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复社成员的家世及其影响

[作者:王恩俊]  [2012/2/13]
 可见,父子、兄弟、翁婿、师徒等关系构成了复社内部关系的基础。而这种极具伦理色彩的社内关系,对复社的日常活动产生了重要影响。复社成员之间多互称“社弟”,这种称呼方式,以朋友拟兄弟,极易为广大士人所认同。在各种应酬活动中,复社特重其成员父母的寿诞、丧礼,并以之为契机举行集会。钱谦益描述了张氏寿宴的盛况:“崇祯丁丑(1637),翰林院庶吉士太仓张君天如之母金孺人年六十矣。是岁十月初度之辰,天如偕其兄弟稽首上寿。于是天如之友张君受先与其及门之徒,合吴、越数十州之士,相与铺筵几,庀羊酒,称觞于孺人之堂下,而请余为介寿之词。”[13](卷39,《太仓张氏寿宴序》)崇祯十二年张溥嫡母去世,前往吊唁者达数千人,丧事过后,在虎丘举行大会,规模盛大。此外,张采母亲寿诞、周钟母亲寿诞、许德先母亲寿诞,都有大量复社成员前往祝贺,进而使寿宴变为复社的一次小规模集会。在复社领袖的大力提倡下,社内关系的伦理化色彩日趋浓重,这使得复社在缺少相应规章制度的情况下,仍能够得以维持,并开展某些政治、学术活动。然而也正是这种伦理化色彩使得社内关系与家族关系出现某种重合,甚至引发社内矛盾,金坛周氏兄弟五人不睦,各自号召门生互相攻击,张溥等人多次在文章中提到此事,俨然成为复社内部的一桩公案,复社的内部团结亦因此受到影响。参见徐餰《小腆纪年传》卷第十九。从而限制了复社的进一步发展。 

其次,复社的活动经费由家境殷实的世家子弟提供,呈现出极强的依赖性。复社由时文社脱胎而来,其本身也热衷选刻时文,《国表》一至四集就汇集了其成员的大量时文作品。崇祯一朝,复社成员多有及第者,吴伟业、陈名夏等人甚至名列鼎甲,由此可以断定当时坊间必定流行复社的选文,而当时选文获利丰厚,复社因此所得的钱财应不在少数。据杜登春《社事始末》载,崇祯十二年,徐孚远再次落地,张溥同情其生活窘迫,将选政移交给他,可见复社的这笔收入,绝大部分归掌握选文权的某些成员所有,而并未用于复社的集会或日常活动。早在复社尚未形成时,为扩大社局,吴扶九就“出白金二十镒(400两或480两),家谷二百斛,以资孟朴”,[14](卷21)此后,吴扶九还曾出钱资助复社,因此其婿计东称其为支持复社而“破家输赀”。潘耒曾回忆道:“复社创自吾邑,娄东首与相应和。其时先府君与沈介轩、吴扶九两先生实主持其事。三君之家,名贤辐辏,倾盖班荆,文酒之宴无虚日,里人至今能道之。……先生家故饶于资,所居有良田广宅,背山临流,约略如仲长统所云,以喜事结客,其家中落。”[15](卷10,《沈介轩八十寿序》)吴扶九、沈应瑞即吴梅村《复社纪事》所说“吴、沈二大姓”。此外,另有许多家境富足的成员为复社提供了一定数量的经费支持。吴伟业《吴梅村全集》卷四十八《许节母翁太孺人墓志铭》云:”初吾师张西铭以社事兴起东南,而勿斋、维斗为同志,尝大会武丘,舟车填咽,巷陌为满。其有倾身接待,置驿四郊,请谢□宾客,则推吾友德先。德先者,元恺字也。当是时,孺人方持家秉,德先挥斥千金以为顿舍饮食之费,孺人无几微吝色。‘鄞县董守谕’家本素封,用以待宾客,赈亲旧,遂致日落。”[16](卷28,《隐逸·董守谕》)万历以后,随着商品经济的迅速发展,社会风气大变,奢侈性享受成为人们的普遍追求,由此导致了士人交往成本的激增。由于大部分结社属民间行为,不可能得到官方支持,而当时的社盟本身又比较松散,缺乏共有产业为其提供稳定的经济支持,因而经费问题成为这一时期文人结社所必须解决的重大问题。晚明时期,大部分社盟通过“凑份子”的方式来筹集经费。刘宗周等人发起的证人社即以此种方式解决经费问题。另有少数社盟通过对违反社规的成员进行罚款的方式来解决一部分经费。不管是“凑份子”也好,还是“罚款”也罢,所能募集的钱财毕竟有限,不能满足大规模集会和选文的需要,而复社集会少则上百人,多则千余人,显然不能依靠上述方式获取经费。复社的活动经费主要依靠少数富裕成员提供,数量颇为可观,足以支持其举行大规模的集会。而那些为复社提供经济支持的世家子弟,在整个社盟中拥有部分决策权,复社中的许多事务要征得其同意,因此他们亦是复社的领袖人物。但个人所有终究有限,仅靠几个人很难保证复社经费来源的稳定。崇祯六年以后,复社不再举行全国性的社集,也有经费难以为继的因素。 

