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张闻天释《红楼梦》之人生意义

[作者:邢殿峰]  [2010/6/5]
因张闻天与博古、王明等人是莫斯科中山大学的同学,都受共产国际委派回国工作,博古负总责,张闻天是三大常委之一。国际顾问德国人李德曾对他说,这里的事情还要靠莫斯科回来的同志办,意思是要张闻天跟他们站在一起。但张闻天通过实践,与他们的分歧还是日益加深。长征时在行军途中,张闻天向毛泽东倾诉了内心的苦闷和忧虑。两人经过长谈,一致认为应纠正李德、博古的错误。于是,在1935年初的遵义会议上,张闻天在博古的报告后,根据毛泽东的意见作了批判“左”倾军事错误的“反报告”,并负责起草了遵义会议决议,从而确立了毛泽东在党内、军内的领导地位。

张闻天从年轻时起就喜好理论研究和宣传,不长于处理琐事。他戴着眼镜,不苟言笑,常在沉思问题,从外表看完全像一位温文尔雅的学者。他被推为总负责人之后,自己感到并不完全适合于领袖地位。1935年4月红军长征渡过北盘江后,要派一位中央负责人到白区工作,张闻天主动要求离职前去,毛泽东等不同意而改派了陈云。同年夏天,红一、四方面军会师后,为了表示团结,他又主动提出将自己的职务让出来,被毛泽东劝止。

1938年秋天召开六届六中全会前,共产国际确认毛泽东为中国共产党的领袖,但职务并未明确。于是,张闻天又在会议期间诚恳地提出,应推举毛泽东为当中央总书记。毛泽东经过全面考虑,对张闻天说:“洛甫,你是‘明君’,开明之君,党中央总书记继续由你担任吧。”会后,张闻天却“主动让贤”,将工作逐步转交给毛泽东,中央政治局会议的地点也由他过去的窑洞移到杨家岭毛泽东的住处。“让贤”之后的张闻天,主要从事党的宣传教育方面的工作。

他一向敬重毛泽东,却又从不盲目,有独立见解并愿意不断探索。脱离负责岗位后,他自感缺少实际经验,于是去搞农村调查,随后提出一个将来如何使农民富裕的生产方式设想。当时的环境使这一设想不能实现,不过几十年后再看这一见解,人们却不能不佩服张闻天的远见。

宗白华:

宗白华(1897一1986),原名宗之櫆,字伯华。是现代的哲学家、美学家、诗人,出生于安徽省安庆市小南门,祖籍为江苏常熟虞山镇。在安庆长至8岁后到南京上小学,1916年入同济大学医科预科学习。1919年被五四时期很有影响的文化团体少年中国学会选为评议员,并成为《少年中国》月刊的主要撰稿人,积极投身于新文化运动。同年8月受聘上海《时事新报》副刊《学灯》,任编辑、主编。将哲学、美学和新文艺的新鲜血液注入《学灯》,使之成为“五四”时期著名四大副刊之一。就在此时,他发现和扶植了诗人郭沫若。1920年赴德国留学,在法兰克福大学、柏林大学学习哲学、美学等课程。1925年回国后在南京、北京等地大学任教。曾任中华美学学会顾问和中国哲学学会理事。宗白华是我国现代美学的先行者和开拓者,被誉为“融贯中西艺术理论的一代美学大师”。著有美学论文集《美学散步》、《艺境》等。1994年安徽教育出版社出版《宗白华全集》。宗白华于1986年12月20日在北京逝世,享年89岁。

茅盾:

