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高语罕之《红楼梦》“宝藏”

[作者:邢殿峰]  [2010/6/5]
1946年7月重庆陪都书店出版民国红楼梦研究重要著作《红楼梦宝藏六讲》,作者是高语罕,1999年四川文艺出版社原文照排重印,书名略为《红楼梦宝藏》。

笔者阅读学习陈维昭博士的《红学通史》过程中看到,陈维昭博士对高语罕在《红楼梦》文化思想上的研究以及贡献有简单介绍,引起极大兴趣,致使想有机会把高语罕本人和他的《红楼梦宝藏六讲》做再深远一步的了解认识。幸运的是,前不久,从红学研究学者子木(空灵儿)朋友处得到99年重印的电子书,而能够继续阅读学习。

高语罕于重庆逃难期间,得以进行《红楼梦》的深刻研究,目的是为了满足当时的文化思想需要,也更为满足和适应将来社会对文化思想需求。他主要从《红楼梦》文本出发进行整理总结与分析研究,指出,《红楼梦》是一部曹雪芹的写实主义的伟大小说,这部小说是一面镜子,这面镜子照出人世间痴男怨女的悲欢离合,给我们照出当时的形形色色,这面镜子照出当时社会制度和人心世道,当然,他也是反照的。

高语罕的用《红楼梦》这面镜子的反照结果,是获得了《红楼梦》带给他和他们的巨大文化遗产,也就是《红楼梦》的宝藏。他清晰明了地判断定性,《红楼梦》一是对社会制度的批评,二是对当时人心世道的批评。

再进一步,高语罕通过《红楼梦》又阐释了文化思想与社会发展的互相影响、促进和阻碍的关系,也就是他具体所讲的物质生活与精神意识之间的关系。

本文将对高语罕做所能了解到的程度介绍,对《红楼梦宝藏》的阅读进行自己的理解体会,并结合着自己的感悟做与今天的人和社会现象行为以及思想文化的思考,争取对今天有用,发挥出来《红楼梦宝藏》的《红楼梦》文化遗产宝藏性,促进《红楼梦》文本思想文化与今天的更紧密关联,坚持《红楼梦》文化研究的现实功利主义性。

高语罕:

《红楼梦宝藏》书后龚明德有《关于高语罕》的介绍(摘录):

早年就已成为安徽知名的进步教育家、不久即追随陈独秀从事文化事业、晚年仍孜孜于教育和文学研究并卓有实绩的高语罕是五四前后中国文化名人之一,在中国现代文学史、教育史、文化史乃至中国现代史上都有着不可忽视的地位。一九三三五月他就在上海“亚东图书馆”出版长篇作品《百花亭畔》,叙述作者自己于辛亥革命期间所见所闻的徐锡麟刺杀恩铭之事;一九三九年三月还还在上海“华盛顿印刷出版公司”出版了附有不少图片的《烽火归来》,叙述作者自己一九三七年抗战期间从香港取道广州、武汉、南京到上海以及从上海返回南京的经历和见闻。两部长篇纪实作品都是动荡年代重大事件之现场记录,均弥足珍贵。着理,高语罕本不该被遗忘。

以下百度介绍:

高语罕(1888-1948)原名高超。安徽寿县人,汉族。早年赴日本留学,入早稻田大学就读。1907年毕业回国,到安庆从事秘密反清活动。1908年参加熊成基领导的马炮营起义。

1911年辛亥革命后,任安徽青年军秘书长,与陈独秀结识。1912年赴山东青岛任教。1915年后在上海以写作谋生,积极参加新文化运动,为《新青年》撰文。1916年秋,赴芜湖任省立第五中学学监兼授英语。在该校创办学生自治会,并创办商业夜校二所,支持蒋光慈、钱杏邮、李克农等组织安社。1919年发动学生联络芜湖各校掀起声援北京五四运动的学生爱国斗争,7月被解职。转任第二农业学校教员,积极推动学生赴法勤工俭学。同年冬离校去上海。1920年冬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重返芜湖五中任教。1921年初出版《白话书信》五篇,宣传社会主义思想。5月组织芜湖学社,创办《芜湖》半月刊。

