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历代篆刻理论选

[2007/2/8]
三字印,右一边一字、左一边两字者,以两字处与为一字处相等,不可两字中断,又不可十分相接。

二十二举曰:

四字印,若前二字交界略有空,后二字无空,须当空一画地别之。字有有脚、无脚,故言及此。不然一边见分、一边不见分,非法度也。

二十三举曰:

轩斋等印,古无此式,惟唐相李泌有“端居室”三字印,白文玉印,或可照例。终是白文,非古法,不若只从

朱文。
艺术中国
二十四举曰:

朱文印,或用杂体篆,不可太怪,择其近人情者,免费词说可也。

二十五举曰:

白文印,用崔子玉写《张平子碑》上字,又汉器物上并碑盖、印章等字,最为第一。

二十六举曰:

凡姓名表字,古有法式,不可随俗用杂篆及朱文。

二十七举曰:

白文印,必逼于边,不可有空,空便不古。
艺术中国[http://www.artx.cn]
二十八举曰:

朱文印,不可逼边,须当以字中空白得中处为相去,庶免印出与边相倚无意思耳。字宜细,四旁有出笔,皆滞边,边须细于字,边若一体,印出时四边虚,纸昂起,未免边肥于字也,非见印多,不能晓此。粘边朱文,建业文房之

法。

二十九举曰:

多有人依款识字式作印,此大不可,盖汉时印文不曾如此,三代时却又无印,学者慎此。《周礼》虽有玺节及职金掌辨其美恶,楬而玺之之说。注曰:“印,其实手执之节也。”正面刻字如秦氏玺,而不可印,印则字皆反矣。古人以之表信,不问字反,淳朴如此。若战国时,苏秦六印,制度未闻。《淮南子•人间训》曰:“鲁君召子贡,授以将军之印。”刘安寓言,而失词耳。

三十举曰:

道号,唐人虽有,不曾有印,故不可以道号作印用也。三字屋匾,唐却有法。
艺术中国[http://www.artx.cn]
三十一举曰:

凡印文中有一二字忽有自然空缺,不可映带者,听其自空,古印多如此。

三十二举曰:

凡印,仆有古人《印式》二册,一为官印,一为私印,具列所以,实为甚详。不若《啸堂集古录》所载,只具音释也。

三十三举曰:

凡名印不可妄写,或姓名相合,或加“印”、“章”等字,或兼用“印章”字,曰“姓某印章”,不若只用“印”字最为正也。二名,可回文写,姓下着印字在右;二名在左是也。单名者,曰“姓某之印”,却不可回文写。若曰“姓某私印”,不可印文墨,只宜封书,亦不可回文写。名印内不可着“氏”字,表德内可加“氏”字,亦当详审之。
艺术中国
三十四举曰:

表字印,只用二字,此为正式。近人欲并加姓氏于其上,曰“某氏某”,非也。若作“姓某父”,古虽有此称,系他人美己,却不可入印。人多好古,不论其原,不为俗乱可也。汉人三字印,非复姓及无“印”字者,皆非名印。盖字印不当用“印”字以乱名耳。汉张长安,字幼君,有印曰“张幼君”(右一字,左二字);唐吕温,字化光,有印曰“吕化光”,亦三字表德印式(幼君,西汉王式弟子。化光见柳文,吕衡州也)。

....三十五举曰:
艺术中国
诸印文下有空处,悬之最佳,不可妄意伸开,或加屈曲务欲填满。若写得有道理,自然不觉空也。字多无空,不必问此。

魏锡曾 《砚林印款》书后

魏锡曾,(?--1882),字稼孙,嗜印有奇癖,谑号印奴,浙江仁和人。清咸丰贡生,官福建盐大使。在官朴拙,日事笔砚,于金石拓本、名人印蜕汇辑甚富;热衷印学,造诣亦深,评说流派印章议论方正、褒贬得当;记载印林交游掌故详实可证,诚周亮工后一人。

右《砚林印款》七十九则,又黄、蒋、奚、陈诸家印款一十二则,多据何丈夙明(澎)、毛兄西堂(庚)、朱君芑孙(寿萱)旧赠完拓辑录,稍有新增,二十而一,凡先生论印宗旨,同时石交,及偶然题属不恒见之别号,粗可考见,其仅具年月姓字者略之,严汰伪刻,亦附存一二款似之作于后,惩臆断,俟真鉴也。丁谱拓款,始自夙明尊人梦华先生,故其家藏弆最富,往时夙明颇据以傲人,及西堂辑谱精出其上,余与芑孙和之,偶有以戏语巧构者,何遂修憾于毛。今三君子遭变,毅魄并为鬼雄,当相视莫逆矣。又夙明云:钝丁碎刀从明朱简修能出。余于黄岩朱丈(亮忠)所见赖古堂修能残谱,而信夙明语,盖得之庭闻。前人论丁印,无及此者。同治己巳三月识。

里中旧重丁、黄、蒋、奚刻印。丁刻之世守者,惟振绮堂汪氏五石,抱经堂卢氏三石,小山居何氏三石,补罗迦室赵氏一石,余率由飞蚨人萃归王安伯丈(泰),虽同时谢丈卜堂(家枚)、戴君用伯(以恒),皆嗜丁印如性命,竟无能抗衡也。庚辛乱后,王氏废宅出残石若干,谢、戴及他氏储藏,仅存十一,亦都易主。今确知丁印在世间,煨烬奇零,数不满百,独振绮手泽如新耳。其自余庚申岁失于吴门者,为“丛睦”、“才与不才”二石(“才与不才”,是从陈君遇安借拓者,同时失自藏、借人古今印百余钮。黄小松先生为松窗、春松两从祖刻名氏印,亦在此中。嗣有沈君均初收得者,知未尽堕劫灰,然不可踪迹矣)。后丁君松生(丙)见贻“徐堂印信”,是谢丈旧物,款面皆精,亦失之闽中,乃生平缺陷事也。丁称,梦华馆藏本为富,顾其枕秘不示人,就余及见,是程堂屠氏、寿松堂孙氏、竹景庵赵氏旧藏。芑孙、用伯新得(用伯所得是钩本),皆洋洋大观,都计在五六百以上。而余手辑古今印拓,辛酉冬避地入闽,尽携以行,嗣为夫己氏窃毛拓至精者百余,几空其群,今稍向副本补数十纸,合前后所收,才得二百有奇,不知江、浙间遗石、遗谱,复出几许?犹忆道、咸间《四家印谱》盛行,几于家置一册。自罹兵火,曩时同好,惟用伯及朱君(希颖)存。乙丑秋,识松生,亦同斯癖,皆远在二千里外,近为松生校刊《砚林诗集》,因辑此卷,暇日欲尽抄四家印款,自为一书,以存影迹。牵连记之,不异易安居士寓会稽土舍,追话归来堂起时也。庚午四月,又识。

页码1 2 3 4 5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