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朱元璋与中外“表笺之祸”

[作者:刁书仁]  [2012/2/13]
摘要:清代史家赵翼将明代因表笺文字触犯朱元璋忌讳而获罪致死,称为“表笺之祸”。“表笺之祸”为前代所无,乃朱元璋以文字杀人之一大“发明”。朱元璋专横跋扈,疑忌重重,喜怒无常,在处理国内君臣关系与邻国朝鲜的关系中,屡兴“表笺之祸”,给国内君臣关系与中朝两国关系的正常发展,带来严重的后果与影响。 

关键词:朱元璋;中外;表笺之祸 

明太祖朱元璋在处理国内君臣关系与邻国朝鲜的关系中,专横跋扈,疑忌重重,喜怒无常,屡兴“表笺之祸”,给国内君臣关系与中朝两国关系的正常发展,带来严重的后果与影响。本文拟就朱元璋与中外“表笺之祸”进行探讨。 

一、国内“表笺之祸” 

清代史家赵翼将明代因表笺文字触犯皇帝忌讳而获罪致死,称为“表笺之祸”。明初定制,凡遇圣节(皇帝生日)、冬至、元旦及上太皇太后、皇太后尊号、寿旦,以及册立东宫太子等礼节,内外文武诸司都必须进表笺祝贺。同时,遇有皇帝的赏赐恩典,也依例上表谢恩。关于《表笺定式》,《明会典》明确地规定: 

凡表笺,洪武间令止作散文,不许循习四六旧体。务要言词典雅,不犯应合回避凶恶字样,仍用朱笔圈点句读。表用黄纸,笺用红纸为函,外用夹板夹护。拜进并依见行仪式。又令进表笺及一应文字,若有御名庙讳,合依古二名不偏讳,嫌名不讳。若有二字相连者,必须回避。写字之际,不必缺其点画。 
艺术中国[http://www.artx.cn]
洪武二十九年(1392),朱元璋“以天下诸司进表笺,多务奇巧,词体骈俪。令翰林院撰庆贺谢恩表笺成式,颁于天下诸司,令如式录进。” 

明代内外诸司所上表笺,多是对朱元璋歌功颂德之辞,一般都由文人学士所任教官撰写。朱元璋一方面为内外诸司所上颂声盈耳的表笺文章所陶醉;另一方面又对自己低微的出身、做过和尚的身世心存自卑,颇多忌讳。故对内外廷臣所上表笺的文字百般挑剔,吹毛求疵,以至罗织莫须有的罪名加害之。 

明代“表笺之祸”的起因,赵翼在《廿二史札记》卷32《明初文字之祸》条,有如下记载: 

是时文字之祸,起于一言。时帝意右文,诸勋臣不平。上语之曰:“世乱用武,世治宜文,非偏也。”诸臣曰:“但文人善讥讪,如张九四厚礼文儒,及请撰名,则曰:‘士诚’。”上曰:“此名亦美。”曰:“《孟子》有‘士,诚小人也’之句。彼安知之。”上由此览天下章奏,动生疑忌,而文字之祸起云。 

赵翼将朱元璋大兴表笺之祸的起因,归结为勋臣武将的挑唆,未免有失偏颇。但一向猜忌多疑的朱元璋捕风捉影,疑惧文人讥讪,是构成明初表笺之祸的主要原因却是事实。 
艺术中国
朱元璋对其当过和尚,参加过红巾军,被称为“贼”或“盗”的身世,在未做皇帝之前,并不隐晦,即便提及这段经历也无羞愧之感。然而,当他登上九鼎之尊后,廷臣无意中涉及此事,他都猜疑是侮辱自己,进而对廷臣误触其隐私而进行杀戮。 
艺术中国
洪武时期,内外诸司所上恭贺表笺而遭杀身之祸者,赵翼列举如下: 

浙江府学教授林元亮,为海门卫作《谢增俸表》,以表内“作则垂宪”诛。北平府学训导赵伯宁为都司作《万寿表》,以“垂子孙而作则”诛。福州府学训导林伯碌,为按察使撰《贺冬表》,以“仪则天下”诛。桂林府学训导蒋质为布、按作《正旦贺表》,以“建中作则”诛。常州府学训导蒋镇,为本府作《正旦贺表》,以“睿性生知”诛。沣州学正孟清为本府作《贺冬表》,以“圣德作则”诛。陈州府学训导周冕,为本州作《万寿表》以“寿域千秋”诔。怀庆府学训导吕睿,为本府作《谢赐马表》,以“遥瞻帝扉”诛。祥符县学教谕贾翥,为本县作《正旦贺表》,以“取法象魏”诛。亳州训导林云为本府作《谢东宫赐宴笺》,以“式君父以班爵禄”诛。尉氏县教谕许元,为本府作《万寿贺表》,以“体乾法坤,藻饰太平”诛。德安府学训导吴宪,为本府作《贺立太孙表》,以“永绍亿年,天下有道,望拜青门”诛。 

上述的表笺之祸,皆因文字的音义触犯了太祖高皇帝的忌讳。其中罗织最多的“则”字,朱元璋都读成“贼”,认为是讥讪其早年参加红巾军,作过贼寇。其他如“帝扉”嫌于“帝非”;“法坤”嫌于“发髡”;“有道”嫌于“有盗”;“藻饰太平”嫌于“早失太平”。 

朱元璋带着一种敌意和猜忌审阅表笺,自然会从字里行间捕风捉影,从而制造出一桩桩表笺血案。最典型的莫过于杭州府学教授徐一夔的表笺案。其在撰写的贺表中,有“光天之下,天生圣人,为世作则”之句。朱元璋看后勃然大怒,认为:“生者僧也,以我曾为僧也,光则剃发也,则字音近贼也”。下令立即斩首。最惨的应是苏伯衡表笺案。《明史》本传载:伯衡“警敏绝伦,博洽群籍”,“学博行修,文辞蔚赡有法”。洪武二十一年,为处州教授,“坐表笺误,下吏死。二子恬、怡,救父,并被刑。”可见,朱元璋这种荒诞无稽的附会与猜忌,不知使多少文人学士惨遭杀身之祸。 

洪武朝表笺之祸肆意横行,只有一人幸免于难。据李贤《古穰杂录》载:翰林编修张某,因直言,被朱元璋贬为山西蒲州学正。后为本州撰进贺表,朱元璋阅后,尚识其名。因其贺表中有“天下有道”、“万寿无疆”等句,便发怒说:“此老还谤我”。“道”嫌于“盗”,“无疆”是诅咒失去疆土而亡国。于是,派人逮到南京。对其说:“送法司问,汝更何说?”张氏答道:臣有一言,言毕就死,“陛下有旨,表文不许杜撰,务出经典。臣谓‘天下有道’,乃先圣孔子之格言;臣谓‘万寿无疆’,乃《诗经》臣子祝君之至情。今谓臣诽谤,不过如此。”朱元璋听后,沉思良久,无言以对。竟说了一句话:“此老还嘴强。”挥手放还。左右大臣甚感奇怪,相谓曰:“数年以来,才见容此一人而已。” 

页码1 2 3 4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