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高语罕之《红楼梦》“宝藏”

[作者:邢殿峰]  [2010/6/5]
二.建立了《红楼梦》写实主义的“一面镜子”理论

高语罕坚持《红楼梦》的写实主义风格,也就是承认了《红楼梦》的巨大真实性和复杂性,从而在真实的《红楼梦》描写中确认了该小说是一面映照社会和人的镜子。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曹雪芹也说:“编述一集以告天下,知我之负罪。。”或许有人说:“既这么著红楼不过是曹雪芹的自传罢了。”是的,但是每一个伟大作家的自传,同时,也就是他生存时代的一部社会史。因为每一个自传都是实写作者自己的生活(物质和精神的)和遭遇。人的生活不是孤立的,而是人山人海的群居共处,互相影响,互相错综的生活中的一点一滴。人的生活既如此复杂,他的遭遇自然也就是酸甜苦辣、悲欢离合各有不同了。因为的原始祖先,一开始便是群居共处的,所以西人有言,人是社会的动物。说到个人的生活,同时就不能不联想到他的周遭,就是说,他的一切都不能与社会绝缘。
西汶艺术网
或许有人说:写实小说,知识为实而写,有什么希奇?实则这是误解了写实主义的内容。写实主义并不是把你的遭遇、生活、见闻或思想随你的意思描写出来,便算完事,而是要在你所生活、所遭遇、所见闻的森罗万象、纷纷纭纭之中,分别出轻重、主客、本末、深浅来,然后把握住现象的内幕、问题的核心、事实的主要因素和历史的动力等等,摘尤加以处理,加以组织技巧地叙述出来,实在不是一件容易事!

所以每一个写实主义大师都是社会科学家、历史科学家、哲学家、心理学家、生理学家和艺术家。要进入他们的生活,贴近后进入他们的灵魂和思想中。某一种社会现象在常人看来,一文不值,然在写实主义的文学大家看来,却是极可宝贵的材料或题材;而在一般凡庸作家所看见的,认为必须描写的材料,在天才的写实主义作家看来,却极不重要。因为伟大的写实主义作家,除了他自有生以来禀赋的天才外,还富有热烈的同情心与上述各种科学的精深的修养,遂从其中养成一种极明快、极深刻、极锐利的眼光,极深远的幻想力,和极伟大的描写技术,才能从森罗万象、纷纭错杂之中,看出现象的重要成分,加以合理的处理,把他组织起来,这才能成为写实主义的作品。

譬如红楼梦,若非曹雪芹身历其境,所谓“亲见亲闻”,怎样能写出这样一部伟大的作品?没曹雪芹细心的体贴、精密的观察,也写不出它这样深刻的小说;没有他那  性至情、泛仁深爱,有怎样能以把它写得那样可歌可泣、一唱三叹?没有综合极错综的现象、处理极复杂的材料的天才以及精巧绝伦的描写技术,也不会把它写得这样匀称、这样美丽、这样生动!假使曹雪芹没有对于中国诗歌的深造,则。。。。。对于中国几千年的建筑艺术没有研究或研究不深,对偌大的一个大观园的场面怎样能加以井井有条的描画?绘画艺术,佛学,儒学,道学,。。。。凡此皆足以证明红楼梦这部伟大的写实主义作品的著者之所以成功不是偶然的。

红楼梦是这样丰富复杂,波澜壮阔,体大精深,脉络贯通。

大可赞赏的、让我们高度注意的、该我们深入学习的是,高语罕坚持的写实主义的科学性和准确性,他所认识到的作者自传不是具体的历史实录中考证和索隐,他的《红楼梦》写实主义的体系研究结果对于我们今天仍然具有极其重大的应用意义。他总结到,拥有高度丰富人生阅历和哲学思想以及文学才能的曹雪芹把《红楼梦》打造成一部时代的社会史和思想史。尽管高语罕没有正面指出来,可侧面上,他也已经承认《红楼梦》是中华传统文化的符号,《红楼梦》是中华传统哲学思想的载体。以上笔者摘抄的几个小段落条理清晰,论证逻辑精准,不做重复整理与说明补充。