最后,家世还影响着复社成员的政治取向和生活方式,进而决定了复社的政治形象。复社内部没有统一的政治见解,明末政治生活中的各种言论在复社中均有赞同者。但由于官僚子弟,尤其是东林子弟拥有社内话语权,因此从外部来看,复社继承了东林党人的衣钵,以东林继起者的名义在当时的政治生活中充当领导者。从生活方式上看,世家子弟有能力召集宴会,征歌度曲,部分文名在外者,还结交秦淮名妓,这一生活方式为大多数复社成员所艳羡、模仿,俨然成为社内的一股潮流,故而时人谈到复社所代表的生活模式时则曰“风流倜傥,照耀一时”。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总之,至明末,经济实力、科举功名、父祖功业三者扭结在一起构成了新的家世评价标准,并决定着士人在社会生活中所处的位置。在复社内部,那些家世清华的官僚世家子弟在社交能力、成名速度、文化素质等方面占有绝对优势。他们掌握着社内话语权,控制着复社所能调动的社会资源,是复社的核心成员,因此,我们不能因为复社的主体构成为生员,就认定复社是中下层士人的组织,代表中小地主及工商业者的利益。事实上,社内关系的伦理化和经费来源的依赖性,使复社无法摆脱传统文人结社的局限,并最终成为世家官僚子弟谋取名利、发表政治见解、参与社会生活的重要媒介。 

参考文献:

[FL(K2][1]潘光旦.明清两代的嘉兴望族[M].上海:商务印书馆,1947.

[2]马克斯·韦伯著,王容芬译.儒教与道教[M].北京:商务印书馆,1995.

[3]嘉善县志[Z].台湾:成文出版有限公司.

[4]王亚南.中国官僚制度研究[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1.

[5]冒襄.同人集[Z].济南:齐鲁书社.四库存目丛书.
西汶艺术网
[6]张杰.清代的科举家族[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0.

[7]侯方域.壮悔堂文集[M].清末刻本.

[8]商邱县志[Z].台湾:成文出版有限公司.

[9]吴伟业.吴梅村全集[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8.

[10]陈际泰.已吾集[M].台湾伟文图书公司,1978.

[11]刘城.峄桐集[M].台湾:文海出版有限公司.
西汶艺术网
[12]归庄.归庄集[M].北京:中华书局,1962.

[13]钱谦益.牧斋初学集[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5.

[14]朱彝尊.静志居诗话[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98.

[15]潘耒.遂初堂文集[M].济南:齐鲁书社.四库存目丛书.

[16]宁波府志[Z].台湾:成文出版有限公司.[FL)] 

页码1 2 3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