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冯学军:再谈中国书法的美学特征

[来源:艺术中国]  [2013/4/27]
中国五千年璀璨的文明及丰富的文字记载,已为世人所认可。在这一博大精深的历史长河中,中国书法艺术以其独特的艺术形式和艺术语言,再现了这一历时性的嬗变过程。中国书法作为中国传统文化、传统艺术的代表,深深植根于中国文化土壤,它与中国的象形文字、诗词密不可分,与儒、道、释等哲学意识存在着深刻的联系。

一、万物所具,呈现自然之美

书法的自然美本源于先民对自然与人的本质的心灵观照,是书法美的根本特征。书法的象形特征即为意符,它与声符相互融合便形成了人类社会伟大的交流符号。象形符号是由实物形状的描摹得来,所以汉字往往具有图画的意味。文字经历了甲骨文、金文、小篆、隶书,草书、楷书数次大的演化,仍未打破基本造型法则。由此看来,汉字的结体,它既作为人的事和情的载体,又依赖于自然界万物。

先人创造了神奇的写字工具“毛笔”,使一般的写字升华成艺术,具有了可能性。正是这种可能,书法才“道法自然”,书法艺术才来源于自然,也依赖于自然的客观存在和要求。自然美,来自于书法作品的真率,它不矫揉造作,不故弄玄虚。庚肩吾的《书品》提出书法作品要符合“天然”之美,这种作品“学者鲜能其体,窥者罕得其门”,“凝神化之所为,非人世之所学”,因而是任其自然,无一定规矩可言的。苏东坡在著名的《书〈黄子思诗集〉后》里称颂钟、王的书法“萧散简远,妙在笔画之外”。米芾的“平淡天真”论,是宋代书论又一具有代表性的论点。书法的自然美还源于它独特的工具和材料。“惟笔软则奇怪生焉”是中国书法艺术的工具优势的生动概括。由于工具的优势,毛笔运笔技巧丰富多样,创造出千变万化的视觉形象,加之宣纸的吸水、柔软和毛涩的性能,使毛笔的技能得以淋漓尽致的发挥。纸上云烟,线间沟壑,笔下风声,令我们想见自然风光。

二、书为心画,品味抒情之美

孙过庭在《书谱》中说到王羲之时,感慨良多。他说羲之写《乐毅论》时,心情抑郁,写《黄庭经》时感到怡悦,写《太师箴》时念世情周折,说到兰亭时,则神思飘逸。因此,书写的内容不同,情趣也不一样,想到快乐之事必然悦生于容,现于悲哀之境则孤伤叹气,这是人之常情。陈绎在《翰林要诀变法》曾把书法与书家的感情变化说的很透彻:“情之喜怒哀乐,各有分数。喜则气和而字舒,怒则气粗而字险,哀则气郁而字敛,乐则气平而字丽。情有轻重则字之敛舒、险丽亦有浅深,变化无穷。”颜真卿《祭侄稿》是面对亲人被害、奸贼猖獗的现实而为之,表现的是沉痛彻骨、义愤盈胸的心情;王羲之的《兰亭序》是在“天朗气清,惠风和畅”的环境下与众友“一觞一咏”、“畅叙幽情”时闲雅和悦而搦泚笔作书的,表现出来的是清闲自然、超尘脱世的心境。“书初无意于佳乃佳尔”,书法只有自然而然地情感流露,才能尚得佳品,不是一味地贪求情感的倾泻而忽视线条的质感作用,那样只会沦为气象有余而沉实不足的书奴。书法艺术的美不只停留在书法形式(如笔法、结体、章法等)上,更重要的还有于通过形式反映出书者个人的情趣、性格、学识、人品、艺术思想以及时代精神。

三、无声之音,凸显节奏之美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书法的节奏美,其一体现在韵律。它与字之大小参差的分布以及用笔的提、按、顿、收直接相关,每写一笔皆应悉心把握轻重缓急。如一首歌,节拍、休止、乐段有意味歇;抑或一首诗,其间也有“起承转合”。同时,书法的节奏还表现在运笔速度的时快时慢,反之,若以匀速缓行,则索然无味,更无艺术感染力了。书法正是以其起伏跌宕的笔姿,浓淡相间的色泽,超凡脱俗的神韵立于艺术之林,正所谓“余音绕耳三日不绝”。书法节奏中的另一美,则是线条美。文字符号是组合线条的途径,线条则是书法创作的基本元素。不同形状的线条,会给人不同的美感。不仅是对其曲直长短的外观研究,书法家还要探求线条本身的力度、厚度等更深一层的美,还有徐疾、轻重、浓淡、枯温,以及上下衔接等线条的感情寓意和更为深刻复杂的美学内涵。点如高山坠石,画有起止波折;用笔中锋,在平面中追求立体,具有雕刻美;集点画而成字,字有重心,安排均匀,结构紧凑,表现了建筑美;集众字而成章,疏密相间,纵横有度;行草则活泼飞舞,似断还连,如优美的舞姿;折钗漏痕,韵味内蕴,巧夺天工。中国书法艺术,所以能成为世界上最生动的艺术,原因之一就在于它富于节奏变化,最能表达人类难以言状的心灵搏动和生命的韵律。

