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在场”与“担当”是诗歌的使命

[来源:深圳特区报]  [2012/6/21]
虽然身居海南,李少君对深圳诗人、深圳诗歌的了解与关切却并不少。今次应邀参加“诗歌人间”活动,他认为“诗歌人间”这一由地方主流媒体发起并主办的“民间性”诗歌节日,是诗人们的福。

李少君说,他已经参加过几届“诗歌人间”活动,亲见了由此所激发出来的深圳诗歌创作的热量与活力,认为,就像深圳能成为全国改革开放的先锋一样,深圳也会成为文化创新的先锋,而深圳诗歌就显示了这一迹象。

谈及深圳对当代诗歌的作用,李少君说主要有两个事件:一是徐敬亚等在1986年举办了现代主义诗歌大展,暗合了当年市场经济兴起、社会发展中心南移的轨迹;二是近年来,以中国网络诗歌、打工诗人最早出现在深圳为开端,自下而上的诗歌浪潮逐渐涌动,将深圳诗人逐步推向当代诗歌前台。“诗歌人间”这里面起到一个引爆点的作用。

●耿占春:

写诗是“有点快乐的越界”

耿占春是华语文学传媒大奖2008年度文学评论家,由于评论太出色,甚至掩盖了他在诗歌创作方面的光芒与贡献。对于诗人、评论家这两个身份,耿占春认为,诗歌与文学批评差不多都是一种职业需要,虽然都是他喜欢做的;不过相较而言,写诗是“留给自己的一种快乐”,比起写文章,写诗更能享受自己的主观性。

对于诗歌创作,耿占春谦称自己其实一直都处在业余状态,并没有特别意识到诗人这个“身份”,尽管他的不少诗歌流传甚广。然而,诗歌写作所需要的感受力、对语言的文体意识,显然会投射到他的其他写作形式中,用他的话说,“一切创造性的活动中总会有一点属于诗的东西”,因此在他的评论中可以清晰地看到内在的诗性的表达。

写诗对耿占春是一种享受,他认为,“诗歌”意味着一种真实的感知方式和表达方式。“这么说吧,诗歌是一种总是会被允许的、在感知与表达上的越界行为。一切没有语言的东西、难以言说的东西,也会在诗歌中找到其依据。有人说诗歌过于难解、晦涩,可是生活与生命也是如此啊!”对于日常生活,写点诗就是“有点快乐的越界行为”,时不时写点诗、时不时发表几首,但发表与否耿占春其实并不怎么关心,更在于享受这过程的快乐。

现在,耿占春的诗歌创作处于一种“随心所欲”的状态。他说自己喜欢“随心所欲做点喜欢的事情”。

对于当前是否需要设立一个诗歌奖,耿占春认为,对诗歌写作进行各种形式的鼓励总是好的,重要的在于建立起奖项的信誉度。“由于信誉,一个小奖也能够产生很大的影响力;没有信誉,一个大奖也不过是个名利场而已。”

●宇向:

书写个人对命运的领悟

宇向的诗歌有一种放松的状态,语言洒脱,真性情一览无余,呈现出非常个人化的风格。宇向说自己是“被命定为诗人”,书写的是个人对命运的领悟,饱含着更多的生命经验而非写作经验。

作为70后诗人,宇向从2000年才开始写诗,曾获“柔刚”、“宇龙”等诗歌奖。她也喜欢画画,油画作品还参加了“修辞——当代诗人绘画展”。事实上,她还学过电子专业,现在还是一名弱电工程师,但她对电子专业“实在是不喜欢”,而画画、写诗,靠的是创造者和阅读者的领悟力,跟天分有关,并让人的内心保持自由游走的状态,是她喜欢的。

早年宇向的理想是当一名画家,做一个赤贫的人,但“现实中也会贪恋懒散无忧的小生活”,写诗歌使表达有了出口,因此现在画不画都行。可见诗歌之于宇向,意义无可比拟,对于她,诗歌“意味着爱与被爱,并带着最小的恨意,写作行为大概就是那最小的恨意。”她坚信,一个不写诗的生命在这个世界上也应该是诗性的,包括喜悦与苦难,温暖与伤害……而通过写诗这一“修炼行为”,能使生命更直接、持续地面向真理追问。

●小安:

平静的力量来自诗本身

小安作为“非非”诗歌流派里最有成就的女诗人之一,其诗歌绕开了关于女性性别意识的概念,而是从语言入手,以口语入诗,回归语感,还原现代汉语的干净与纯洁。这是小安区别于其他女诗人之处。“我基本上是想写就写,没有特别的预谋。也写点小说,比如《疯子的故事》”,小安告诉记者。

“我从来没有想过诗歌风格什么,我只是使用那些最简单直接的文字,任何人都可以读懂,不用去猜。”小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这样表示。在她诗歌中,总有一种平静的力量。这种力量到底来自哪里,小安坦诚地说,“我身体没有力量,生活也没有,爱情会有一些,再想不出这力量来自什么地方。那肯定是诗歌本身,也只好如此。”

小安相信,诗歌只存在于诗人的抽屉与内心里。她说,“诗歌对诗人的生活骚扰太大,快乐痛苦或者疯疯癫癫,对其他人应该没有意义。”她的诗歌是随性,如她的个性一般,而且是美好的宁静的。她曾经这样写道:“但我没有把这些悲苦与寂寞放进我的诗歌里,我把它们平静地处理掉了,我想我的诗歌是快乐和美丽的”。

●周公度:
西汶艺术网
学习陆游的“大局意识”
西汶艺术网
曾主编和出品有数个文学期刊,著有诗集《夏日杂志》,诗论集《银杏种植——中国新诗廿四论》等的诗人周公度,是位才思敏捷、意识现代、国学功底又相当扎实的年轻学者。在“诗歌人间”活动中,周公度将应邀登台朗诵个人诗作。

许多诗评家认为,周公度才华过人,其诗风格明丽、简约、内敛。对此,周公度诙谐地表示:他们说得比较客气,其实我那不过是琐屑、局促、肤浅。他说:“人年轻时总是很容易被‘才华’二字所误,‘两种风流吾最爱,魏晋人物晚唐诗’,害人不浅,但都是自找的”。同时周公度亦认为,自己近几年的作品,已一直向朴素作努力。

现处西安一隅主编《佛学月刊》的周公度认为,《礼记》中说“采诗”“以观民风”,以此判断,诗应该是“人民”不得不发的,不得不说的,而不是搔首弄姿的。“也就是说,诗人是这个时代最敏感的一些人,而其敏感的强弱与层次,决定他所处的位置。反过来,他的位置又直接影响到他的生活目的、生存质量与生命价值”。

今年是伟大诗人陆游逝世800周年,周公度说他最欣赏陆游的生命态度和浓郁强烈的家国意识。“南宋早期,诗人的忧患意识远超过北宋,而北宋很多诗人都只是在那里痴心妄想,我们当代诗人缺少陆游胸中的那种大局意识。”
页码1 2 3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