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蔡瑞虹忍辱十年报家仇

[作者:车水]  [2007/5/9]
蔡瑞虹忍辱十年报家仇

俗话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蔡瑞虹一个文弱女子,为报杀家之仇,就忍辱含垢等了整整十年,在历尽恶人欺凌、污辱、诱骗、拐卖等种种劫难之后,终于取得成功,在这时,为明贞节,她又毅然结束了自己的生命,留下一段令人悲叹赞赏的故事。难怪连皇帝都下令为她修立了节孝牌坊。

蔡瑞虹是淮安卫所世袭指挥蔡武的女儿,因她出生时,天上正挂着一道藻烂似锦的彩虹,瑞气宜人,所以父母为她取名瑞虹。明宣宗时,四海承平,国泰民安,作为备战机构的卫所几乎无所事事,卫所指挥蔡武的日子自然也过得十分悠闲。闲适之中,蔡武与妻子都喜欢上了杯中之物,渐至嗜酒如命,时常是夫妻对饮,不醉不休,在飘然欲仙的醉态中过日子。他们生有两子一女,儿子年幼。女儿瑞虹为长,至及弃之年,人生得如花似玉,秀丽动人,又通晓诗文,性情娴雅温雅,因父母常醉不醒,瑞虹便成了家中的主心骨,既要料理父母,又要关照弟弟,所以年纪轻轻,便已卓有主张。

直德七年,兵部行文到了淮安卫所,调升蔡武为湖广荆襄游击将军。蔡家合家欢喜,忙着收拾细软,蔡武带领全家大小及仆从,雇了一条大船,告别亲友故旧,奔赴任地。

船在扬州扯起篷帆,顺风溯流而上,不久来到黄州地界。一个十五月圆之夜,船停泊在一个寂静的江湾中,虽然四周没有其它船只停靠,但因蔡家船上人多势众,倒也不怕。这是一个晴朗的夜晚。明月高悬,江风徐来:清爽怡人。蔡武与夫人自然不愿放过这么一个举杯邀明月的好时机,当船停稳后,他们即命仆人把酒菜摆在船头,俩人互斟互饮,不知不觉就醉意醺醺。蔡家的众仆从见主人已喝得差不多了,也就上行下效,一伙人在船尾上悄悄喝起酒来,只剩下蔡瑞虹三姐弟和三两个女仆在船舱中。

再说这条船,船老大叫陈小四,手下有七个水手,分别是白满、李癫子、沈铁鼚、秦小元、胡蛮二、余哈肥、凌歪喘,这八个人都是心贪手辣之徒,纠集在一条船上,专门找一些携带财物较丰厚的客人乘船,然后找机会杀人越货,谋取不义之财。蔡武一家这次算是上了贼船了,本来以他们主仆一行的身手并不是敌不住这伙歹徒,只可惜他们都喝得东倒西歪,毫无抵抗之力了。

等到蔡家主仆都喝得大醉酩酊时,陈小四一伙便开始动手了,他们拿出刀斧,分奔船头船尾对一群醉鬼一顿砍杀,轻而易举地将他们制服,然后把尸体纷纷抛入江水中。对舱中的女子弱小,歹徒们也不放过,他们三下两下就杀死了蔡瑞虹两个年幼的弟弟和几个女仆,却唯独把蔡瑞虹留了下来,只因为她长得俊俏,陈小四想留她作“压舱夫人”呢!

得手后,其他歹徒都聚到船头上饮酒庆功,舱中只剩下陈小四,他想立即与美人儿成就好事。被突如其来的惨祸吓昏了蔡瑞虹,这时已悠悠醒转过来,睁开眼,舱中满处溅着亲人的血迹,而一个仇人正满眼淫欲地盯着自己,她只觉得天轰地转,差一点儿又要昏厥过去。陈小四早已等不及了,象恶狼一般扑向毫无反抗之力的蔡瑞虹,疯狂地撕扯着她的衣裙。蔡瑞虹瞑瞑之中感觉到歹人要强暴自己,她忍着悲痛,欲作勉力挣扎,可她哪里是欲火中烧的陈小四的对手,身子只得以蠕动几下,便被陈小四给糟踏了。

