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破译历史的路障:刘墉丛考

[来源:艺术中国]  [2014/5/8]
二、刘墉称刘墫为五哥考

在刘墉家书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刘墉写给刘墫的。另外在《刘文清公遗集》中,刘墉亦有数诗是写给刘墫的。在这些史料中,刘墉皆称刘墫为“五哥”或“五兄”。刘墉为何称刘墫为“五哥”?

首先可以确定的是刘墫不是刘墉同胞兄弟,因为刘墉同胞兄弟只有其弟刘堪与他本人。那么这位“五哥”刘墫是刘氏家族哪一脉呢?查刘氏族谱可知,刘|墫乃刘棨四弟刘棐二子刘继爚智四子。在刘墉祖父刘棨一脉中,刘墉在兄弟大排行中为十一,所以,晚年在给老家兄弟家书中,刘墉常署“十一兄具”款。通过排查发现,刘棨第五位孙子中举时,刘墫还未出生。因此完全可以确定,刘墉称刘墫为五哥,不是从其曾祖父刘必显重孙大排行而言。那么刘墫是否在刘棨一脉中大排行为五呢?查刘氏族谱可以完全推定,刘墫不可能在此排行中行五。刘墫在刘继爚儿子排行中是否行五呢?刘氏族谱上明明白白地写着,刘继爚只有四个儿子。刘墫怎么能行五呢?到此为止,所有线索全部中断,看来通过文献排查法已经无解,然找到刘墫后人刘镜亿老人后,答案出奇得简单,而且非常合理!原来刘墫兄弟五人,行五,因此,刘墉才称之为“五哥”或“五兄”。族谱载兄弟四人而非五人,乃是因为四兄早天且无嗣,故修谱时被略去之故。今将刘镜亿老人“关于刘墫行五情况的证明”附后。

关于先祖刘墫行五的证明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刘墫在我们家里被尊称为五老太爷,即张戈庄四支①中的第四支。小张戈庄大老太爷名:增(长支)河东②二老太爷名:埴(二支):西张戈庄东半村③三老太爷名:垲(三支)。当我十三岁上小学时问我父亲,四老太爷是谁,父亲答不上来。又去找垲祖的后人,文化很高的伯父刘相三,也答不上来。我很留心这一问题。直到1962年前后,在垲祖的后人刘铄俊二哥家里说起此事,他拿出了一本“主册”④叫我看了看,才把问题搞清了。

原来,墫祖确是弟兄五个。

在我们家族主册上,墫祖兄弟是这样排行的:增、埴、垲、圻、墫。圻祖名侧注两字:“少亡”。别无他字。圻祖因少亡,无后嗣,故未入族谱。因此造成后人无可稽考的局面。特此证明。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刘氏十五世孙镜亿

于2000年二月二十九日写于注沟镇供电所

三、刘墉“御赐清爱堂”考

在刘墉书作上常常见到内容为“御赐清爱堂”的印章,当他去世之后,其一生作品精华结集为《清爱堂帖》,由此不难看出,搞清“清爱堂”堂号的含义,对于解释刘墉作品,应是一个令人难以回避的问题。“清爱堂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清爱堂”既是御赐,肯定就与刘氏家族与皇帝的交往有关。笔者对此问题的考查即从此开始,经过查阅资料,发现刘墉频频使用的这一堂号,并不产生于刘墉与皇帝们(乾隆  嘉庆)的交往中。由此可以肯定堂号肯定产生于刘墉先人与皇帝们的交往中,刘墉用此堂号,乃是家族的自豪感使然。查阅嘉庆十九年(1814)刘镮之所修《刘氏族谱》方知,“清爱堂”乃刘棨在“直隶天津道”任上蒙恩御赐所得。进一步查阅刘鐶之所修,其后人尊之为‘三公年表'的资料,方知刘棨受赐具体时间为康熙五十一年(1712)二月,其具体职务乃天津道山东按察司副使。问题接着又来了,刘棨为什么会获得这一赏赐呢? 笔者虽查阅了许多史料仍不得要领。后来在偶然翻阅清道光年间淄川人王培荀所著《乡园忆旧录》时发现康熙御赐“清爱堂”竟与刘果相关,其记载如下:“果,字毅卿,号木斋,官江南提学道。宰河间时,圣祖南巡畿辅,有‘清廉爱民’之褒,家遂有‘清爱堂’”。那么到底是刘果还是刘棨获此御题呢? 考查至此可谓按倒葫芦瓢起来。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随意翻拣乡人所编本县进士有关资料时,无意中竞找到了答案。此堂号竟是刘棨向特别欣赏他的康熙皇帝拜赐所得! 而非康熙皇帝主动赐与。其具体经过是这样的:刘棨在为母守制服除后,补湖南长沙府同知。康熙说:“刘棨居官甚好,未知学问如何?”因试四六文一篇,蒙褒赏即授山西平阳府知府。刘棨到任后,裁汰陋例,捐除繁苛,一切问题的解决皆雷厉风行,效率极高。并延请孔尚任为制乐器、教雅乐,推教化,政绩显赫,朝野上下一片赞誉。康熙四十八年(1709)九卿应诏举廉能吏员,以知府被举者,唯刘棨与陈鹏年二人。次年,擢天津道。一次在天津迎驾时,诏许从官恭瞻。因奏其兄刘果在河间县任知县时受到“清廉爱民褒奖之事,并顺便求康熙皇帝赐书,康熙皇帝为之题写了“清爱堂”堂号。由上述史料我们可以推知——“清”乃“清廉之简,“爱”乃“爱民”之简,“清爱”乃“清廉爱民”之简也。康熙皇帝为刘家题写此堂号,可以说既有对刘果、刘棨的表彰,又饱含着对刘氏家族的殷切期望。刘家从此以之颜其堂,并借其语义教育其为官子弟“清廉爱民”,保有祖风。由此我们又可推知,刘墉使用此“御赐清爱堂”印文的本意不外乎两点,一是自警自励,二是表扬祖德。至于刘墉侄刘镮之奉敕将其书法珍品荟萃上石,而颜之曰“清爱堂”,推其用意大概主要还在于用以旌表刘墉克绍家声,光宗耀祖的不朽功业。