但这也不是无因的,我们知道文学的内容对于它的形式是有着决定的影响的。社会的经济——生产的发展——到了一定阶段,从前矗立在它上面的一切建筑,如各种社会制度、政治制度等等便不能和它相适合,而由此反映这些物质生活,因而精神生活的一切社会意识形态也必不能与之适应;不但不能适应,反而做了它发展的障碍,而必须加以变革。文学上的表现形式就是这样。因为某一时代某一社会,它的物质生活一经转变到另一阶段,那表现它的一切意识形态的文学形式也必然要发生变革,我们前面略述的中国文学之史的发展就是这个原故。明清之交的章回小说,便是十七十八两世纪日趋于繁荣的中国社会生活的产物,它之产生所以能济宋元以来的平话和元明以来的词曲之穷,所以是应运而生的。但红楼梦出世,集了章回小说之大成,同时也结束了章回小说的命运,因为此后再没有一部章回小说胜过它的或和它抗衡的。因为鸦片战争后,列强的兵舰大炮轰开了我们的万里长城,中国的经济政治都起了极巨的变化,由太平天国的革命可以证明这一点;其后甲午战败,八国联军,是中国的经济政治又经过依次巨变,有戊戌政变证明了这一点;其后辛亥革命,反对帝制、反对北洋军阀,是中国的经济政治又一巨变,有五四的文化运动得到证明。至此中国的经济政治已走上一新阶段,不独思想上起了大变化,即表现思想的形式——文学也起了变化。这就是说,内容决定形式,即在红楼梦本身也可得到证明:

接下来的是,高语罕试图从更高和更广的人文学和社会学的理论来证明他的《红楼梦》写实主义性质,同时,他也是从把《红楼梦》的写实主义性质扩大到社会学和人文学上来。

笔者注意到高语罕做了物质与精神的辨证分析,也就是社会发展与文化思想发展的辨证影响关系。这里的分析研究,高语罕存在着片面性,他并不是完全科学和准确的,他仅仅能够看到物质经济和文化精神的关系中的单一影响性。他指出,当文化思想不能促进或阻挡物质经济发展的时候,会被物质经济的发展而决定进行改变。他按照时代发展的脉络而证明,是社会的发展而带来文化思想法的变革。也就是他的“内容决定形式”的观点体系。

笔者感觉到,也许是高语罕人生一直处在动荡混乱的社会中,他仅仅能看到物质经济社会的不断变革而带来的文化思想的变革与进步,我们就体会他的认识的不足和偏差。

其实,作为同时属于社会发展过程的物质经济和文化思想是一对互相影响的关系,文化思想意识在不适合后阻挡物质经济发展的时候会被动地被改变到更先进,落后的物质经济社会也能把思想文化影响到倒退。反过来,文化思想意识的改变也会影响,甚至决定物质经济社会生活的发展。两者是互相影响和互相促进或倒退的。

而且,应该强调的是,往往需要文化思想的先变革与进步,才会影响带动到社会包括物质经济生活在内的整体社会发展前进,社会的变革需要文化思想的带头作用。

文化思想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而发展,是社会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物质经济和精神文明互相影响,文化思想意识的大变革能带来物质文明的大提升,物质经济的发展会促进文化思想意识的提升,物质经济发展需要文化思想意识的变革与提高。而当物质经济倒退或者长时间停止不前的时候必定需要文化思想的大变革、大提高,文化思想的大变革与大提高就需要和带来社会的动荡与纷乱,然后在文化思想意识的进步带动下进入物质经济文明的进步与提高。这个过程就会造成斗争,新的文化同旧的文化思想的争斗。就是,社会的变革与提升总要有代价的付出。那么,我们就要寻求不经过文化思想意识的大变革也能逐渐提升社会的进步,完成物质经济与精神文明的逐步提高,即可以减少由于大变革而带来的巨大付出。

