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唐代公主与政治

[作者:彭炳金]  [2008/3/18]
二、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天授元年(690年),武则天革唐之命,宣布建立大周,自立为女皇。武则天与高宗李治共生有二女四男。长女刚出生不久就被武则天亲手掐死以嫁祸于王皇后。长子李弘与次子李贤因为得罪武则天先后被杀,只有怯懦平庸的李显和李旦保全了性命。武则天以残忍手段,以牺牲骨肉亲情为代价,终于由昭仪荣登皇后之位,又由皇太后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位也是唯一的女皇帝。当武则天达到权力顶峰之后,不免感到自己所付出的代价太大,内心深处不免有对死于非命的亲生骨肉的愧疚。因此,武则天对自己唯一的女儿太平公主更加倍疼爱。武则天在消灭了李唐宗室的势力后,遍封武氏诸侄为王。但武则天对武氏诸侄并不放心,因为武承嗣、武三思把持朝政,积极活动,想让武则天立自己为太子,而武则天在传位于子和传位于侄之间始终犹豫未定,武则天对武承嗣和武三思心存戒虑。太平公主作为女儿,不会对武则天的权力构成威胁,加之太平公主又非常注意掩饰自己的政治野心,因此,太平公主成了武则天最宠信的人。“公主丰硕,方额广颐,多权略,则天以为类己,每预谋议。宫禁严峻,事不令泄,公主以畏惧自检,但崇饰邸第”。武则天还打破公主实封的惯例,不断增加太平公主的实封户数。“永淳已前朝制,亲王食实封八百户,有至一千户;公主出降三百户,长公主加五十户。太平食汤沐之邑一千二百户,圣历初加至三千户”。(9)圣历二年(699年)“太后春秋高,虑身后太子与诸武不相容。壬寅,命太子、相王、太平公主与武攸暨等为誓文,告天地于明堂,铭之铁券,藏于史馆”。(10)显然,在武则天死后,太子李显、相王李旦与诸武之间发生权力之争是不可避免的,而太平公主的地位十分微妙,她与李显、李旦是兄妹,而她的丈夫武攸暨是武则天的堂侄,太平公主在李显、李旦与诸武之间充当调停人再合适不过了。武则天在位时期太平公主权势与地位的上升,使太平公主在武则天死后的朝廷政局中成为举足轻重的人物,也为日后太平公主干政奠定了基础。

中宗李显复位后,皇后韦氏专权,安乐和太平公主乘机公开干预朝政。高宗死后,太子李显即位。武则天为了专权,于光宅元年(684年)二月将登上皇位仅两个月的中宗李显废为庐陵王,另立李旦为傀儡皇帝。中宗李显被幽禁于房陵,“上每闻赦使至,辄欲惶恐自杀”,由于韦氏劝阻而止。因此李显对在危难中患难与共的韦氏十分感激,私下许愿:“异日幸复见天日,当唯卿所欲,不相禁御。”因此韦氏“及再为皇后,遂干预朝政,如武后在高宗之世”。(11)韦氏欲专权,便极力打击太子、宠树女儿安乐公主。中宗生有四子,长子邵王重润为韦后所生,长安元年(701年)因与其妹永泰郡主、郡主之夫武延基私议张易之兄弟之事被杖杀。谯王重福、太子重俊及温王重茂均为宫人所生。神龙元年(705年)二月,韦后以重润之死归罪于重福,于是贬重福为均州刺史,并令州司派兵防守,不许回京。“安乐公主与驸马都尉左卫将军武崇训凌辱太子,或呼为奴,崇训又教公主言于上,请废太子,立己为皇太女”。(12)太子重俊不堪凌辱,于景龙二年(708年)与李多祚发羽林兵,杀死武三思、武崇训父子,攻入肃章门,准备杀韦后和安乐公主。中宗发兵击败太子所率军队,太子重俊被杀。这时只剩下年幼的温王重茂,韦后已经扫除了其夺取最高权力的障碍。韦后与其女儿安乐公主开始窃权弄柄。