四、错落有致,体验章法之美

书法的章法美,即书法艺术的布白美,是指字距、行距、行数、落款及钤印的安排处理。如果说结字是指点画之间关系的话,布白则是字与字之间的关系。一帧书法作品,字字各有其位,墨为字,白亦字,老子所谓“育之以为利,无之以为有用,有无相生,计白当黑”是也。有字之字固然重要,但如何留白方显书法家章法设计功力。布白之美,章法之妙,变化无穷,疏密错落,心缘之美溢于字里行间。可以看出,不同的布白是形成不同风格的条件之一。一件书作,通过字形大小、线条伸缩、笔画粗细,用笔疾徐、墨色浓淡,字有长短、行有开合,上下呼应、左右均衡的各种处理,表现出各种不同的章法风格。

章法美的形式是多种多样的。在每一种格式的书法作品中,形式的表现不尽相同。如郑板桥的《论书轴》,不仅秀拔飞舞,结体颇得山谷“欹侧之势”,奔放自由,疏密有度,和谐统一,自然成趣,是他独特风格的代表作品,其行款被喻为“乱石铺街”。乍看,大小歪斜错落,忽长忽扁,完全不受拘束。尽管如此,章法仍是有规可循的,即“应接”、“平衡”、“均衡(力和势的平衡)”当是章法设计基本要求,在各种变化里相互照应,互相联系,如宾朋杂坐,也就成为艺术布局的基本原则了。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五、层林尽染,感受意境之美

意境是什么呢?简而言之,是情和景的和谐统一。情,指的是思想感情;景,指的是艺术境界。意境是思想感情与艺术境界的结合,这一结合,不是两者的简单相加,而是两者有机地组成一个整体。这正如古代诗词评论者所说的,情与景谐,思与境共。具有完美意境的书法,情与景的和谐统一,不仅是情景交融的,而且还能情景相映,也就是,思想感情与艺术境界互增光彩。

书法的意境同诗词、绘画的意境一样,都是在情景交融的基础上形成的一种艺术境界,是书法艺术的最高境界。书法的境界同诗词意境之不同在于:它具有诗词所不具有的笔墨、线条、构图等直接可视的视觉形象。好的书法作品不但可以兼有语境带来的审美效应,而且可以感受到书法的笔墨境界;书法的意境与绘画的意境之不同在于:书法可以直接通过文字载体感受意蕴,并且几乎同时上升到诗文与线条交织的诗美境界。书法意境美的塑造,起源于书法家对线条、结构与章法的把握,完成于欣赏者的再创造。

六、濯涤性灵,延展至真之美

美是主观实践与客观实际结合、相互作用之后,产生的主客观的统一,是一个高度概括的哲学概念。当创作一幅书法作品时,有人执笔书写,这是主观实践;作品完成后,达到预期目的,这是主客观的统一。美学家宗白华先生曾说:“美存在于主客观相结合,物我不能缺一”。书法艺术美的创造,便是一种基于精神创造后的神与物游的产物。创作本于积累,“论人才能,先文而后墨”。只有深厚的修养,才能入木三分行走于黑白之间,仅差之毫厘则优劣悬殊,从而形成豪放与粗野,厚重与呆笨,宽博与散松,拙朴与板怪,流畅与浮滑。

当今社会生活节奏加快,作为人的生存本能与天然趋向,迅猛飞速的节奏令人们长期处于紧张压抑的状态之下,心灵与肉体便试图反向寻求闲适和宁静,转向沸扬喧嚣之后的重新觉醒,那种在超然追求下的怀旧复古的潜意识使人们在传统文化中很快找到了精神家园——以文字为书写对象,以线条为艺术的表现形式,在间架结构的节奏旋律、气势变化中抒情写意、升华性情,生动活泼地表现审美感情,间接曲折地反映书者的感情世界。这就是书法艺术的魅力。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