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正确评价清代的农业经济

[作者:方行]  [来源:中国经济史论坛]  [2012/2/13]
有的学者认为,秦国和汉代,采用大亩制,“五口百亩之家”耕田合今67市亩。即使明清地主之家,多数也未必达到此数。至于农民的耕地,无论南北大抵都降到十亩以下。农民基本生产条件的这种变化,就是明清时期经济停滞的根源。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明清时期,农民耕地减少,这是不争的事实。如何看待这个问题,有必要首先重温恩格斯的一段话:“小农,是指小块土地所有者或租佃者——尤其是所有者。这块土地通常既不大于他以自己全家的力量所能耕种的限度,也不小于足以养活他的家口的限度”。〔4〕这是说,个体农民的耕地规模具有自己的天然界限,全家力量所能耕种的土地,是他耕地规模的上限;养活全家所需的土地,是他耕地规模的下限,是不能任意扩大和缩小的,特别是不能任意扩大的。在社会生产力发展以后,在现代生产力条件下,个体农民的耕地规模一般是趋向扩大。而在封建社会的手工工具条件下,农业生产力的发展,却会导致农民耕地规模趋向缩小。这是因为,耕作从粗放到集约化,复种指数的提高,粮食高产作物如水稻和经济作物的发展,都要求在单位面积土地上投入更多的劳动力。农民一家所能耕种的土地面积必然随之缩小。正是由于农业生产力的发展,清代个体农民的耕地规模,确比前代大大降低。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中国封建社会的农民家庭,通常有家庭成员四五人,有一两个劳动力,大都由父母及其未婚子女所组成,即所谓“五口之家”,清代也大体如此。为当地自然条件和耕作制度所决定,个体农民的耕也规模在各个地区是不相同的。

在南方各省,如江南地区,康熙间,靳辅经过调查,向皇帝报告说,“臣访之苏松嘉湖之民,知壮夫一丁止可种稻田十二三亩”(《清经世文编》卷二六)。张履祥也说,嘉湖一带,“吾里田地,上农夫一人止能治十亩”(《补农书》)。凌介禧也说,“一夫之耕仅十亩,力或不及,雇工以助之”(《程德安三县赋考》)。嘉庆间,章谦存还说到了佃农,他说,佃农“工本大者不能过二十亩,为上户”(《清经世文编》卷三九)。光诸间,陶煦说,“上农不过任十亩”。“佃农而一家力作,夫耕妇馌,视佣耕者力胜,或可逾十亩以外”(《租核》)。甚至到民国年间,情况也无多大变化。抗日战争前,费孝通在吴江开弦弓村调查,一个普通农户的耕作能力为稻田七亩(《江村经济》)。黄炎培在川沙县调查,大概夫妇二人,两三个幼童帮助,可种田十亩,但农忙时仍需雇工(民国《川沙县志》卷五)。

在湖南,康熙间,长沙县农民耕田,“大率三十亩”(嘉庆《长沙县志》卷一)。到嘉庆道光间,“佃农终岁勤劬,竭一人之力,可种谷百石”(《皇朝经世文续编》卷四六,李象鹍文)。按一般亩产三四谷计,大约为二三十亩。在湖南南部永州、道州一带,“上农夫种田二三十亩”(同治《祁阳县志》卷四),或“大抵上农夫一人止能种十余亩,否则多雇长工,始能毕务,盖其艰如此”(光绪《道州志》卷十)。这是一个农户只能种田十余亩到三十亩。

在江西与四川的平原地区,大致与湖南差不多。江西新城县一带,“中夫治田二十亩,老弱佐之,可以精熟”(《安吴四种》卷七下)。在四川云阳县一带,“大抵良农一人,足耕出谷二十石之田”(民国《云阳县志》卷十三)。这里乡斗比仓斗约大一倍,出谷二十石之田,约为十余亩。

在北方各省,乾隆间,山东巡抚阿里衮说,“北方多旱田,易种,一夫亦不过二十亩”。他反对广种薄收的粗放经营,提出地主应多召佃户,使“约计一夫二十五亩为率”(《乾隆实录》卷三二三)。河南巡抚尹会一也是这样,要求地主对佃农“量力授田,每佃所种,不过三十亩”(《清经世文编》卷三六)。嘉庆间,朱云锦也说,“一夫之力,耕旱田可三十亩,治水田不过十亩,而亩之所入,水较旱可倍增”(《豫乘识小录》卷上)。河南南阳县就是如些,“凡农治田人三十亩,水田则减三之一,而所收倍”(光绪《南阳县志》卷九)。这说明,种旱田,一个农户力能种二十多到三十亩,种水田可十亩左右。

有些地方自然条件较差,又实际一年二熟,农民耕地还要少一些。如陕西城固县,“农一岁两获,所重惟秋,且土原水深,一夫田不过五亩,农无闲工,亦无余粟”(康熙《城固县志》卷二)。河南嵩县,“水田,上农仅治数亩,人自为力”(乾隆《嵩县志》卷一四)。

另一方面,随着农业生产力的发展,导致粮食亩产提高,又加以农民种植经济作物,从事家庭手工业生产,附加值高,收益增加。因之农民养活一家人口最低限量土地也必然随之减少。

从南方各省专种粮食的农民来看,在江南地区,靳辅在上述奏折中说,种田十二三亩的农户,“其岁收粒米,肥地不过三十余石,瘠地亦可得二十石。以每人每日食米一升科之,则三十余石者可食九人,而二十石者可食六人”。这是说,一个五口之家的农户,种肥地六亩左右,种瘠地十亩左右,即可解决一家的口粮。

张履祥也说,“荡田虽瘠,二亩当一亩,百亩之土,可养二三十人“(《杨园先生全集》卷五)。这种湖荡滩地之“瘠”,是相对于江南地区的肥沃田地而言的,实际上相当于这里的一般田地。这就是种这类瘠地十余亩,也可以满足一个五口之家的口粮。

在湖南,王夫之说,“以食七人准之,则岁获略止四十九石。今南方稻田,罗获上田不过十二亩,下田不过二十亩”(《噩梦》)。按五口之家折算,种上田八亩多,下田十多亩,也可保证一家口粮。

前面只是说了解决一家五口的口粮需要多少耕地,下面再进一步考察满足五口之家生产与生活消费全部需要要多少土地。仍以专种粮食的农民来看,在湖南安福县,“贫民五口之家,佃田二石,中熟之年,俯仰足以自给”(同治《安福县志》卷三十)。前面说过,田二石约为二十亩。该省醴陵县及其邻近的江西萍乡县,“农夫八口之家,耕不过二三人,田不过十数亩,收不过数十石,完官租,应公役,又私自戚里往来,庆吊相仍。……一家男女长幼衣食嫁娶皆出其中。其俭者析薪数米,尚足自给”(同治《醴陵县志》卷一)。这是十余亩至二十亩即可养活一家。
西汶艺术网
页码1 2 3 4 5 6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