韦后为宠树安乐公主,“乃制公主开府,置官属”。“神龙二年闰正月一日,敕置公主设官属,镇国太平公主仪比亲王,长宁、安乐唯不置长史、宣城、新都、定安、金城等公主,非皇后生、官员减半”。(13)按规定,只有亲王才可以开府设官属,而公主只有邑司令、丞、录事等属官,公主开府,破坏了唐朝的职官制度,也为公主干政提供了方便条件。安乐公主等人公开卖官,严重破坏了唐朝的选官制度。安乐公主“与太平等七公主皆开府,而主府官属尤滥,皆出屠贩”。(14)“安乐、长宁公主及皇后妹郕国夫人、上官婕妤、婕妤母沛国夫人郑氏、尚宫柴氏、贺娄氏、女巫第五英儿、陇西夫人赵氏,皆依势用事,请谒受赇,虽屠沽臧获,用钱三十万,则别降墨敕除官,斜封付中书,时人谓之‘斜封官’;钱三万则度为僧尼。其员外、同正、试、摄、检校、判、知官凡数千人”。(15)更为严重的是,安乐公主还公开干预朝廷大臣的任用,培植自己的势力。“安乐公主尤骄横,宰相以下多出其门”。(16)景龙四年(710年),金城公主出降吐蕃,中宗命赵彦昭为使,“彦昭既充外使,恐失其宠,殊不悦”。司农卿赵履温“因为阴托安乐公主密奏留之,中宗乃遣左骁卫大将军杨矩代彦昭而往”。(17)安乐公主还恃宠干预司法刑狱,宰相崔湜与郑愔掌吏部铨选,“倾附势要,赃贿狼籍,数外留人,授拟不足,逆用三年缺,选法大坏”。因此被御史弹劾,崔湜、郑愔下狱。中宗命监察御史裴漼按讯,“安乐公主讽漼宽其狱,漼对仗复弹之。夏,五月,丙寅,愔免死,流吉州;湜贬江州司马”。(18)太平公主在中宗时政治地位进一步提高,神龙元年(705年),因“预诛二张功,增号镇国,与相王均封五千,而薛、武二家女皆食实封,主与相王、卫王、成王、长宁、安乐二公主给卫士,环第十步。一区持兵呵卫,僭肖宫省。神龙时与长宁、安乐、宣城、新都、定安、金城凡七公主,皆开府置官属,视亲王”(19)太平公主地位在其他公主之上,“韦后、上官昭容用事,自以谋出主下远甚,惮之。主亦自以轧而可胜,故益横。于是推进天下士,谓儒者多窭狭,厚持金帛谢之,以动大义。远近翕然向之”。(20)太平公主与安乐公主为争夺权势,明争暗夺,“太平、安乐公主各树朋党,更相谮毁”。(21)景云元年(710年)元月,中宗被韦后与安乐公主合谋毒死。韦后秘不发丧,暗中进行人事安排和军事部署,经过精心安排之后,韦后临朝摄政,独揽军政大权。太平公主在中宗死后,企图通过起草中宗遗嘱来进行权力安排,阻止韦后独揽大权。“太平公主与上官昭容谋草遗制,立温王重茂为皇太子,皇后知政事,相王旦参谋政事”。但这一计划到韦后及其亲党的反对,“宗楚客谓韦温曰:‘相王辅政,于理非宜;且于皇后,叔嫂不通问,听朝之际,何以为礼?遂帅诸宰相表请皇后临朝,罢相王政事”。(22)太平公主在与韦后的角逐中失利后,与相王李旦第三子临淄王李隆基密议,以武力消灭韦后。“玄宗诛韦氏,主与秘计,遣子崇简从。事定,将立相王,未有以发其端者,主顾温王乃儿子,可劫以为功,乃入见王曰:‘天下事归相王,此非儿所坐’。乃掖王下”。睿宗即位后,太平公主因拥戴有功,“权由此震天下,加实封至万户,三子封王,余皆祭酒、九卿”。(23)太平公主因为得到睿宗的信任和宠爱,权力达到顶峰,太平公主成为实际的执政者,“既屡立大功,益尊重,上常与之图议大政,每入奏事,坐语移时;或时不朝谒,则宰相就第咨之。每宰相奏事,上辄问:‘尝与太平议否’?又问:‘与三郎议否’?三郎,谓太子也。公主所欲,无不听,自宰相以下,进退系其一言,其余荐士骤历清显者不可胜数,权倾人主,趋附其门者如市”。(24)睿宗对权力与政治不感兴趣,将大部分政事交给太平公主和太子李隆基,这样,在太子李隆基和太平公主之间,不可避免地发生权力之争。景云二年(711年)四月,睿宗下制;“凡政事皆取太子处分。其军旅死刑及五品已上除授,先与太子议之,然后以闻”。(25)第二年七月,睿宗传位于太子,退为太上皇。八月,玄宗即位。太平公主自中宗以来权势与地位不断上升,干预朝政,党羽众多,“宰相七人,五出其门。文武之臣,大半附之”。(26)因此,太平公主成为玄宗亲政的最大障碍。而太平公主又不甘心失去其既得的权势与地位,玄宗即位之后,二人的矛盾和斗争公开化、白热化。玄宗亲信刘幽求、张暐等谋诛太平公主,不料事泄,二人被流放。太平公主党羽和亲信窦怀贞等密谋于开元元年(713年)七月四日发动政变,玄宗先发制人,于七月三日发兵杀死太平公主亲信萧至忠等人,太平公主逃入山寺,三日后被赐死。至此,中宗和睿宗时期安乐和太平公主公开干政的局面结束。

