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女响马黑水仙传奇

[作者:车水]  [2007/5/9]
女响马黑水仙传奇

由山东到京师,必须经过临清县,这一段路地形复杂,又位于两省交界之处,官方疏于管理,所以成了一条响马出入频繁的黑道。

所胃的响马,就是指那些在道路上抢劫行旅的盗贼,他们骑着骏马,飘忽而来,呼啸而去,靠着呼啸声前后呼应,所以称为响马。这些响马对当地地形了如指掌,行动十分快捷,过往客商防不胜防,都把这段路看成是鬼门关。

道光二十二年初冬,朱云青奉命押送饷银上京,不得不通过临清道这个鬼门关。朱云青是江苏盐城人,才高学优,科举场上连番得意,二十二岁便成了进士,被朝廷派到山东省候缺,正可谓是少年得意。正在等待委派的当上,山东的抚台大人交给了他一项任务,即领头押送一批装饷银的车辆上京。朱云青少年气盛,十分爽快地接受了任务,查点了车辆和护卫兵勇,意气风发地登上了北去的路程。

前面一段走得十分顺畅,只有几天时间就到了临清的地界。对这一段路的情况非常熟悉的车夫何们纷纷建议道:“临清道可非同小可,要过此道,一般都需请当地威远镖局的镖师护送,才能侥幸平安通过。”之所以非要请威远镖局,表面上是因为他们的镖师武艺高强,实际上是因为他们与这条道上的响马多有交情,常以重金打点,才得允许他们护的部分镖顺利过境,自然他们索要的报酬是不低的。

朱云青却不相信这一套,他觉得这次押送的是官府饷银,抢劫者可定死罪,一般的毛贼必然有所顾忌,何况他们还有十几名全副武装的兵勇作护卫呢!

一日薄暮,护送饷银的队伍来到临清县境内的一个小镇上,他们投宿在镇里最大的一家客栈。七手八脚地安置好银箱和车马,众人在店里用过晚餐,都围在大厅里烧得正旺的火炉旁取暖,这天从傍晚开始变天,北风怒号,天气冷冽异常,烤着火炉里烧得红彤彤的炭火,颠波了一天的人们都有些昏昏欲睡。正在这时,厅里响起了店家响亮的招呼声,随即,大门上挂着的棉布门帘被。“哗”地掀开,走进来五六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姑娘,看她们挤眉弄眼,卖弄风骚的神态,就可以断定是一群来找客人的妓女。

她们手里拿着些胡琴、檀板之类的乐器,只道是要为客人们献唱,但大厅里的人并不搭理她们。她们转了一圈,很快看准了朱云青是这伙客人的头目,于是一齐围了上来,拉的拉手,搂的搂腰,强把歌单塞到他眼前,非缠着他点歌不可。

对这些浓妆艳抹、俗不可耐的土妓,朱云青有十二分的反感。他气恼地摆着手,让她们走开一点,可她们却闹得更凶了。朱云青定睛细察,发现这群妓女中有一个非常特别的人物,她著一身十分得体的黑色衣衫,目光中透出几分冷峻,与其他几位穿红着绿,吵吵嚷嚷的女人截然不同。她站在这伙妓女的最后面,不言不语,不笑不闹,可其他的那几个女人似乎都在看她的眼色行事。

“这个黑衣女子真奇怪!”朱云青不由得警觉起来,“她居然能把几个女人支配得团团转,自己又不动声色,一定不是个简单的角色!”他听说过黑道上行事常用女人作诱饵,“这个黑衣女子莫非属于这一类?此地又是人们说的鬼门关临清,还是得小心些才是。”

想到这里,朱云青更加留神察看那个黑衣女子,她没有化妆,却天生一副白里透红的桃花面,红润的嘴唇紧紧抿成了一线,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深得看不清底蕴。朱云青把目光集中到对方的眼睛上,那眼神虽冷,但却没有多少邪恶之气,细察之下,还仿佛藏着几分忧郁。“看来她并不是什么极恶之徒,走上这条道说不定有她的苦衷,若能晓之以理,或许她还能手下留情,放过一马呢!”朱云青心中紧张地盘算着。
西汶艺术网
主意打定,朱云青掏出一些散银打发了紧缠着他的那几个土妓,又向黑衣女子招招手,那女子突然向他走来。待她走近,朱云青轻声说道:“让她们散了吧,你可否留下来陪我?”他说得极为庄重严肃,根本不象是在与一个妓女说话。“可以!”黑衣女子作了简洁的回答,脸上不带一点表情,她随即向另外几位同伴丢了个眼色,那几位乖乖地走出了店门。”
西汶艺术网
朱云青将黑衣女子带到自己的房间,并让店家生上火炉,还要了一些酒菜,与那黑衣女子在炕桌两边面对面地坐下。说过几句客套话后,朱云青在两个酒杯里斟满酒,自己举起一杯,对黑衣女子说道:“初次相识,朱某敬姑娘一杯,也可聊以驱寒。”黑衣女子没有推辞,端起另一杯酒,一饮而尽。酒过三杯后,朱云清真心诚意地介绍了自己的姓名、籍贯及身份,强调说自己出身贫寒,靠了十年苦读,才侥幸博得功名,如今等待授职,尚是一事无成。接着他又把自己此行的任务详详细细述叙一遍,连所押饷银总计十万三千两都交待得清清楚楚。

黑衣女子抬起头,面露几分不解,见对方探询地望着她,便简略他说了自己的情况:“小女子人称黑水仙,因家贫生计无着,只好忍辱为妓,其他事情客官无需多问!”“看客官是好心人,小女子愿客官福禄绵长。”黑衣女子又补了一句。

朱云青见她有些动心,便将话锋一转,谈起历史上一些名妓,如红拂女、梁红玉等的义烈之行,并诚恳地劝慰道:“水仙姑娘不必过于伤心,只要自己拿定主意,慧眼识良人,未尝不可以找出一条出路,改变自己的命运。”黑水仙听后露出感激的神态。

窗外寒风呼啸,雪花漫舞,屋里却暖意融融,两个人边饮边谈,不知不觉已过午夜。朱云青见黑水仙身上只穿着单薄的棉衣,怕她难抵深夜寒意,忙从自己的行李中找出一件羊皮短袄,轻轻披在她身上,烛影中,黑水仙的眼眶里有晶莹的泪光在闪动。朱云清仍坐回自己的位置,接着给她讲一些历史掌故,并询问了此地的有关风土人情之事,两人谈得津津有味。

不久,屋外响起报晓的鸡鸣声,窗棂上也透出了朦胧的光亮,黑水仙“霍”地站起身来,说道:“我该告辞了。”并顺手脱下羊皮短袄,搁在炕上。

朱云清跟着也下了炕,又把羊皮袄披在了黑水仙身上,说:“外面风大,披上短袄聊以御寒。”

黑水仙扭怩道:“蒙君怜惜,与小女子一夜长谈,已属有幸,怎敢再取客官随身之物。”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