四、刘墉常用印“御赐海岱高门第”考

既是“御赐”,那么肯定与刘墉及其家族跟皇帝的交往相关,先从刘墉查起,结果在《乡园忆旧录》一书中,查到王培荀有如下记栽:“诸城刘文清公视学安徽,高宗赐诗云‘海岱高门第,瀛州新翰林’文清私刻印日‘御赐海岱高门第’” 。果然如此! 刘墉与皇帝交往中皇帝对其格外的恩典,恐怕多数会在其应制诗集中得到反映。果然,阅《刘文清公应制诗集》又得刘墉“恭和御制示安徽学政刘墉元韵”一诗,其诗为:“久沐恩如海。新知士有林。天章荣捧璧,雅化念追金。勖以功裘业,殷然陶铸心。庚歌惭里拙,濡翰颂高深”。笔者到刘墉老家搞调查时,与七十三岁的刘敬亿老人相遇。他十分高兴,慨然将其在山大工作的兄长刘震先生所编《刘氏先祖历史概况》一书借阅,遂使乾隆赠诗得窥全豹。此诗是这样写的:“海岱高门第,瀛州新翰林。尔称拟东箭,且爱栋南金。河诫伐檀诮,薪勤芃域心。家声免永继,莫负奖期深。”诗中“东箭”乃“东南竹箭”简省,喻人杰。“南金”常与“东箭”并用,亦是“人杰之喻,“伐檀”在此为“贪求之意。“芃域。生满柴草的地方” 。此诗大意是:你祖上是青州很有名望的门第,你是新“登瀛州”的翰林。这是十分光彩的。你堪称优秀人才,我很喜欢你,希望你能够既廉洁又勤劳,不要让人指责你对下盘剥,对公财贪得无厌。你要永远继承你祖上的优秀家风与名扬四海的清誉。千万不要辜负我对你的殷切期望。从此诗来看,乾隆皇帝待刘墉确实如家人父子。一帆风顺的刘墉蒙此宠遇,当时心情可想而知,而际此宠遇,在日后每每想起之际,又当是多么温馨。因此刘墉锈治此印,一记宠遇,自是情理中事。而查所有资料知,刘墉一生做安徽学政只有一任。任期自乾隆二十一年(1756)九月至乾隆二十四年(1759)九月,恰三年时间。由此可知,乾隆此诗做于乾隆二十一年(1756)九月。海岱,青州古称,但此青州并非清代时的青州,而是指大禹治水时,天下共分为九洲时的青州。“海岱高门第”意为古青州地城内的的贵门第。刘氏家族自刘墉曾祖父刘必显开始至刘墉做安徽学政止,其家族就出了二十四个举人,七个进士,为官者甚多,本族官至知县以上的比比皆是。其曾祖父官至员外郎,其祖父官至布政史,其父官至尚书、军机大臣,且官声干云,广受拥戴。在古青州之内。称之为“高门第可谓名符其实。推想刘墉刻制此印的目的,大概一是为了纪念皇帝对自己的宠遇,二是为了以皇帝的嘱托之词勉励自己。而刘墉一生被国家与百姓依之为干城的不俗表现,也应该说是对乾隆皇帝“莫负奖期深”了。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