曹雪芹著红楼梦,据说原稿写得极其率真露骨,屡经改篡,始成今本。所以第一回便说曹雪芹“于悼红。。。”,改名的过程,它本有一段惨痛的历史,后来再说,现在只顾名思义,就晓得它(本书)乃是人间男女的一面爱的镜子,所有痴男怨女,我我卿卿,离合悲欢,生生死死,都一一映入这面镜子——这一部书里。其实,这面镜子也许就是本书的一件隐蔽的外衣,故意把人的眼光移在风月方面,逃开当时政治上的注意,所以那时虽已流传人间,但仅有极少数士大夫取为消闲排闷之资,并没有把它当做正经书看。这便无异于沉沦海底一般。直到五四运动前后,这部书才真正蒙到一般人的青眼,这一面镜子才刮垢磨光,重以晶莹澈照的光辉与世人相见。所以我说的“这面镜子”并不只是鉴戒人间的风月冤业,反照男女悲欢离合的镜子,而是逊清清初年整个时代、整个社会的一面镜子。这面镜子比风月宝鉴不知要扩大多少倍。无论什么超时代的作品,它的出发点和它的根据总脱离不了它的作者所生息的时代和社会。

正是由于高语罕对《红楼梦》小说的写实主义性质的透彻洞穿,他才能够更深入进了《红楼梦》文本,从文本故事情节的描写而挖反照出最里面的内容,他形象地提出了《红楼梦》是一面镜子的理论。

十七十八世纪中国社会的一面镜子,它不但给我们照出人世间痴男怨女的悲欢离合,并且给我们照出当时的形形色色:

1。贵族社会的生活

2。农民与贵族的关系及身分的差距

3。商业资本之发达与西洋商品的输入

4。政治制度——如官爵科举等等

5。贵族社会的建筑艺术

6。贵族家庭之内幕

7。社会之意识形态

8。人性之善与恶、美与丑、黑暗与光明、崇高与卑鄙、酸甜与苦辣。

总而言之:凡社会生活所有的——从底层到上层,从外表到内心,无不以彻头彻尾,须眉毕现,如见肺肝的烛照。

这些内容是高语罕手把《红楼梦》这面镜子,而反照出来的。我们从再高处来俯视、来照射,《红楼梦》这面镜子更也是照出了中华传统的文化和哲学思想。

不过这面镜子,也和那跛叫道士的风月宝镜一样,不可照正面,若照正面,只能看出来森罗万象的幻影,反倒误事,应该从反面照,才可看出真相来。因为我们看红楼若不从反面看,那得到的结果,一定是恶,而且它的作者已屡屡地警告我们说:“满。。。其中味?”

这明明是告诉我们不要误会作者的意旨,不要为表面的文章所误,要了解其中的滋味。所谓“反面照”这一知道原则本是哲学的最高方法论,西洋的历史科学言制甚详,中国和印度古代哲人也往往阐明此理:周易之所变易,所谓“否极而泰来”,所谓“满招损”,以及“太极生两仪”,老子所谓“一生二,二剩三,三生万物”和“福兮祸所倚,祸兮福所倚”,庄子所谓“方升方死,方死方生”以及印度哲人所谓“无色相”,一般俗人对于某种自然现象或社会现象,往往把生灭新故都认为一成不变的东西,其实一切色相都无常住,都时时刻刻在变。

黛玉见到自然和人生的变化而感到悲哀,却只是悲哀而已。宝玉遇到人情的矛盾,解决的办法也是消极的,因为他的时代不许可他能以了解自然与社会的运行和发展的法则。不过,红楼梦提出“真假”二字做为相反相成的法则的指标,假使我们善看的话,那也就把这面镜子的正反两面的内容一语道破了。

高语罕在基本完成他“一面镜子”理论的时候,最后又特别强调“反照”的重要程度,可见“反照”的重要性。解读《红楼梦》具有反读的唯一途径性,非反读不可解。

是的,《红楼梦》的悲剧性是得到所有接触到该小说的人士的一致认可和赞许,正是《红楼梦》的悲剧性决定了应该反读该书。一个简单又笨拙的道理是,在悲剧中正向跟随,势必一定带来新悲剧的结果,只有在悲剧中反向来体会感悟,才可以上生为非悲剧,也就是得到积极向上的思想文化意识,也就能正确解释并应用。(红小说的悲剧反读之法之应该与必须是个系统的理论,待以后有机会继续洗化分析整理,这里粗略记述。)

页码1 2 3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