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花想容、晏贞姑壮怀激烈

[作者:车水]  [2007/5/9]
花想容、晏贞姑壮怀激烈

金军攻破汴京,在掳掠了宋徽宗和宋钦宗北上的同时,也掳掠了大群的妇女北上,供他们奸淫,汴京城内的有名歌妓花想容也在里面。花想容生得很美,人们就用李白形容杨贵妃诗:“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来形容她。当时汴京城中的妓女多如牛毛,但真正能唱当时最为流行的宋词长词慢调,并能尽得词中意蕴的并不多,而像苏东坡的:“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这样的词,以花想容唱得最好。

在北去的路上,花想容面对着山河万里,沦为异邦,常常无法人眼,便抱着琵琶,把贺铸的《水调歌头,台城游》反复吟唱:

南国本潇洒,六代浸豪奢。台城游冶,娶笺能赋属宫娃。云观登临清夏,壁月留流长夜,吟醉送年华。

回首飞鸳瓦,却羡井中蛙。试乌衣,成白社,不容车。旧时王谢,堂前双燕过谁家?楼外河横斗挂,淮上潮平霜下,恰影落寒沙。商女篷窗罅,犹唱《后庭花》!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在宁静的夜晚,这一曲悲歌,显得那样地微弱,那样地孤单。

金军灭了北宋,一路南下,抢掠了大量的财物,又在汴京城中抓到了包括后宫三个妃嫔在内的大批美女,一路挥霍浪费,一路彻夜狂欢。这晚,又是金军举行盛大的欢庆活动,中军帐中,一大批将官聚在一起,一大群歌妓浓装艳抹,轻快地演唱出秦少游的《满庭芳》和柳永的《望海潮》。柳永的《望海潮》是描写江南苏杭一带的自然风景,经济人物的,当歌妓们唱到“重湖叠漱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时,一群金军将官个个手舞足蹈,对江南地区的繁华垂涎不己,据说后来金军屡次进攻江南,包括金主完颜亮,都是受了这首词的影响。

夜阑人静,曲终人散,一个个醉薰薰的金军将领纷纷扑向一个个弱不禁风的汉族女子,像捉小鸡一样把她们各自带回自己的营帐。那晚好多个将官的营帐里都扑腾了好久,那些守在外面的士兵,听到这些声音,想到自己的将领龙马精神确是不凡,一个个露出会心的微笑,第二天很晚了仍不见这些将领起来,又觉得自己的将领用功也未免太厉害了些,直到主帅相召,这些士兵走进帐蓬时,才看到惊心动魄的一幕,赤身裸体的将领和赤身裸体的汉族女子一个个横尸在帐蓬中,血泊中汉族女子手中的刀冷冷放光。血泊中躺着的汉族女子中有花想容。花想容自被掠之后,一直就以服侍敌人为耻,于是以她为头,相约要做一件对国家民族最有意义的事情,不惜献出生命,以谢国家。于是便出现了上述的一幕,花想容也以她独特的方式开出一颗灿烂的生命之花。花想容的死以及她和那群汉族女子的壮烈行径迅速传遍了大江南北,人们无不对她和她的出身歌妓的姐妹们肃然起敬,她的死也激起了汉族人民一致奋起抵抗外侮的意志,其中包括一些汉族女子如江苏仪征的女孩子晏贞姑。

靖康之难后,宋徽宗的第九千康王赵构,以天下兵马大元帅的身份称帝即位,在金军饱掠北归的情况下;理应快速进入汴京,安抚军民,整顿国政,恢复局面,以图复兴,然而他却南逃到扬州,准备渡江,建都建康,想凭着长江天堑,苟安一时,殊不知,黄河不足恃,长江也就不足恃,徒然使人心离乱,中原鼎沸。当时宋高宗赵构刚到扬州,金军便跟踪而来,如果不是晏贞姑父女浴血苦战,在千钧一发之际大挫金军,宋高宗能不能渡过长江,建立南丰政权就很难说了。

晏家是北宋的开国功臣,其祖先跟随宋太祖赵匡胤南征北战,屡立战功,到晏贞姑的父亲晏孝广时已毫无家世可言,以从事农业生产为生,但晏家却仍为乡里所重,晏孝广生得浓眉大眼,虬髯满腮,他武艺高强,嫉恶如仇,他只有一个女儿,于是自幼就对她悉心调教,晏贞姑小小年纪就已练就一身武艺,尤其善使雌雄双剑,舞动起来,只见一团白光,不见人影,她秀丽中不掩英勇之气。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中国历来不乏慷慨男儿,也不乏巾帼女子,尤其在大敌当前时。金军骚扰黄河流域一带,各地抗金义旗不断出现,尤以太行山王彦的“八字军”最为著名,他们人人脸上都刻有“赤心报国,誓杀金贼”八个字,以示抗金决心。晏孝广父女也激于义愤,揭竿斩木,树起义旗,号召有志之士团结起来对抗金兵,在金军南下,如入无人之境,宋军守将不战而溃,弃城逃跑的情况下,晏孝广的义军曾与金军数度交手,每次都取得胜利,渐渐地“晏家军”的名声在金军中流传开来。原来金军本是要假道仪征包抄扬州的,但由于不想与晏孝广父女领导的义军遭遇,而改道由高邮,沿洪泽湖南下,进逼扬州。晏家父女侦知了金军的动向,连夜整备人马前往扬州增援,黎明时分抵达扬州城外。这时宋高宗一行正从扬州城内仓皇外逃,准备渡过长江,此时金军已抵达扬子桥的北岸,相距只不过数里,宋高宗身边的卫戍早己成为惊弓之鸟,各地的勤王之师又还没有赶到,可说晏家父女来得正是时候。

晏家义军一面派人护送宋高宗由瓜州南渡,一面摆开阵势迎击金军。两军在扬子桥上相遇,晏孝广一马当先,挥舞长矛,冲到桥心阻挡金兵的进路,晏贞姑挥舞雌雄双剑,冲过扬子桥杀入敌阵,直扑金军先锋主帅。要不是金军统帅粘罕带着主力部队适时赶到,金军先锋部队就可能全军覆灭。粘罕稳住阵脚,听说只是一支民间“义军居然把先锋部队打得如此惨败,勃然大怒道:“数万大军,百员猛将,岂可受挫于一个乡野老儿与民间弱女!”下令务必将晏家义军彻底消灭,以解除后顾之忧。

金兵如潮水般涌来,数十员金将一字排开,向前逼进,晏孝广把长矛挂在马前的枪钩上,从腰间解下七星锤,凌空舞动,高呼一声“着!”但见金光闪动,冲在最前面的金军悍将立即应声落马,晏孝广绰起长枪,晏贞姑舞动双剑,乘势反击,金军阵脚立即混乱起来。看到晏家父女的勇敢,粘罕大为恼怒,一条毒计也在他心中形成。粘罕下令金军后退,晏孝广一见,认为机不可失,挥兵追过扬子桥北,晏贞姑立即劝阻父亲:“敌众我寡,似不宜涉险冒进,况且金军并没有溃不成军,或者金军有什么计。”但晏孝广自恃武艺过人,此时又报国立功心切,那里还听得进他女儿的劝阻,说道:“我们已连伤十四员金将,金军看来也不过如此,我要让他们知道大宋臣民的利害!”晏孝广当先开路,晏贞姑押阵过桥。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