1923年春参与组织成立芜湖劳工会。在此前后加入中国共产党。8月与章伯钧等赴德国留学,入哥廷根大学深造。参加中共旅德支部组织的爱国反帝活动。1925年春回国到上海见陈独秀,在平民女校任教。参加五卅运动,曾任上海总工会宣传科主任。8月被派到芜湖,指导国共合作后的安徽国民党省部门事务,并建立中共芜湖特别支部。同年12月被派到广州,任黄埔军官学校政治总教官。1926年1月,作为安庆市国民党代表出席国民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担任中共出席会议代表的党团书记,被选为国民党中央候补监察委员,不久兼任广东农民运动讲习所政治训练主任。北伐军攻克武昌后,同年冬到汉口,主持国民党安徽省党部办的安徽党务干部学校。

1924年4月出席在武汉召开的国民党安徽省一大,被选为省党部执行委员。不久任国民党中央四川特派员,并任杨森部国民革命军第二十军党代表。6月任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总指挥部秘书长。7月下旬参与发动南昌起义的联络准备工作,曾同廖乾吾等秘密会见叶剑英,获知汪精卫、张发奎召开庐山会议反共的阴谋。8月1日参加南昌起义,任革命委员会秘书。随起义军南下广东受挫后,被前委派去香港进行联络工作。曾书面向中共中央汇报南昌起义情况,不久移居澳门。1928年转去上海,参加中共春野书店支部活动,参与指导太阳社文艺工作。与陈独秀过从甚密,对陈独秀极表同情,思想逐渐靠拢。1929年11月被开除中共党籍。12月15日随陈独秀等签名发表八十一人的《我们的政治意见书》,参加托陈取消派活动。后到北平北京大学任教。1932年冬陈独秀被国民党当局逮捕后,他逃到香港任教兼卖文谋生。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以陈独秀代言人的身份到处活动。1939年5月随陈定居四川江津,与陈合译《大英百科全书》。1942年5月陈独秀逝世,他帮助料理后事。此后移住陈铭枢家中,撰写古体诗。1945年撰写《九死一生》回忆录。1948年春在南京病故。

笔者注意到,我国新文化运动闯将、著名学者、作家高语罕生年60岁,《红楼梦宝藏》大约在作者58岁的时候出版,而作者是在抗战重庆避难的时候写就,说明,此书应该是在作者人生的末期写成。那么,对《红楼梦》的全面深刻解释就是高语罕凭借一生的丰富经历和高深思想而完成的,由此,我们也可以看到《红楼梦宝藏》价值和意义的巨大性。

一.否定旧的《红楼梦》阅读研究,将红学与其时新文化运动紧密结合。

在这个举世披靡、炮火连天的当口,我来大谈红楼,一定有人要引以为怪,这理由不能不略略表白一下。第一,我在这个大时代中却是个闲人,就是无事可做的人,随便谈谈我想没有人责备我,甚至可以原谅我,再进一步说,欧洲许多大哲学家或大科学家每当大动乱时代都能理论不闻地专门攻究他们所研究的问题,如歌德之于文学,康德之于哲学,拉瓦节之于科学,我虽不敢妄比前贤,然而其用心则一也。

独择这一种平素只供人消遣的小说--红楼梦?现在虽然大家都忙于打仗,不暇谈文艺,但是一般国民生活上,尤其是执干戈而卫国的战士们,需要精神的食粮;一旦大战告终,艺术生活的要求必然更加普遍更加提高,则今日之讲究也可做将来的准备。在白事贫乏的中国,文艺的创作自然也不能例外,纵有些好的作品,也实在太少。我们青年人应当从事学习,尤应当从我们的古典作品中去学习。红楼梦实在是我们百读不厌、独步千古的一部不朽的杰作。它的价值实在可以和左丘明的春秋传、屈原离骚司马迁史记并驾齐驱。水浒、儒林外史三国演义、西游记等,都不能同日而语、等量齐观。

