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陶静娟贤淑助夫婿

[作者:车水]  [2007/5/9]
陶静娟贤淑助夫婿

男人是树,女人就是滋润它生命的清泉;男人是船,女人就是催它扬帆的信风;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常有一个伟大的女人在默默地支撑着。陶静娟就是这样一个女人,她用自己贤慧温淑,帮一个花花公子丈夫成为了清朝的“中兴名臣”。

说起陶静娟与丈夫胡林翼的姻缘,还是她父亲陶澎一手造成的呢!那是陶澍担任朝廷给事中的时候,一次奉圣命视察川东,顺道返回湖南安化故乡探亲,随后取道益阳入蜀,乘便往访老友胡显韶。陶胡两家原系世交,胡显韶高陶澍一辈,陶澍以子侄之礼去拜见闲居益阳的胡老怕。胡显韶有个孙子叫胡林翼,当时才五岁,陶澎登门时,他正在庭院前玩耍,突然发现有客人来了,而且是坐着八抬大轿,侍卫前后拱卫的贵客,知道自己应该回避,可是客人已跨入了院门,若在客人面前跑开,实是有失礼敬。小林翼正犹豫时,祖父已走出房门迎客,趁祖父与来客揖让寒暄之际,他就近把一只靠在树上的大木盆放倒,把自己小小的身躯扣在里面,一直等到祖父把客人请进了客厅,他才悄悄地溜出来。

其实,小林翼的一举一动都被陶澍看在眼里,他心里暗想:“这孩子倒机警过人,小小年纪就会顾全礼节,而且耐性可嘉,将来一定大有前途。”待与胡老伯叙及家庭情况时,胡老伯让人把孙儿林翼叫来见过陶世伯,小林翼大大方方地走进客厅,十分周全地给陶澍行过礼,陶澍问起他的名字,年龄及学习情况,小林翼恭恭敬敬地一一回答,举止十分得体,陶澍对他更加喜爱,忍不住对胡老伯要求道:“可否将贤孙配与我家小女。”他居然想起了为年方两岁的七女儿陶静娟做媒,只因为他舍不得错过这个可爱的小男孩。既然世侄开口,胡老伯当然是满口答应,于是一对小儿女的婚事就在这样的叙谈中订了下来。

道光十年春天,安化山区繁花竞艳,依山傍水的陶家大院宾客如云,热闹非凡,在鼓乐喧呜和亲朋好友的祝福声中,十九岁的胡林翼与十六岁的陶静娟披红挂彩,齐拜天地。因为陶澍游宦在外,家中只剩下女眷,所以陶家提出让七女婿胡林翼上门成亲,胡家鉴于两家关系密切,也就同意了。

夜阑人静,贺客陆续散去,新郎胡林翼兴冲冲地进入洞房,走近端坐在床沿上的小新娘。红烛摇出的暖光,把胡林翼照得飘飘眩眩,他伸手揭开了新娘子的盖头,露出了新娘子秀美娇怯的脸庞。陶静娟偷偷看了一眼英俊气爽的郎君,羞得闭上了眼睛,静静地等待着新郎的轻言蜜语和款款的拥抱。

不料胡林翼并没有拿出温情和爱抚,反而端起一幅“大丈夫”的架子,大大咧咧的地往床上一坐,直起嗓子喊道:“去给我打些洗脚水来,我要泡泡脚。”

“嗯!”陶静娟被猛地怔住了,还以为新郎是在与她开玩笑,待她睁开眼,见新郎己十足地摆出一副等洗脚水来的架式,她才相信他是认真的。“真是岂有此理!”陶静娟心里暗暗怒道,“我堂堂一个两江总督的干金小姐,在家里向来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你一到我家就居然支使起我来了!家里丫环仆妇多的是,你要洗脚随便叫一声就行了,哪里用得着我去动手呢!”她越想越委屈,不禁鼻子一酸,眼泪象开了闸的河水一样,源源不断涌了出来。

