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熊润桐之《红楼梦》的“灵与肉”

[作者:邢殿峰]  [2010/6/5]
1922年4月上海《革新》四月第一卷第四期发表熊润桐的《八十回里红楼梦一个重要的思想》文章,文中熊润桐在严密的逻辑分析基础上激情澎湃,阐释了《红楼梦》八十回文本重要的“灵与肉”的思想本质,也解释了他自己得到的“灵与肉”辨证的关系。

1924年12月同刊第一卷第六期继续发表了熊润桐的《红楼梦是什么主义的作品——八十回红楼梦里所表现的艺术思想》文章,文中在对索隐和考证红学彻底地否定批判的基础上,继续对“灵与肉”的《红楼梦》思想的解释进行总结。

我们今天来阅读学习《革新》上熊润桐的这两篇《红楼梦》文化思想的评论文章,目的是认识和了解他有关“灵与肉”的深刻体会感悟后得到的具体内容,知道他的红学研究的方法论,更重要的是看清坚持《红楼梦》文化思想研究的重要性,对《红楼梦》思想文化研究的时代性结合观念更清晰明确,并继续“灵与肉”辨证的思考。本质上“灵与肉”的辨证关系就是物质与精神的辨证关系。

笔者注意到,熊润桐具备洞穿中华传统哲学思想精髓的能力,同时具备掌握西学东进过程中的西学之内容内涵。在以上两篇文章中,他将这样的能力发挥在《红楼梦》八十回文本的阅读并解释中,得到了《红楼梦》阅读与研究阐释的最为科学、最为准确的结果。

熊润桐(1890-1974)字鲁柯,号则庵,东莞人。历任中山大学、香港珠海书院教授。与子枢先生莫逆交,书画界有“卢画熊诗”之美誉。

下面接着百度一段,以看看熊润桐发表这两篇红评文章时期参与过的一件工作事情,我们也就可以了解具体的时代之类的背景,不做更麻烦的介绍。

办中国人的学校:

1922年11月,广东高等师范学校(即中山大学前身)一批进步毕业生陈克文、潘学增、陈贤德、褟参化、余心一、熊润桐等12人,怀着救国梦想,自发成立一个组织:知用学社。到1928年,陆续加入为社员的还有张瑞权、毕磊、唐富言、陈寂、谢申、吴三立、胡金昌、刘冕群等数十人。

这是一个精英会聚的团体。余心一、熊润桐是才华横溢的诗人,他们和佟绍弼、曾希明、李履庵一起有“南国新五子”之称。梅雨天,是留日归来的中国早期水彩画家。张兆驷,有“广州数学四大天王”之称。此外,不少社员后来成为国内外闻名的专家、学者。

不难想象,这群博学而活跃的年轻人,在思想的交流中,会撞击出怎样闪亮的火花。他们订下学社的宗旨:“先归纳以求知,复演绎以致用,求知致用双方并重”,平时注重学术研究,“只译述以为务,著文章以自娱,凡公私珍藏,钞刊秘册,七略四部,九流六书,亦有搜罗,共深研究”。

然而,知用学社的青年们并不满足于此。用实际行动救国,是萦绕在他们心中强烈的愿望。他们商议:在教会学校占多数的情况下,办中国人自己的中学,以“格物求知,穷理致用”为校训,“求革命之知,致革命之用”。

1924年9月12日,社友们向当时广东大学(即现在中山大学)校长邹鲁,租借文明路的三间课室开办夏令馆,招收学生100多人,并以开班所得余款,用作建校的费用,租下纸行街(即现在纸行路)90号房屋为校舍。

房屋虽简陋,但知用学社青年教育救国的梦想,却徐徐拉开了帷幕。

“求革命之知,致革命之用”——这里的高度概括,我们可以侧面深知,熊润桐《红楼梦》解释的“灵与肉”的更进一步的价值和意义。也可以看出来,他的《红楼梦》思想文化的解释与研究是和时代现实性紧密结合在一起了。同时,我们会肃然地对他们的爱国爱民族精神和文化教育救国的思想和行动产生充分的敬佩。

《八十回里红楼梦一个重要的思想》全文以及阅读简单的评析:
艺术中国
因空见色,由色生情;传情入色,自色悟空。(第一回)



我们知道曹雪芹的《红楼梦》是为“自传”而作的,尤其是为“仟悔”而作的,——为”以告天下,知我之负罪固多”而作的这个断案,除了胡适之《红楼梦考证》所引的《红楼梦》里面几段话来证明之外,还有两首很重要的诗也可以引来作证。一首是石头后面的偈:

无才可去补苍天,枉入红尘若许年。

此系身前身后率,倩谁记去作奇传?

