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女性主义视角下的《红楼梦》人物

[作者:傅守祥]  [来源:红楼梦学刊]  [2010/7/31]
三、“英雄”、“霸王”与“无能第一”:传统社会性别角色的错位

曹雪芹为“闺阁昭传”,为“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无才”昭雪。他肯定了两种“才”,一种是以林黛玉为代表的才华横溢自创诗社的“咏絮才”,一种是以王熙凤为代表的能干实事的“齐家才”。

王熙凤出色的理家才能和管理能力,在“协理宁国府”中得到了绝好展现。她一上任就快刀斩乱麻,理出府中的五大弊病,然后对症下药。她杀伐决断雷厉风行,纵横捭阖运筹帏幄,一派王者风范;短时间内就把一个乱糟糟的宁国府整治得秩序井然。同时她还要管理荣府,“因此忙的凤姐茶饭也没功夫吃得坐卧不能清净”,但“心中倒十分欢喜,并不偷安推托,恐落人褒贬,因此日夜不暇,筹画得十分的整肃”(13回)。王熙凤以超人的才智和加倍的辛劳出色地同时挑起了两副重担,因此“合族上下无不称叹者”(13回)。而王熙凤的这种突出的“齐家才”又可移于治国,确实展现出她驾驭全局、治繁理剧的才干。相比之下,威烈将军贾珍、一等将军贾赦和工部员外郎贾政都没有这种才干。因此,秦可卿称赞凤姐是“脂粉队里的英雄”,贾母说她是“霸王似的一个人”,连作者曹雪芹也掩不住“都知爱慕此生才”的褒奖之情,感慨道:“金紫万千谁治国,裙钗一二可齐家。”(2回)“何我堂堂须眉,诚不若彼裙钗哉!”(1回)

王熙凤精明圆滑审时度势,再加上巧舌如簧的口才不但赢得贾母的欢心和宠爱,也得到公子小姐们的亲赖,连一批有头有脸的丫头也与她亲厚有加。但她对“愚强、克啬”的婆婆邢夫人却疏而不惹,而与自己的亲姑姑贾府的权力人物王夫人抱成一团、亲敬有加、共同执掌着荣府,以致邢夫人骂她们“黑母鸡,一窝儿”(65回)。贾赦欲娶鸳鸯为妾,作儿媳妇的她一听马上说“竟别碰这个钉子去”,且假用贾母的话说明理由。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中国传统社会向来是儿媳“恭顺、孝敬”公婆,对丈夫更应该是“言听计从”、“百依百顺”、“不得丝毫违背”。王熙凤不仅与公婆不合,对丈夫也不怎么忠顺。她瞒着贾琏藏有大量梯己,贾琏托她办事还得要支付小费。她更是贾府有名的“醋缸醋瓮”,“凡丫头们二爷儿多看一眼,他有本事当着爷打个烂羊头。”(65回)她收平儿为心腹,吓死鲍二家的,逼死尤二姐,以至于贾琏这种淫浪之人却只有一个正式的小妾。在贾府即使是贾政这样最正经的道学家也还有两个姨太太。王熙凤对贾琏像“防贼一样”管束得十分紧,她自己却对异性男人“不论小叔子侄儿,大的小的,说说笑笑”。正是由于她与贾蓉贾蔷等人有一种暧昧关系,贾瑞这只“癞蛤蟆”才会不顾凤姐的权势与厉害打起“天鹅”的主意。

传统礼教要求女子以男子为核心,要求女性对男性绝对服从,从属于男性。而王熙凤对自己的丈夫既不柔顺也不依从,相反,她要作核心,要主宰男子、主宰一切:第十四回,她使贾琏为了一绺青丝吓得脸都黄了,并“杀鸡抹脖子使眼色”求平儿替他遮掩;第十六回,贾瑞求贾琏为他谋份差事,贾琏来求王熙凤而她却不买他的帐,并嘲笑贾芸“你们要拣远路儿走”;同样,贾琏的奶妈为儿子求差事和贾琏说了几次,最后还是找了王熙凤才成。凡此种种,都显示了王熙凤十足的霸气和骄横。