胡林翼见她那种伤心的模样,却不去安慰她,反而象是看透了她的心思,故意一本正经地训说道:“既为人妻,理当事夫,这点小事都不能做,哪里还谈得上贤德佐夫呢!”陶静娟听了愈加生气,哭得更历害了,秀靥桃腮上满是泪痕纵横。

在屋外侍候的小丫环听清了屋里的动静,见小姐哭得那样伤心,连忙去报告了陶母贺夫人,陶母沉吟了片刻,命丫环传话给女儿:“胡公子前来就婚,不可怠慢,女子出嫁从夫,古有明训,宜遵循之。”

小丫环把陶母的话传给了陶静娟,陶静娟乍一听,心中愤愤不平,可低头细想:“平日里读的《女诫》、《女儿经》上不郁是说‘女当事夫’吗?母亲说的确实在理,我已不再是承欢母亲膝下的小女孩了,凡事须以‘礼’为先,担当起妻子的责任来啊!”于是连忙拭去泪痕,起身到厨下取来热水,用木盆端了放在床边,温驯地请胡公子洗脚。胡林翼见新娘眼中眼泪未干,态度却来了个一百人十度的大转弯,堂堂名门千金,也竟肯服服贴贴地伺候自己,心中大感不忍,忙将蹲在地上的新娘一把扶起,歉然说道:“我并不是要为难你,只是想试一试陶氏名门的规矩,果然无愧礼教之家!”接着又说了许多安慰体贴话,渲染出洞房花烛夜的情调来。新婚第一夜,让娇生惯养的陶静娟读到了为人妻的第一篇章,既有温馨的情爱,又有不容推辞的付出。

此时胡林翼的父亲胡达源担任贵州督学之职期满,被朝庭调任为翰林院侍讲,有意让儿子随他到京城读书。而陶澍正担任两江总督,生活比较安定,准备接一直留在老家的夫人贺氏到任地金陵同住。贺氏本打算八月份动身,无奈正遇上资江发生水灾,只好把行期推到年底。娇女陶静娟从未离开过母亲一步,现在公公来信叫他们小夫妻同赴京城,她却舍不得与母亲分别。洪水阻途,同样无法启程,于是决定等到年底再与母亲同时动身,先送母亲到金陵,再从金陵取道入京。当年腊月离开安化,一路乘船而行,到第二年开春才到达金陵。陶澍已有好久没见到可爱的小女儿了,舍不得只见一面又匆匆道别,于是留陶静娟夫妻在金陵住上一年,待来年再入京与公婆团聚。陶澍亲自写信给亲家翁胡达源,征得了同意,于是陶静娟夫妻暂时留住在金陵。

金陵是江南名城,又是六朝金粉之地,年轻心奇的胡林翼被金陵胜景迷住了,带着妻子游历了玄武湖、清凉山、胜棋楼、鸡鸣寺、燕子矾等名胜古迹,继而又对粉香脂艳的秦淮河发生了兴趣,于是撇开了新婚妻子,开始留连于灯红酒绿的风月场所,征歌逐色,千金买笑,乐而忘返。

有人将胡林翼的放荡行为报告给陶澍,陶澍却宽容道:“此子日后将担当大任,忧国忧民,无闲游乐,现在让他玩一玩吧!”而且交待家中账房,凡是女婿支钱,务必如数照付,不必大惊小怪。

岳父大人任其自流,作为新婚妻子的陶静娟总会有醋意吧?于是又有好事者劝陶静娟对丈夫的行为加以管束,陶静娟则淡淡他说:“他现在还年轻,让他尝尝玩乐的滋味,总有觉醒的一天;到将来他即使想玩、也没有心情和时间玩了。因对风月之地不再新奇,也才能敛心聚意,致力于大业。”所见与她父亲同出一辙,可谓是卓具远见和大量。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