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杨绛上学:和钱锺书展开读书竞赛

[来源:人民政协报]  [2012/6/21]
[img]uploadpic/20126/2012062165426049.jpg[/img]

[img]uploadpic/20126/2012062165426745.jpg[/img]

杨绛八岁在无锡、上海读小学。十二岁,进入苏州振华女中。父亲有一次问她:“阿季(注:杨绛本名杨季康),三天不让你看书,你怎么样?”她说:“不好过。”“一星期不让你看呢?”她说:“一星期都白活了。”

杨绛上课,不光带了耳朵,还带了脑瓜和嘴。有次国文课上,一位姓马的先生讲胡适的《哲学史大纲》,说到古人公孙龙的一个命题,“白马,非马也。”杨绛立马顶牛:“不通,就是不通。假如我说马先生,非人也,行吗?”杨绛这里显示出了黠慧冲动的个性。马先生不以为忤,笑着反唇相讥:“杨季康,非人也;杨季康,非人也。”这一师一生,在课堂上玩起了文字游戏。有同学见状,乘机起哄,说:“喔!马先生原来不是人噢!”结果挨了马先生的臭骂;而始作俑者杨绛,却怡然观变,平安无事。

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

1928年,杨绛十七岁,她用五年修完六年的中学课程,提前一年从振华毕业。杨绛一心一意要报考清华外文系,孰料起了个大早,却赶了个晚集——是年清华开始招收女生,但是南方没有名额。杨绛不得已,转而报考南京金陵女子文理学院和苏州东吴大学。金陵女大她考了第一名。东吴大学初试第一,复试第二,状元为孙令衔夺得;但是校方说,论真本事,状元仍应该是杨绛,因为孙令衔是东吴附中毕业的,复试的考题,他在中学曾经做过。

杨绛选择了东吴。

东吴大学第一年不分文科理科,各门功课一起学。到了第二年,要分专业了,杨绛遇到了难题:她喜好文学,但是东吴的文科只有法预科和政治系。杨绛选择法预科,她想的是父亲已经退出官场,从事律师行业,自己学了法律,将来可以当父亲的助手,再说,在法政部门做事,有机会接触社会上的方方面面,熟悉人间百态,有利于将来写小说。

出乎杨绛的意料,父亲虽然干着律师,却不爱这个职业,坚决反对女儿步其后尘。杨绛在法预科读了一年,无奈,又改读政治。这是唯一的选择。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杨绛对法律兴趣不大,对政治更是索然寡味。尽管如此,在英才济济的东吴大学,她很快就以自己超群的实力,奠定了才女的地位。杨绛是那种过目不忘、一点就通的学生,她不用头悬梁,锥刺股,从不开夜车。杨绛进校之初,童心未泯,课堂上还和同学玩吹球,她双手合成船式,小球可绕手指转十几转。大一大二,个别功课偶尔失手,降为二等。到了大学三年级,她的各门功课,包括“四肢发达”的体育,都夺得一等。像她这样的“纯一”,全校只有三个,四年级一名,她班上两名,另外一名,是学理科的徐献瑜。

杨绛中英文俱佳,是班上的“笔杆子”,东吴大学1928年英文级史、1929年中文级史,都出自她的手。杨绛喜欢音乐,能弹月琴,善吹箫,工于昆曲。大学期间,她还自修法文,径直拜一位比利时的夫人为师,学了一口蛮地道的法语。

“我也得过一分!”

杨绛的青春是阳光的,她是北京、上海、苏州三合一的结晶。民国才女自不待言,如果不看她的自述,你很难想象,她还是东吴大学女子排球队的选手!1991年,杨绛在一篇名为《小吹牛》的随笔里说:“我刚进东吴大学,女生不多,排球队里我也得充当一员。我们队第一次赛球是和邻校的球队,场地选用我母校的操场。大群男同学跟去助威。母校球场上看赛的都是我的老朋友。轮到我发球。我用尽力气,握着拳头击过一球,大是出人意料。全场欢呼,又是‘啦啦’,又是拍手,又是嬉笑叫喊,那个球乘着一股子狂喊乱叫的声势,竟威力无穷,砰一下落地不起,我得了一分(当然别想再有第二分)。当时两队正打个平局,增一分,而且带着那么热烈的威势,对方气馁,那场球赛竟是我们胜了。至今我看到电视荧屏上的排球赛,想到我打过网去的一个球,忍不住悄悄儿吹牛说:‘我也得过一分!’”

哈,尽管只是“一分”,却是关键的一分,杨绛是胜利的功臣,且看她笔下稚气盎然的笑靥,散发出青春的无限欢乐。这篇《小吹牛》我曾经反复读过多遍,一遍又一遍地体会杨绛的大力搏杀,难怪她的生命那么强劲,她是有体育功底的。

借读生

杨绛初入清华,是1932年孟春。她的身份,既不同于季羡林,也不同于陈省身,她是客居,借读。

此事说来话长。杨绛高中毕业错过清华,那感情就像失恋,一直恹恹不乐。进了东吴,大学都读完两年,心仍惦着清华。这就成心病了。若要医治,途径还是有的:转学。在苏州不能办这事,要办得到上海,经过清华指定的考试,合格,才能给予转学。

1930年暑假,杨绛颠颠地跑到上海,交了费,领了准考证。节骨眼上,久患肺结核的大弟,突然并发急性结核性脑膜炎,这在当时,是不治之症。家里人心惶惶,手忙脚乱。杨绛自然无心赴考,机会又错过去了。也是在那一年,杨绛还有另外一个机会:鉴于她在振华女中的杰出表现,校方为她申请到美国韦尔斯利女子大学的奖学金。杨绛考虑再三,还是放弃了——不到黄河心不死,冥冥中,她已听到清华园在召唤。

1932年初,杨绛本该读大四下了,东吴大学却因学潮而停课。为了完成学业,杨绛邀了好友四人北上京华,预备借读同属教会的燕京大学。到了北平,那四人都按计划通过了燕大的入学考试,注册就读,唯独杨绛临时变卦,改成借读清华。
西汶艺术网
页码1 2 3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