一首是《石头记》缘起的诗: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

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此系身前身后事,”便是作者“自传”的声明。“一把辛酸泪,”便是作者“忏悔”的态度。然而一个人为什么会犯罪?为什么犯罪之后又会忏悔?我想这不过是“灵”“肉”争斗的作用罢了。灵肉争斗解决的方法,就是八十回《红楼梦》里一个重要的思想哩!
艺术中国
这里,我们要正确对待“自传”的性质和含义,非实录的非普遍意义的考证和索隐,在24年的文章内,熊润桐开始对胡适的伪科学红学做出否定。“自传”更深刻的含义是“忏悔”和思辩。

一个人为什么会犯罪?为什么犯罪之后又会忏悔?——这个深层次的人性问题被熊润桐发现并高度注意,他根据这个根本的人性问题而总结归类为人性的“灵与肉”的辨证关系。

灵肉争斗解决的方法,就是八十回《红楼梦》里一个重要的思想哩!——一个生动的“哩”字的运用发泄,我们可以感同身受熊润桐洞悉《红楼梦》重要思想后的畅快和淋漓,顽皮中欣喜地轻松和通透后的喜悦壮难以言表。是的,这样性质的重大意义的清晰明了必然会带给熊润桐巨大的成就感,《红楼梦》的重大思想文化意识价值意义就呈现在读者面前,得以发挥出对个人对社会的显著效能。



曹雪芹觉得人是有灵肉两方面的,他书中畅论人类灵肉的由来,和宋儒朱熹很相像。我们且把朱熹的话,引来比较一下,便容易明白。朱熹说:

“人心”惟危,“道心”惟微。……盖尝论之:心之虚灵知觉,一而已失。而以为有“人心”、“道心”之异者,则以其或生于形气之私,或原于性命之正,而其所以为知觉者不同;是以或危殆而不安,或微妙而难见耳。(《中庸章句序》)

这段所说的,就是人的心有“人心”、“道心”两方面的。“人心”是“生于形气之私”,属于肉的方面;“道心”是“原于性命之正”,属于灵的方面。雪芹把这个道理,说的比朱熹更明白,更深刻,《红楼梦》第二回,冷子兴说宝玉将来是色鬼无疑,贾雨村和他分辨道:可惜你们不知道这人来历,大约政老前辈也错以淫魔色鬼看待了。若非多读书识字,加以致知格物之功.悟道参元之力者,不能知也。……天地生人,除大仁大恶,余者皆无大异。若大仁者,则应运而生;大恶者,则应劫而生。……清明灵秀,天地之正气,仁者之所秉也;残忍乖僻,天地之邪气,恶者之所采也。今当柞永运隆之日,太平无为之世,清明灵秀之气,所秉者,上至朝廷,下至草野.比比皆是,……洽然既及四海。彼残忍乖僻之气,不能洋溢于光天化日之下.遂凝结充塞于深沟大壑之中,偶因风荡,或被云摧,略有摇动感发之意,一丝半缕,偶尔溢出者,值灵秀之气偶过,正不容邪.邪复妒正,两不相下,如风雨雷电池中相遇,既不能消,又不能让,必致搏击掀发后始尽,故其气亦必赋人,发泄一尽始散!使男女偶秉此气而生者,上则不能为仁人君子,下亦不能为大凶大恶。置之千万人之中,其聪俊灵秀之气,则在千万人之上,其乖僻邪谬不近人情之态。又在千万人之下。

