为这些“流民盗贼只是为求生存,并不有意推翻王莽政权。他对最大的“流民盗贼集团“赤眉军做了相当详细的分析(I,137-144,152-154)。一般有社会地位、文化背景和政治野心的起义者多有鲜明旗帜(如“黄巾)、尊号(如大楚王陈胜、张角号称天公将军)、信符口号(“大楚兴,陈胜王、“苍天已死,黄天当立)等为号召。但“赤眉军于此一无所有,《后汉书·刘玄刘盆子列传》: 

“时青、徐大饥,寇贼蜂起……合数万人……以困穷为寇,无攻城徇地之计。众既餒盛,乃相与为约:杀人者死,伤人者偿创。以言辞为约束,无文书、旌旗、部曲、号令。其中最尊者号三老,次从事,次卒史,泛相称曰巨人。……皆朱其眉以相识别,由是号曰赤眉。……掠楚、沛、汝南、?川……。” 

其尊号最高的不过是乡民“大老(“三老)、地方亲民小吏(“从事“卒吏),甚或不分尊卑,只称“巨人(若今台湾黑社会之“老大)。涂红眼眉以作辨识更是很原始的乡野作风。但和刘秀集团初时大败于莽军之手比较,赤眉的力量是远胜于大姓集团的 (莽 “遗使者发郡国兵击之,不能克)。和刘秀等有政治野心者迅速行动麾军直指长安者不同,这些饥民行动缓慢,公元18年《汉书·王莽传》首次述及 “赤眉力子都、樊崇等以饥馑相聚,起于琅邪,转抄掠,众皆万数。遗使者发郡国兵击之,不能克。其时已形成王莽之大患, 其首乱时间应该更早。但《后汉书》要到公元24年才对“赤眉有所叙述。其间五、六年,乃至十数年间,赤眉并未举兵直指长安,而是在青徐一带徘徊流窜,南下楚、沛、汝?。这是饥民就食富裕他乡,而不是有意推翻新莽。但南阳大姓及刘氏集团却是因为受到这些饥民为盗的集团的威胁才起兵自保的。因此这些受灾饥民才是王莽败亡的主要因素,是不争的事实。 

页码1 2 3 4 5 6 7 8 9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