唐代中宗、睿宗时期公主干政局面的出现,是特殊政治环境的产物,是武则天的政治遗产之一。武则天在被立为皇后以后,逐渐掌握了朝廷大权,先后以谋反罪铲除了长孙无忌、褚遂良等元老重臣,高宗八子,除一人早夭外,有五人被武则天逼死,只有平庸的李显、李旦二人保全了性命。高宗死后,武则天临朝摄政,李唐宗室被诛杀、流放殆尽。这样,唐朝初期的核心统治阶层宗室和功臣集团被从朝廷中清除。中宗复位之后,武氏诸王失势,李唐宗室经过武则天的诛杀所剩无几,拥立中宗的张柬之,敬晖、桓彦范、崔玄暐、袁恕己五人被韦后及其亲信排挤出朝廷,此时朝廷出现了权力真空,统治核心阶层处于整合阶段,为公主干政提供了方便条件。其次,武则天称帝建立周朝,为同样怀有政治野心和权力欲望的中宗韦后树立了榜样。中宗李显怯懦、昏庸也为韦后专权提供了可能。韦后为了临朝摄政,极力宠树安乐公主,利用安乐公主来打击太子。武则天统治时期太平公主权势与地位的提高为日后其在政治上发挥举足轻重的作用奠定了基础。因此,安乐和太平公主干政是武则天政治遗产。公主干政不仅破坏了唐朝的选官制度,导致斜封官大量出现,冗员充斥,而且由于公主干政,导致政出多门,朝政混乱;朝廷和宫廷内部的权力斗争更加复杂、激烈,朝廷中的文武官员各有自投靠不同的政治势力,宫廷内部政变频繁,直到玄宗消灭太平公主集团,才结束动荡不安的政局。

对于公主干政的弊端,当时的有时之士已经公开指陈。例如中宗时酸枣尉袁楚客致书宰相魏元忠,指出神龙初年朝政十失,其中第二项即是“公主开府置僚属”。(27)睿宗时太子洗马宁原悌在《上时政疏》中谏睿宗骄宠公主,“臣又以悖逆庶人,先朝之爱女也,肆谗慝于朝政,崇甲馆之华丽,极宇内之骄奢。新都、宜城,先朝之庶孽,赐不逾己分,言不预外谋,抑以全身,疏以远害。故宠者则骄而遇害,疏者则抑损而获全。……诚愿公主驸马,不得假以权要。所犯必有惩,所习必有艺,则九族既睦,万邦以宁”。(28)玄宗即位以后,加强了对公主、宗室和外戚的控制与防范,从此公主不再有机会参与政治。

页码1 2 3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