如果用传统礼教“七出”之条来衡量王熙凤,那么她首先就符合“不孝顺公婆”“妒”“淫”这三条,另外“七出”中的“多言”“贪”“恶疾”“无子”她也完全吻合。还有她出色的齐家才能,在传统礼教看来,也是一种严重的“缺德”行为。她成了名副其实的名教罪人,“要想在她身上找出符合封建‘妇德’的地方恐怕得用放大镜。”[9](p.149)王熙凤否定“妇德”、不遵守“妇道”,当然并不能因此称她为反封建的民主斗士,主要是因为“妇德”阻碍了她的野心和占有欲,但我们也不可否认她思想中暗含了追求女性解放、要求人格自由的个性觉醒因素;同时,这也与她身上所具有的异性特质不无关系,或者说她在内心深处根本上没有将自己定位为一个依附的、无才的“女人”,恰恰相反,她的才干和行为表明了她身上掩不住的“男性气质”。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王熙凤在家族这一小型公共领域内大显身手大展其才,并成为贵族之家有才干的当家奶奶和有英气而骄大、有治国治军潜能的女英雄;贾宝玉则在封闭的女儿世界里“无事忙”,施展发挥着他的“情不情”。“宝玉自进园以来,心满意足,再无别项可生贪求之心,每日只和姊妹丫头们一处,或读书,或写字,或弹琴下棋,作画吟诗,以至描鸾刺凤,斗草簪花,低吟悄唱,拆字猜枚,无所不至,倒也十分快乐。”(23回)可见他喜欢这种淡泊宁静与平和的深闺生活,认同女性与世无争的生存价值。这深深地影响了他不愿读圣贤书,“懒与士大夫诸男人接谈,又最厌峨冠礼服贺吊往还等事”(36回),厌恶追求“功名利禄”、“仕途经济”,也没有“修身齐家”、“安邦治国”的所谓抱负,更不考虑“什么后事不后事”(71回)。在家庭生活中,贾宝玉无疑具有强烈的个体意识。他所关心的是自己的生活和主体性感悟,而不是家族集体的兴衰荣枯。对家庭中发生的对贾氏家族兴衰有重大影响的事件,他往往以冷淡的态度漠然处之。元春“封为凤藻宫尚书,加封贤德妃”,“宁荣两处上下内外人等,莫不欢天喜地,独有宝玉置若罔闻”;探春理家,兴利除弊,宝玉却称之为“俗事”。因此,曹雪芹在《红楼梦》第三回用两首[西江月]词来“批宝玉”:

无故寻愁觅恨,有时似傻如狂,纵然生得好皮囊,腹内原来草莽。 潦倒不通世务,愚顽怕读文章。行为偏僻性乖张,那管世人诽谤!

富贵不知乐业,贫穷难耐凄凉。可怜辜负好韶光,于国于家无望。 天下无能第一,古今不肖无双。寄言纨绔与膏粱:莫效此儿形状。

在大观园内宝玉又最忙碌,可与日理万机的凤姐相媲美。他不停地穿梭于姐妹中表及侍儿之间,尽他力所能及的菲薄之力帮助她们:替平儿理妆香菱换裙,为彩云瞒赃藕官编谎,留迎春悦黛玉怜玉钏惜龄官等等,甚至为画上的美人故事中的抽柴女担虑,但他的帮助只局限于鸡零狗碎极为琐屑的日常小事,且多停留在情感慰藉表层,一遇到实质性的有关生命宏旨的大事,他的软弱性就暴露出来,只能表现出一种指向自己的内倾性的自我发泄或阿Q式的自我安慰。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逐晴雯、驱司棋,宝玉一句挽留的话都不敢说,只“恨不能一死”或背着婆子的面恶狠狠地说:“比男人更可杀”之类的话。他找金钏逗乐,被王夫人发觉,他自己吓得“早一溜烟去了”(30回);金钏死后他却偷偷地祭奠她。他经不起忠顺府长史官的盘问和使诈,马上说出蒋玉菡的藏身之处,随后被父亲贾政打得皮开肉绽却毫无怨言。对待黛玉缠绵悱恻,极尽关爱之能事,他却不能像尤三姐那样当众表白“非她不娶非他不嫁”之类决心。贾宝玉处事优柔寡断,但在微不足道的关爱中仍透出至真至善的人道主义精神。他对贾环、门客、小厮们的态度极其随和、宽容与温良,不端架子,不需要他们敬他畏他。他常常只带一二名小厮溜到这溜到那,与王熙凤威风凛凛的“簇拥”大相径庭。