暂泄了欲火的陈小四放开蔡瑞虹,准备穿衣出舱去,回头一看,昏昏沉沉的蔡瑞虹正奋力向船舱的窗口爬去。这时她已没有别的念头,觉得自己心身尽已丧失殆尽,只想从窗口跳入江中,追随亲人而去。陈小四察觉了她的心思,他不想让这朵到手的鲜花在他还没有享受够之前凋落,因此又转身抱住了蔡瑞虹,在蔡瑞虹的挣扎中,他兽欲又起,再一次强暴了这个心身交瘁的弱女子。

就在陈小四连番发泄兽欲时,舱外天色已慢慢透出鱼肚白,陈小四心满意足地踱出船舱,想去与兄弟们商量瓜分赃物的事。他一出舱门,顿时傻了眼,船头船尾已不见一丝人影,原放在后舱的蔡家的大小箱笼,已被拖到船尾,都敞开抛了满地,里面的金银细软早已荡然无存,原来他那帮狼兄狗弟趁他纵欲之际,已分尽了蔡家的钱物,丢开他悄悄跑掉了。
西汶艺术网
陈小四怒不可遏,一边破口大骂,一边乒乒乓乓把留在船板上的空箱笼踢下水去。待发泄一通怒气之后,他冷静下来,决定去追赶那帮丢开他的人,要回自己应得的赃物。这时,已不可能带着美人儿蔡瑞虹跑了,把她留在船上又是一个祸根,于是也顾不得那一夜“夫妻”之情,顺手捡起一根绳子,打了个结,回舱一下子套住蔡瑞虹的脖子,还没等正在发楞的蔡瑞虹反应过来。他用力一收绳结,她就手足抽搐了几下,直挺挺地倒在了床上。陈小四拍了拍衣服,急忙上岸追赶其他歹徒去了。

蔡瑞虹并没有断气,过了好半天后,她竟又悠悠地从黄泉路上转了回来。待头脑清醒后,想起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想起家人的惨死和自己的受辱,丝毫没有了活下去的勇气。她试图站起来投入江流中,却无奈全身酸软,两眼冒花,动也动弹不了,只好就这么一动不动地躺着。躺着躺着,她竟慢慢改变了主意,想到:“我的清白之身已被贼人砧污,纵令马上就死,也算不得贞洁,倒不如活下来,寻机找到仇人,报了杀家之仇,以慰家人在天之灵,然后再死不迟。反正她在行船过程中,已记住了八个歹徒的名字。”如此一想,她产生了生存的强烈欲望,但却挪动不了身子,只好躺在舱中听天由命了。

还算老天有眼,黄昏将临时分,一条商船从江湾经过,船主见江边停着一只大船,无人无息,船尾物一片狼藉,起了好奇之心。使命人上船察看。于是,奄奄一息的蔡瑞虹被救上了商船。

在商船上经过一两天的调养,蔡瑞虹身体基本恢复。这条船的船主是一个名叫卞福的江湖行商,等蔡瑞虹清醒后,她问明了她家遭难的前因后果。卞福是个爱占便宜的好色之徒,他见蔡瑞虹孤身一人又貌美如仙,顿起占有之心,因此假意地对她说:“姑娘无依无靠,不如与我作了夫妻,我一定帮你设法找到仇家,给你家人报仇。”事到如今,蔡瑞虹除了报仇已无他愿,既然卞福答应替她家人报仇,她也就不惜自已的身子,委身给了卞福,随他一同回到汉阳。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在汉阳城中,卞福早已有妻室,他的妻子洪氏是个能干泼辣的女人,卞福向来惧他三分,这次当然不敢把半路私娶的美妾带回家,只在一僻巷中租下一座小院,安顿了蔡瑞虹。卞福根本无心替蔡瑞虹寻仇伸冤,只是找些机会溜到他住的小院中寻欢作乐。就在蔡瑞虹尚未来得及央求卞福的时候,卞福的妻子察觉了丈夫金屋藏娇之事,大打出手,逼着卞福赶走蔡瑞虹。卞福也不想为蔡瑞虹得罪洪氏,索性想了个阴毒的主意,把蔡瑞虹不声不响地卖给了人贩子,倒得了一笔不义之财。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