茅盾(1896年7月4日-1981年3月27日),原名沈德鸿,字雁冰。汉族,浙江嘉兴桐乡人。中国现代著名作家、文学评论家和文化活动家以及社会活动家,五四新文化运动先驱者之一,我国革命文艺奠基人之一。1896年7月4日生于浙江桐乡县乌镇。这是个太湖南部的鱼米之乡,是近代以来中国农业最为发达之区,它毗邻着现代化的上海,又是人文荟萃的地方,这里成就了茅盾勇于面向世界的开放的文化心态,以及精致入微的笔风。到了“文化大革命”时期,稍稍平稳便秘密写作《霜叶红似二月花》的“续稿”和回忆录《我走过的道路》。茅盾于1981年3月27日辞世。
艺术中国
吕启祥:《红楼梦研究稀见资料汇编》前言(摘录):
艺术中国[http://www.artx.cn]
无论是从二十年代初闻天的《读红楼梦后的一点感想》[2],还是三十年代姜亮夫的《红楼梦送我出青年时代》[3],以及四十年代重庆中央大学文学院师生的对话研讨[4],都可以看出《红楼梦》在当时青年人心目中的位置。张闻天的这篇评论劈头就问道“人生是什么?人生的意义到底是什么?人生的繁忙究竟为的是什么?”这是文艺家思想家一刻不能忘记的,《红楼梦》这一部书可说是著者“对于人生的经验,对於人生的观察和他所味到的人生的意义”,“其中精彩的地方,真是‘美不胜收’,但是最引起我们的注意、怀疑和悲哀底所在,就是林黛玉之天真和薛宝钗之虚伪!”他激赏林黛玉从心坎中流露出来的“全人格”的爱,“这种爱就是伊底生命,失了这种爱就失了伊底生命”;同时论及薛宝钗因为要适应机械无情的社会,“就不能不丧失了伊底天真”,“伊底虚伪是拿了伊底赤子之心去换来的。诸君,这代价大不大呢?”有感於年岁愈大入世愈深烦恼愈增,“赤子的眼光 Childish view不能不改为灰色的眼光grey view”的苦痛,闻天喊出“为了人生”奋力保持“人的中心”的呼声,“人的中心就是我底真生命、就是我底标准、也就是我底宗教、我底爱!”,“我们情愿为了赤子之心受人家底欺骗”,“终算对得住自己的良心,对得住全人类”。在文後的短跋中作者说写这篇读《红楼梦》的感想是受到宗白华法国来信的触动,他们都努力在这个苦闷罪恶的世界人生中保持自己的天真和赤子之心,并且提到“雁冰兄也有意见”要发表,《红楼梦》成了他们的共同话题。

介绍张闻天早年有关《红楼梦》的诗文--《明清小说研究》1985年02期:

张闻天同志早年从事文学活动,发表过评论《红楼梦》的文章。从一九二一年七月所写的有关《红楼梦》的一诗一文可以看出,闻天同志当年是《红楼梦》热心的读者,是曹雪芹的知音。《读《红楼梦)后的一点感想》,是闻天同志初步学习马克思的唯物史观和西方文艺理论以后评述《红楼梦》的文艺随笔。全文虽然只有千余字,却高屋建领,独具慧眼,在当时可以说是空谷足音。文章一开始即提出,文学家、思想家的使命是回答“人生是什么?人生的意义到底是什么?人生的繁忙究竟为的是些什么?”这样一个带有根本性的问题。闻天同志正是从对这个人生的根本问题的…(下载需要在网站注册与收取费用,笔者简单复制此允许的带有介绍广告性质的这么一点,相信此文写的精彩,无缘阅读,些微遗憾。)

《读〈红楼梦〉后的一点感想》全文:

人生是什么?人生的意义到底是什么?人生的繁忙究竟为的是些什么?这些问题是在诗人和文艺家、思想家的心胸中间,牢牢的盘据着,一刻不能忘记的。他们藉着生命的冲动,努力地想对于这些问题谋根本的解决,想解释人生,找出人生底意义。他们底努力不是空费的。他们有时借看一闪的灵光,或长期的体验闻出一条道路来,引导我们向了理想方面进发;有时对于现实的人生之透视,看出人牛底虚伪,人生底矛盾,更借着他们艺术的手腕,把这些虚伪和矛后赤裸裸地揭示出来。

