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汉儒与王莽:评述西方汉学界的几项研究(四)

[作者:陈启云]  [2012/2/13]
余氏继云:“另一方面汉高祖又……解儒生冠而溲溺其中以证明“士人在汉初势力的微弱”。这正是把“儒生误为“士人; 高祖轻侮儒生,但极尊重“士人(上第4节引高祖十一年诏,及高祖十二年诏:“与天下之豪士贤大夫共定天下,同安辑之是明证)。余氏又云“西汉末叶……士人数量的激增……《儒林传》……博士……弟子五十人……千人……三千人……数千人。这是把博士弟子员额的增加误为儒生总人数的增加;又把儒生人数的增加,误为士人数量的增加;上文则是把儒生人数极少误为“士人数量极少(这是某些学者为余氏误导的第五点)。这不但是观念定义混乱, 而且是只看历史的表面,对儒学在汉代的发展,也是严重的误解。在上面第四节,我指出德效骞的《西汉史》和我的后续研究,都显示西汉早年朝廷虽不尊儒,甚至欺侮儒生,但儒学在地方人士乃至整个社会中的影响力却继续发展,而大大地增强。余氏对此,似乎一无所知。他说“当时的士人,于政权的建立,自然鲜能为力, 这也是错误的判断。纵使依照余英时的观点, 把“士人全部定义为“儒生,德效骞和我(甚至钱穆师)的研究都指出“儒学对汉高祖本身及其家人都有相当重要的影响。如果把“士的观念回复到上述春秋战国至汉初的语境 (一般人,不论出身背景,只要有才智、能干、可以出人头地的,都被视为“士),则汉高祖本人(亭长)、萧何(县吏)、曹参(县吏)、张良(失位贵族)、陈平(好学庶人)、韩信(曾受胯下之辱, 曾受漂母一饭之恩的浪人),都是能干有“本事的“士——因此,可以说西汉政权是士人建立的。 西方社会史大师艾伯华在其《中国史》(Wolfram Eberhard,A History of China,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1969)中即把“汉帝国的成立标目为“士人政权 的创建。余氏对此似亦一无所知。

我的研究指出儒生(乃至士族)可贵的特色是能够公而忘私,为了理想而牺牲现实利益, 而西汉儒生的理想和努力的目的则是改正秦政君主专制、法吏当道、乃至一姓王朝所衍生的种种弊端;经过了数百年,到东汉末造,王符在《潜夫论》中仍说:“不随俗而雷同,不逐声而寄论;苟善所在,不论贫贱;苟恶所在,不忌富贵;独立不惧……心坚金石,这才是儒生可贵的理想,也是现代知识分子可贵的特色;在这主题上,我的论析是前后一贯的。Etienne Balazs, Chinese Civilization and Bureaucracy, (Yale University Press, 1964).陈启云 (1981),(1984),(1996),(1997),(2000),(2001),(2003.1),(2003.3),(2006.1); 又 Chi-yun Chen,“Han Confucianism,in the Encyclopedia of Chinese Philosophy,edited by Antonio C. Cua,(Routledge,New York and London,2003).《汉代儒学》《中国哲学百科全书》(范正娥中译,《汉儒思想的现代诠析》,《南都学坛》第23卷第5期 (2003.9)。余英时对某些学者最大的误导是完全抹杀了儒士的君子道德精神和理想, 纯以计较利禄的小人行径来界定汉儒。

 在我的论述中,汉代中晚期的儒士的缺点是对“太平“大同理念过度“理想化;王莽及其支持者如此,后汉的“独行、清议、党锢中人也是如此;这极端“理想化 的理念导致王莽败亡,更导致东汉覆灭。可观的是:悲剧发生后,所引发“儒、士、知识分子的反省反思,所导致新思想的发展——后汉的辨析批判思潮和魏晋的清谈玄学,乃至佛学的融入,这才是“儒、士、知识分子的“自觉。陈启云(1997),页57-71, 75-87; (2000),页100-261;(2001),捌,玖, 拾, 拾壹; (2006.1)。至于余氏提出的那种“儒、士、知识分子的“群体自觉和“个体自觉,其实早已出现于战国时期,比余氏所说的魏晋时代早了五、六百年。史证不难发现,就在《战国策》全书中:《战国策·齐策》颜烛见齐宣王时关于“士贵耳,王者不贵的一大番议论是明证。把《战国策》和《世说新语》对读对比,再把先秦诸子和“文选的文字对比,便很清楚了。详细讨论,见陈启云(2001),331-334 (含《战国策·齐策》颜烛议论引文)。这种反思批评精神,至后汉时期更为高升。冯友兰早有论述,我亦有重要研著。余氏的说法在史学立场上也是有问题的(这是余氏误导某些学者的第六点)。 

 最后不能不指出的是:余氏大力宣扬“知识阶层的利益(余氏所述其实不是阶层,而是阶级)”对中国国内老、中、青三代的知识分子可能有很大的吸引力,余氏近年来在国内知识文化界走红,或者与此有关。但余氏所宣扬的“知识阶层,如果只顾自己本身及本身阶级的“特殊利益,不顾国家民族的安危;只具有本阶级的“意识形态,没有普世价值关怀;或“予智自雄,玩忽学术原则,抹视真理;这种“知识阶层是不可贵的,更是不智的。 (完)

页码1 2 3 4 5 6 7 8 9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