高语罕在国家遇到空前危机的时刻,忧国忧民,奋笔疾书,拿起锋利的笔来参与到满足国家和国民急切需要的精神食粮的行动上来,勇于承担文化人士需要和应该承担的大任。并高度概括了《红楼梦》小说的地位和价值,从而运用《红楼梦》文化来完成他参加没有硝烟但也是异常激烈的战斗中。

在这一时期(笔者说明:指那些旧索隐,本文略去。),红楼梦还是沉沦在极少数的士大夫的床头案底,做他们茶余饭后的谈资。甲午战败,中国在政治上虽然失败,但一般士大夫猛然觉醒,以为非欢迎或吸收西方文化不可,于是欧美日本的文学艺术越过万里长城,冲入我们古代的“精神堡垒”,梁启超辈才破天荒地重视小说文艺。及至五四运动,中国的新启蒙运动抬头,文学革命的旗帜一树,白话文学在某种意义上取文言文的形式而代之,于是红楼梦等开始为文化界所重视。

高语罕接收了并具体熟练地应用了科学先进的西方文化的体系,我们现在深切知道正是当时西方文化思想的引进,才对当时落后的旧有的传统文化思想进行批判和影响,对中华当时文化的发展发挥出巨大的贡献,也带动了中华社会的各个方面的大发展。

高语罕及时准确地对旧的《红楼梦》阅读和研究做出彻底的批评否定,指出旧红学研究的娱乐性和消极性,开始参与到《红楼梦》文化思想研究和传播的新过程,让《红楼梦》文化开始参与到中华的新文化运动中。

胡适考证红楼梦是自传。但是,他不知道,或至少他不曾告诉我们,每个伟大文学家或伟大人物的自传,同时就是他所生存时代全部或部分的社会史;他不知道,或则他没有告诉我们,“爱挥霍,爱摆阔架子,讲究吃喝,讲究场面。。。。。”等等不惟是曹寅一人一家的特色,乃是中国贵族社会一般的特征,甚至在东西各国的贵族社会,一般说来,也不能例外;他没告诉我们生长在贵族家庭的曹雪芹为何能写出这种深刻地暴露当时贵族地主社会的文艺杰作来;他也没有告诉我们红楼梦这写实主义的杰作中,包括些并遗留给我们些什么宝贵的东西,和我们怎样在这些宝藏丰富的作品中做再进一步的分析、研究和吸取。他们的眼光只注在红楼梦的一般的表现形式,他们研究的领域只限制在考证学的范围内。这却不能怪他们,乃是时代有以限之。我们应该起来弥补这个缺憾。这种工作固然太艰巨,但我们不应自馁,我们要接着他们的步伍再进一步,要使一般读者了解红楼梦真正伟大的价值所在,因此,我就不揣冒昧,先来尝试这一“开步走”的工作。
艺术中国[http://www.artx.cn]
我们惊喜地看到,高语罕并不是局限在其时代的《红楼梦》研究的局面里,他的高明和开创就在于他充分地把《红楼梦》文化思想研究提到了适合恰当的高度。高语罕清醒地看到,《红楼梦》文化思想研究在他那个时代新文化运动中存在的尖锐问题,及时客观地扭转和纠正胡适等的不正确研究内容和错误导向。而在他们的基础上,更加深入,更加提高,也就更加能认识到《红楼梦》丰富的内涵,这样,就更加发挥出《红楼梦》巨大的文化思想内容,为他们时代的新文化运动做出了应有的贡献,体现了《红楼梦》的价值和意义。

笔者心寒地看到,所谓的、披着科学外衣的胡适性质的《红楼梦》考证和索隐仍然在热火朝天地进行着,各种《红楼梦》实录研究和本旨还原仍然在铺天盖地地进行着。

我们这里可以明白无误地深知,《红楼梦》的时代性文化思想研究和推广才是该小说的巨大价值和意义发扬。我们应该有意识地来掌握和学习高语罕他们的对《红楼梦》的解释方法和主旨,对目前的红学发展做下思考。

页码1 2 3
更多
古籍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