《红楼梦》底著者,他是人生底罪状底宣布者,而同时又带有指导的意义在内。这一部书可以说是他对于人生的经验,对子人生的观察,和他所味到的人生的意义底记述和描写。
艺术中国
其中精彩的地方,真是“美不胜收”,但是最引起我的注意、怀疑,和悲哀底所在,就是林黛宝之天真和薛宝钗之虚伪!现在我就在这一点上写出一点来。

黛玉常不自意的装出常人之所谓小狡猾,而因此愈足以见其天真。伊底爱恋是从伊底心坎中流露出来的,伊拿出全人格交给伊所爱恋的人而同时接受伊所爱恋的人的全人格,伊是为了自己底人格。更为了宝玉底人格而爱了宝玉,这种爱就是伊底生命;失了这种爱就失了伊底生命。

诸君!彼有心拆散这种神圣的爱恋的人,也能称为有同情心的动物吗?人生底冷酷,人生底无昧,我们也曾感到吗?唉!

反之,宝钗常常故意装出宽大和善的样子,而因此愈足以看出伊底虚伪和恶毒。伊所要得到的人(不能称为爱恋的人)是由伊底虚荣心、名利心所虚构成的。并且就是伊自己底真心也被这一层帐帷深深地遮蔽住了。伊受了伊底假自我的支配,失了伊底真情,失了人性。就是偶然有些流露,伊就拼命地压制下去,伊终究变了机械人了r

但是论人就不能不一论其环境。找们知道宝钗是深尝过艰难困苦的人,伊对于世故人情比起黛玉来要了解得多,伊因为要适应这种机械的、无情的社会起见.就不能不丧失了伊底天真,丧失了伊自己底一个真我。伊底虚伪是伊拿了伊底赤子之心去换得来的。诸君!这代价大不大呢?

这又怎么办呢?一个人年岁愈大与社会接触愈多知识也愈增,对于人生底罪恶愈了解一层,烦恼、苦闷也更其加多,“赤子的眼光”Childish view不能不改为“灰色的眼光"grey view”了。但是,难道这是不能免的吗?难道这是无可逃避的吗?

我不相信!我相信;我底知识经验是为了人生.为了人生,知识和经验才有价值;烦恼、痛苦也是为了人生,为了人生烦恼和痛苦才有价值。因为都是为了人尘,所以一个人如其没有丧失他“人的中心”(Personal centre),无论什么知识,什么经验,什么烦恼和苦闷,对赤子之眼光,不但可以丝毫无损,并且还要增强我底奋力。

但是诸君请特别注意我底“人的中心”四字。这“人的中心”就是我底真生命,就是我底标准,也就是我底宗教,我底爱!

临了,让我再说几句话罢!我们情愿为了赤子之心受人家底欺骗,我们情愿为了赤子之心受人家底讥请,最后的胜利属于哪一类人,我们今日不得而知,但是我们终算对得住自己的良心,对得住全人类了。

这篇东西本早想做,而又拖下来不去做,前日接宗白华兄自德国寄来一信,顿时触动我底心,我就不能不做了。他信上的话节录如下:“……你说我是一个很快乐的人。我完全承认。你说一个人要经过一度深刻的悲哀,再在悲哀中找出一线光明来。这话就是见道之语。……不过你要知道受一次的悲哀痛苦,一方面固可以得到进步,他方面也可以堕落。因为对于世界人生的苦闷罪恶,深知了一层,就会把天真赤子之心失去了一层。能同时深知世界之罪恶痛苦,又不失其天真赤子之心,这就是圣人、佛了。我常时表现快乐,以任天真,也是为着勉强保存这点赤子之心于万一耳,……”白华还说他自己也是经过极大的痛苦的,但.是他现在的心襟完全开放了。我现在拿这篇东西质之白华兄不识以为然否?尚有其他关于《红楼梦》的讨论,待后日再谈罢。听说雁冰兄也有意见,不知何日发表?

七月十日晚

七月十日晚:应该是写后的第三天见报的,可见他们年轻人战斗的急迫性。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