这段议论真是何等精到!简直可以当做一篇“正邪两赋”说!“正”便是朱子所谓.“道心”,“邪‘便是朱子所谓“人心”。前者属于灵,后者属于肉。

熊润桐指出,《红楼梦》继承和发展传统的思想文化,清晰明确地得出人是有灵肉两方面的论断,人是灵与肉的综合体,人是“正”与“邪”的综合体。那么再深入一步,世界是有由物质和精神构成。



一个人因为有肉的方面,所以会犯罪;因为有灵的方面,所以会忏悔。然灵的方面本来是很纯洁的,不过往往为肉的方面所累。肉胜于灵,便是犯罪最大的原因了。朱熹说;明德者,人之所得乎天而虚灵不昧,以具众理而应万丰者也。但为气辜所拘,人欲所蔽,则有时而昏。(《大学章句》)

雪芹之所以“负罪固多”,便是为此。他书里第二十五回,借僧道的口中说道:

那“宝玉”原是灵的,只因为声色货利所迷,故此不灵了。

这句和朱子所说的,简直同一口吻。第八回有一首嘲笑那块顽石幻相的宝玉的诗,次联云:

失去幽灵真境界,幻来新就臭皮囊!

第五十六回,贾宝玉梦中听见甄宝玉说:

我听见老太太说长安都中,也有个宝玉。……我才做了一个梦,……到他房里,偏他睡觉,空有皮囊,真性不知往那里去了!

这也是他自家道出肉胜于灵的话,句句都从肺腑中掏出来,真是何等凄怆哟!何等痛切哟!

当一个人因为私心和邪念胜过这个人的纯洁性灵后,这个人就会犯罪了。肉胜于灵,便是犯罪最大的原因了。而由于人具有的原始根本的纯洁人性,犯罪后又能够忏悔。因为有灵的方面,所以会忏悔。熊润桐简单列举的《红楼梦》文本的几个例子恰如其分地、淋漓尽致地说明了这个道理。

犯罪的行为具有极大的危害性,首先造成他人和社会的苦痛和混乱,然后也是对犯罪者自己本人莫大的伤害。我们会惩治犯罪者,看到更多是犯罪者对他人和社会的危害,而往往忽视犯罪者对他自己的伤害。而忏悔就成为犯罪者自己最大的思想意识,更可悲的就是犯罪者不能及时和彻底的忏悔,犯罪路上越走越远越深,那么,到他或会的时刻就无法弥补伤害造成的损失。

正如《红楼梦》文本故事情节一样,到了真干净的地步。真的就到了真干净的时候,忏悔者便无力回天,只能给别人带来教训而已。《红楼梦》文本的伟大之处就在这里,当痛惜无可奈何之际,忏悔给别人、给读者听,让读者来发读,起到非凡的警世的作用。让别人来《红楼梦》的读者就该认识到和吸取文本故事给我们的忏悔教训,在自己的生命过程中,在对社会的影响里,争取不犯罪,或者少犯罪,轻度犯罪,而且在犯罪后能自我认识并忏悔,忏悔后不再犯罪,取得积极的效果,让自己人格提高,发挥出更大的正道,宣扬人性的性灵之美。



一个人不幸遇到了灵肉冲突,肉胜于灵.有什么救济的方法呢?这真是人生一个最大的问题!我们最好也把朱熹对于这个问题解决的方法,和雪芹对于这个问题解决的方法比较一下。朱子跟着讲明德为“气禀所拘,人欲所蔽”之后,接着就说道:

其体(明德)之明,则未尝息者.故学者当因其所发而遂明之,以复其初也。((大学章句))

他又解释“惟精惟一”道:

精,则察夫二者之间而不杂也;一,则守其本心之正而不离也。从丰于斯,无少间断,必使“道心”常为一身之主,而“人心”每听命焉;则危者安,微者著,而动静云为,自无过不及之差矣。(《中庸章句序》)

照这两段看来,朱子的方法,就是:“反肉归灵,以灵制肉。”雪芹的思想,初时大概也是这样,所以第十九回,从袭人的口中道出他平日的思想道:

除“明明德”外无书。

页码1 2
更多
古籍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