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论“李氏将兴”——隋末唐初山东豪杰研究之一

[作者:李锦绣]  [来源:唐史网]  [2012/2/13]
张亮与郭孝恪随李责力归唐,李责力归唐后任务为经营虎牢以东,可见唐在取得关中的形势下,利用山东豪杰东征,并据此吸引更广泛的山东豪杰为其所用,这种关陇与山东的联盟则与瓦岗寨时迥然不同了。

李密败后,一部分将领落入王世充手中,这些将领除单雄信外,大多弃充而归唐。《旧唐书》卷六八略云:

秦叔宝名琼,齐州历城人……会(裴)仁基以武牢降于李密,密得叔宝大喜,以为帐内骠骑,待之甚厚……后密败,又为王世充所得,署为龙骧大将军,叔宝薄世充之多诈……与程咬金、吴黑闼、牛进达等数十骑驰百许步,下马拜世充曰:“虽蒙殊礼,不能仰事,请从此辞。”世充不敢逼,于是来降。

程知节本名咬金,济州东阿人也……大业末,聚徒数百,共保乡里,以备他盗,后依李密,署为内军骠骑……及密败,世充得之,接遇甚厚。知节谓秦叔宝曰:“世充器度浅狭,而多妄语,好为咒誓,乃巫师老妪耳,岂是拨乱主乎?”……于是跃马与左右数十人归国。

《新唐书》卷九四略云: 
艺术中国[http://www.artx.cn]
李君羡,洺州武安人。初事李密,后为世充骠骑,恶世充为人,率其属归高祖,授上轻车都尉,秦王引置左右。

王世充本西域胡人,因隋乱而据洛阳,秦叔宝、程知节、李君羡弃之归唐,鄙薄世充为人可能是一个原因,但不归窦建德等其他割据势力而降唐,主要是因为瓦岗寨所形成的关陇与山东联盟的因子。李密败亡,八大柱国李虎后裔李渊为关陇贵族的代表,瓦岗寨系统的山东豪杰纷纷降唐,也就不足怪了。《旧唐书》卷六四隐太子建成传略云: 

密令数人上封事曰:“秦王左右多是东人,闻往洛阳,非常欣跃。”

“东人“指山东人。李世民与山东豪杰结成了稳固的联盟;这些山东豪杰来源如何呢?据同书巢王元吉传,建成荐元吉代太宗督军北讨,“仍令秦府骁将秦叔宝、尉迟敬德、程知节、段志玄等并请同行”,可见除徐责力、李靖外,上引四人为秦府骁将的代表。四人中秦叔宝、程知节为瓦岗寨系统,已具上论,段志玄,《新唐书》卷八九略云: 

齐州临淄人……大业末,从父客太原,以票果,诸恶少年畏之,为秦所所识。高祖兴,以千人从,授右领大都督府军头……破窦建德,平东都,迁秦王右二护军。隐太子尝以金帛诱之,拒不纳。段志玄亦为山东豪杰,因客居太原,早从高祖,与秦叔宝、程知节的经历不同。

尉迟敬德,尚需多论。《旧唐书》卷六八略云: 

尉迟敬德,朔州善阳人……刘武周起,以为偏将,与宋金刚南侵,陷晋、浍二州……金刚战败,奔于突厥。敬德收其余众,城守介休。太宗遣任城王道宗,宇文士及往谕之。敬德与寻相举城来降……既而寻相与武周下降将皆叛,诸将疑敬德必叛,囚于军中……太宗曰:“寡人所见,有异于此。敬德若怀翻背之计,岂在寻相之后耶!”遽命释之,引入卧内,赐以金宝,谓曰:“丈夫以意气相期,勿以小疑介意。寡人终不听谗言以害忠良,公宜体之。必应欲去,今以此物相资,表一时共事之情也。”是日……敬德跃马大呼,横刺雄信坠马……敬德翼太宗以出贼围……太宗谓敬德曰:“此众人证公必叛,天诱我意,独保明之,福善有征,何相报之速也。”特赐金银一箧,比后恩眄日隆……隐太子、巢刺王元吉将谋害太宗,密致书以招敬德……敬德辞曰:“……实荷秦王惠以生命,今又隶名藩邸,唯当以身报恩……”建成怒,是后遂绝。 

尉迟敬德也是山东豪杰,但出身于刘武周系统。刘武周与河北窦建德、刘黑闼集团更为接近,故而刘武周部下即使暂时降唐,其后仍要叛去。尉迟敬德在其系统中,未必不与寻相一样思叛,赖太宗惜其骁勇,推赤心置人腹,用之不疑,感化了敬德,使之始终尽忠尽力。结合段志玄传看,隐太子等拉拢秦府武将的目标是段志玄、尉迟敬德,这一点很值得注意。在建成、元吉看来,段与尉迟二人不出身瓦岗系统,未必能尽忠秦王,易于拉拢,而出身瓦岗寨系统的徐责力、秦叔宝、程知节等虽然也骁勇无比,但隐太子等知其不可能背叛秦王,故而未行拉拢、贿赂事。据此可见,太宗虽与山东豪杰结盟,但其中最主要也是最信赖的是出身于瓦岗寨系统的山东豪杰,不论是统一天下,谋取帝位,还是后来贞观年间的对外战争,太宗真正用之不疑的多出身于瓦岗寨系统。

尉迟敬德屡救太宗于危难,并且在玄武门事变中亲手射死元吉,功勋卓著,但这些并未彻底消除太宗的疑心。《通鉴》卷一九五贞观十三年(639)二月条云: 

上尝谓敬德曰:“人或言卿反,何也?”对曰:“臣反是实!臣从陛下征伐四方,身经百战,今之存者,皆锋镝之余也。天下已定,乃更疑臣反乎!”因解衣投地,出其瘢痍,上为之流涕,曰:“卿复服。朕不疑卿,故语卿,何更恨邪!” 

太宗疑敬德反,除了敬德出身刘武周系统外,别无解释。敬德其后亦认识到了这一点,《旧唐书》卷六八云:

敬德末年笃信仙方,飞练金石,服食云母粉,穿筑池台,崇饰罗绮,尝奏清高乐以自奉养,不与外人交通,凡十六年。 

敬德在贞观年间,除征高丽外,未被授权参与任何战役,与李责力、程知节等很不相同。《旧传》称“敬德好讦直,负其功,每见无忌、玄龄、如晦等短长,必面折廷辩,由是与执政不平”,恐怕其间亦有太宗本人的顾忌与猜疑,敬德不与外间交通十六年,当是因太宗之疑而知惧。造成这一切的主要原因,并不是敬德性直,而是因其不出身于瓦岗寨系统所致。以上论述了瓦岗寨(黎阳)系统山东豪杰与杨玄感、李密、李世民结盟的经过,这部分山东豪杰接纳关陇贵族为其领导,信奉“李氏将兴”,最后归于秦王,李世民改变了关陇与山东联盟中山东豪杰为主的局面,建立了关陇为主、山东豪杰为用的新联盟,用之不疑,不但因之统一了中原、夺取了帝位,而且建立了贞观武功。同是山东集团,这一部分的豪杰写下了与高鸡泊系统豪杰截然不同的历史。

原载山西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第24卷第4期 1997年10月

页码1 2 3 4 5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