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历代篆刻理论选

[2007/2/8]
《飞鸿堂谱》所收丁刻,惟“启淑私印”、“飞鸿堂藏”、“秀峰赏鉴”三印,又张洪厓绝句大印,又一白文界格大印是先生手制,余皆赝鼎。盖秀峰受同时作伪者之绐也。何辑丁、黄印谱中,“飞鸿堂”朱文三字,即承秀峰之误。又“武林宝古”、“金井口梧叶”、“一个峰头住一年”、“朋友千里”、“烟霞百灵”五印,亦伪。其他伪石,不可枚举(张芑堂、陈秋堂、曼生皆尝为之)。近见传抄丁、黄、蒋、奚、板桥、冬心、曼生印谱一册,面文皆闲散语,款则纰缪支离,并诸家时代先后,交游踪迹,未稍加考证,妄人所为,诚不足辨。然传之久远惧或贱玉贵珉,今求诸家真印,何谱而外,惟林云栖曩辑《名人集印》,傅子式(拭)近辑《西泠六家印存》,虽搜采无多,皆精审,不少假借,后之鉴赏者,尚守斯二谱为衣钵乎?是卷辑于同治己巳,越十二年光绪辛巳, 始写定付刊,因复记此。

书《赖古堂残谱》后

栎园未成之书,栎园喜篆刻,就所得印拓,辑备观览,非有数十百本行世,旧闻此书浮想而已。辛酉岁,避地黄岩,偶从朱德园部郎借书,云有《赖古堂残谱》,急取视之,则剪粘本,白纸线订十二册,所存才三十余家,其弁语皆楷书,时无从觅刻本校对,背忆文义不误,玩其书法则出国初人物,而与栎园不类,又不押名字印,颇生疑窦。适于箧中携有栎园寄黄济叔扎,首钤“江上信天翁”印,而十二册中黄谱尚存,且列此作,取校无毫发差,乃敢灼然信为真谱。细玩印拓多虫蚀痕,粘纸则坚好,悬拟当日各谱大小长短未必一律,而弁语必栎园手书(观沈逢吉一则有“误字投笔”等语可知),或岁久虫伤,不可收拾,后人缀辑其未蚀者,补录题字,或经飞蚨人手,取原本分一为两,伪录题字,皆不可知,然必非赝本也。谱存余案数月,思附名卷末,会寇犯黄岩,德园将奔避,急索谱去,余亦仓卒来闽,其后黄岩陷,而旋复闻德园家业荡然,而家人以居乡无恙,不知彼时曾挈谱出否?事阅三年,见此书,不胜今昔之感。因将朱谱存佚各家,分记于后,其不能省忆者缺之。刻印为游戏之一,数十家精神所寄,独恃朱谱,或当不堕劫灰耳。癸亥二月初十日识。

文国博,朱谱缺。余所见国博印,独其诗笺押尾“文彭之印”、“文寿承氏”两印真耳。未谷先生论文氏父子印, 亦以书迹为据,今人守其赝作,可哂。栎园相去不远,所辑当不谬,竟不得见,则终不得见矣。

何主臣,朱谱存。有极拙类市刻者,余亦不甚可喜,但觉较程氏所摹浑穆而已。主臣胸中疑少书卷,要之主臣前无主臣,其才力胜人数倍,所以盛传,虽有诋者,终不可摇动。

梁千秋,朱谱存。类主臣,工力甚深,钝丁老人有自作六面印,以千秋所刻“宜子孙”等五面印为之母。旧闻王安伯丈以黄金等分易之,余有拓本。又朱芑孙处有千秋刻“楚与此君共老”一石,余亦得其拓本,今二石恐并毁矣。

梁大年,朱谱存。有故作剥蚀之病,不如乃兄。栎园所论,殊不公,疑不得千秋印,有夙嫌也。

张稚恭,朱谱存。中有贯一①宋文小印,作大篆仿秦,余见之王君立三所藏程谱中。
西汶艺术网
程穆倩,朱谱缺。穆倩崛起文、何之后,真豪杰士。余于乱后得其所刻“一身诗酒债,千里水云情”十字印。其遗迹,世间亦颇有存者。己未秋,在荆溪晤王君立斋,得见所藏程谱三百余方,大观也。穆倩朱胜于白,仿秦诸制,苍润渊秀,虽修能、龙泓、完白皆不及,余子无论矣。

黄济叔,朱谱存,济叔秀不至弱,平不至庸,巧不至纤,熟不至俗,然终有纡徐演漾之病,不如修能有新意,穆倩之苍浑更非所及,栎园誉之过也。济叔自在江皓臣、顾元方之右,此乃平心之论,后来《飞鸿堂谱》中闲散印,多近济叔一派,大约较主臣加秀加薄。余见朱谱,成论印诗二十四首,论济叔云:“妥帖未排奡,倾倒栎下翁,后生扬其波,巨谱成《飞鸿》,江南平远山,未足攀华嵩。”

张大风,朱谱存。甚秀,庚申春二月,于吴门紫榆明经(应潜)处,见大风刻“古农”白文小印,摹数纸,今有存者,其署款亦有致。

程孟长,朱谱缺。元素所摹主臣谱,家滋伯从叔曾以不全本付余,乃吾乡黄孝子(树谷)置广仁义学者,板口有“广仁义学藏书”长木印,乱后存会稽友人家,不知存否?

汪尹子,朱谱缺。余所辑谱中有“逍遥游”白文,满白未见生气,亦庚申二月从紫榆摹得者,款署:“万历甲寅二月,作于琴河水榭,汪关”。

江皓臣,朱谱存。皓臣切玉如泥,自是绝技(多仿汉铸,且能作朱文,无寻常玉印蹊径)。但论印文,则颇有瘦软之病,盖自负其能,不欲受向来玉工范围,使玉不能见长,则刻亦减色矣。此乃因其名盛而苛论之,所谓吹毛求疵。近赵撝叔于温州物色一枚,而作“惜阴”二字,与朱谱相类,旁署皓臣小楷二,甚精。

钦序三,朱谱存。中有“阮大铖印”,朱文四字。
西汶艺术网
徐孝竹,所著《印戋说》有心得。昨岁于吴子沂案头见其印稿。

沈逢吉,朱谱无。庚申春,从紫榆处摹得“大啸秋云白”。五字,石过小,不能佳。

顾元方,朱谱存。恪守汉法,惜其无自立处,栎园盛推之,当以尔时仿汉者少耳。

朱修能,朱谱存。修能用凡夫草篆法,笔画起讫,多作牵丝,是其习气,从来所无。如近时陈曼生刀法之缺蚀,亦从来所无。然两君皆解人,但不予人以学步耳。善学修能者,惟丁钝丁;善学曼生者,惟吾友赵撝叔,不似之似,难为不知者道也。

丁秋平,朱谱存。秋平石刻,余所见颇多,乃墨守何氏者,殊无生气。

陈文叔,文叔刻“鲁公”二字朱文印,作大篆,张叔未丈曾以拓本畀余。施大千刻“误学书剑薄游人间”白文印,余亦从丈得一拓本,皆习何派者。

页码1 2 3 4 5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