王熙凤和贾宝玉从内到外都散发着“双性气质”的魅力。“魅力就是一个天资深厚的个性身上男女两种因素相互作用激发出的光彩,有魅力的女人不失阳刚与严厉。有魅力的男人也有令人销魂的女性美之光。”[10](p.120)他们同时又是灵异的,他们“超越一般历史性存在的特质,使人仿佛与人类或个体创生前的混沌母题有所接触,而能自其中吸取凡人没有的能力。”[11](p.120)贾宝玉能和燕子、游鱼对话,也能跟月亮星星交心,并认为“凡天下有情有理的东西,也和人一样,得了知己,便极有灵验的。”(77回)这种“天人合一”“物我合一”的齐物论思想,“正是贾宝玉生命质量中具有超前意味的价值支撑点”。[12](p.388)而王熙凤机智幽默雅俗共赏的天才般的口才和突出的操办大事的才干也是无人能望其项背的。

鲁迅先生在《中国小说的历史的变迁》中曾说:“自有《红楼梦》出来以后,传统的思想和写法都打破了”,因为它“和从前的小说叙好人完全是好,坏人完全是坏,大不相同”;[13](p.338)现在则可以说,《红楼梦》还打破了“叙男人完全是阳刚,女人完全是阴柔”的传统文化模式。

曹雪芹笔下这一大群“女不女男不男”的人物形象身上所具有的“双性气质”,正是二十世纪风起云涌的女权主义者所追求的终极目标。脚踏着中国封建社会土壤的曹雪芹尽管没有创造出“奥兰多”[14]那样的形象,但他笔下的人物对社会强加给女人和男人的极其荒谬的有悖于人性的“三从四德”和“功名利禄”之说予以或隐或现、或多或少的反叛和解构,从而追求人性的自然本真,追求社会性别差异的最小化,这无疑是一种具有现代意义的、追求彻底自由平等的女性观和民主精神。曹雪芹的思想意识是超前的,他的社会批判属于他生活的那个时代,但他的文化理想和人文情怀却是属于全人类的。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参考文献

[1] 霍尔. 荣格心理学入门[M]. 北京:三联书店,1987.
西汶艺术网
[2]、[5]、[7]、[11] 海布伦. 迈向双性的认识[J]. 台湾中外文学,第十五卷第四期.

[3] 弗吉尼亚·伍尔夫. 自己的一间屋[M]. 北京:三联书店,1992.

[4] 珍妮特·希伯雷·海登. 人类一半的体验[M]. 威斯康辛:威斯康辛大学出版社,1991.

[6] 王昆仑. 红楼梦人物论[M]. 北京:三联书店,1983.

[8] 西蒙·波娃. 第二性——女人[M]. 长沙:湖南文艺出版社,1986.

[9] 张景池. 红楼梦考论[M]. 哈尔滨:黑龙江教育出版社,1998.

[10] 康正果. 魅力的构成及其颓废[J]. 读书,2001,(4).

[12] 陶尔夫、刘敬圻. 说诗说稗[M]. 哈尔滨:黑龙江教育出版社,1997.
西汶艺术网
[13] 鲁迅. 鲁迅全集(9)[Z]. 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
西汶艺术网
[14] 伍尔夫的小说《奥兰多》中的同名主人公:奥兰多经历了从文艺复兴到二十世纪四百多年的历史,从一个仪表非凡的少年变成一个花容月貌的少妇,最后完成了从十六世纪就开始创作的长诗,并生了一个儿子。主人公性别的变化一方面体现了性别的非恒定性,另一方面也体现了伍尔夫关于人格多元的思想,是其“双性气质”思想和多元化观念的理想范本:人身上所具有的多元气质和品格,阴性的、阳性的,历史的、现实的,世俗的、诗意的等等融会于一体,可以互相转化,并非由单一的品质恒定地构成;人不是绝对的一面体,而是全面的、完整的、一身融会了所有差异因而失去了一切界限的人。
页码1 2 3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