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老舍夫妇和齐白石的交往:胡絜青拜师学画

[来源:法制晚报]  [2012/6/22]
有一天,1951年的某日,文艺界的朋友们又聚会于齐老人的画室,胡絜青当众表示非常愿意向齐老人学画。朋友们一齐高喊,那就拜师吧。按着她向齐老人行跪拜礼。就这样,胡絜青成了给齐老人磕头的正式女徒弟。以后她每星期定期去齐家两次正式学画。她的进步非常快,她的习作频频得到齐老人的夸奖,很快就成了齐老人的得意门徒。齐老人常常委任她和郭秀仪(黄琪翔夫人)两位得意女门徒去替他办一些重要的私事,诸如把家中存款换成新币等等。在庆贺齐老人九十大寿的盛大典礼上,胡絜青寸步不离地陪同在老人身旁,并替他致答谢辞,成了齐老人的代言人。

由于有这层关系,老舍先生也经常光顾齐老人的画室,对老人的艺术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也越来越喜欢他的作品,而且给出了极高的评价,以为是当代中国最杰出的美术大师,认为他的创新和突破有着世界影响。

他开始刻意收藏齐老人的佳作,从荣宝斋,从和平画店,也亲自向齐老人当场求画,当然都是照价付费。当时,齐老人的画价比别人都高一些,但合情合理,绝不漫天要价,是真正的公平交易,物有所值,又让一般民众买得起,承受得了。不过,老舍先生很客气,总要多付一些。

他选了一组苏曼殊的诗句请老人按诗绘画,一共四句,分别是“手摘红樱拜美人”、“红莲礼白莲”、“芭蕉叶卷抱秋花”、“几束寒梅映雪红”。老人一看,啊,春夏秋冬嘛,容易,提笔画了一组四季花卉,高质量地完成了任务。在画刚出芽的嫩芭蕉叶时,突然问胡絜青,芭蕉叶卷着蹿出来时叶筋是“左旋”还是“右旋”。胡絜青茫然,看过芭蕉无数次,特别是在北碚,院中就有大芭蕉数棵,但从来没注意它是“左旋”还是“右旋”。她被齐老人的认真和细致所深深感动,不愧是大艺术家。她忙说:您先别忙,我负责去查,完了再告诉您。她跑图书馆,查植物图谱,问专家,终于得到答案,跑回来向老人报告,老人才提笔作画。

老舍先生拿到这四幅画时,眼睛发亮,不仅画好,画上还有这样的题词:“老舍命予依句作画”、“应友人老舍命”等,当然也题有苏曼殊的诗句,珠联璧合,老舍先生非常满意,忙请刘金涛师傅前来,吩咐如何装裱。

刘金涛师傅得令而去,不过,临出门,老舍先生忙说:“慢着,请回去,我再看看!”

老舍先生突然觉得第四幅“几束寒梅映雪红”里的寒鸦画得不太好,上面的雪梅很好,相比之下寒鸦倒像是个败笔。只见他不由分说,拿起剪刀,咔嚓一声,将第四幅画拦腰剪断,把寒鸦扔进字纸篓,然后进屋拿了一幅斗方名家书法,让刘金涛师傅裱成上画下字的长轴。

有了这次尝试,老舍先生决定给齐老人出“难题”了,他刻意找来四句很有意境的诗句,再让齐老人依诗作画。这四句并非出于一位诗人的手,而是属于四位诗人,从内容上看彼此也没有什么联系,其中有查初白的“蛙声十里出山泉”,有赵秋谷的“凄迷灯火更宜秋”。

想想,是够难的,这里面有声音,而声音是无形的,有距离,而且是十里之遥,有时间,时间也难在画面中表现,有地理环境,有特定的情调,诸如“凄迷”之类,加在一起,真是够老画家为难的,真够呛!

老人拿到诗句后,足足想了三天三夜,最后,竟超水平地拿下了这组难题,不愧是聪明绝顶的大艺术家,九十一岁啊!而且张张都好。
西汶艺术网
又是在一张很长的纸上,老人用焦墨画了两壁山涧,中间是湍湍急流,远方用石青点了几个山头,水中画了六个顺水而下的蝌蚪。青蛙妈妈在山的那头,蛙声顺着山涧飘出了十里。绝了!

这张杰作成了齐白石晚年的代表作,凭借此画,他又上了一个台阶,一个大大的新台阶!

《蛙声十里出山泉》后来印成了邮票,名扬海内外。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现在,这些佳作都暂存在中国现代文学馆库房里。

把自己最好的作品赠送给要好的朋友,是大艺术优良传统做法,毫无商业利益的考虑,是文人纯洁高尚友谊的纽带,是彼此爱戴和寻找知音的途径,是真情实意的直接表达,是人间情谊的最高象征和最终凝固。

此后,齐白石老人有时也主动向老舍先生赠画,都是他的得意之作,如《雨耕图》、《寒鸦枯木图》,这两张画被老舍先生装了镜框,长期悬挂在客厅里。
西汶艺术网
老舍先生差不多每隔半个月就更换一次“老舍画墙”上的画轴,宛如办展览。他自己常常利用写作间隙的休息时间对着这些画仔细观察,有时一看就是二三十分钟。每当作家朋友们来访,在谈话之余,如有机会,他都刻意请这些朋友们赏画,而且把自己的赏画心得一一道出,引起作家们很大的兴趣,有人还因此得到不少美术上的启发,甚至启蒙。渐渐地,作家们,特别是较年轻者,纷纷求老舍先生也为他们选购一些美术作品,譬如齐白石的,以便装点自己的墙壁。老舍先生对这种请求欣然接受,很高兴地带着他们去逛荣宝斋或者和平画店,而且当场拍板,说“您就买这幅”。来人不解,觉得不就是一张齐老人的螃蠏嘛,并不特别,老舍先生抿着嘴小声地说:“您瞧,这只螃蠏画了五条脚,是‘错票’,更值钱。”大家哄堂大笑,掏钱购得五条脚的螃蠏,凯旋而归。

齐老人出身劳苦农家,一辈子勤俭,平日粗茶淡饭,吃得很清淡。胡絜青先生习画时就近能详尽地观察到,因此去齐家时隔三差五总要带点好吃的“进贡”,比如新鲜的河螃蠏之类。老人吃得很开心,像孩子一样高兴。得此经验,老舍夫妇便经常约上吴祖光新凤霞夫妇,诗人艾青等人宴请齐老人。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胡絜青的画大有长进,后来正式加入了北京中国画院。齐老人有个习惯,爱在徒弟们的习作画上题词,写些嘉奖鼓励的热情言语,胡先生就经常携得这样的褒奖回家,不无得意地展示给老舍看,比如在一张藤萝习画上齐老人有这样的题字:“此幅乃絜青女弟之作非寻常画手所为九十二白石题字。”对这样的表扬,老舍先生自然也跟着高兴,有时还对外宣传,最后,连周总理也知道了。周总理居然有好几次当面表扬了胡絜青。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老舍先生的毛笔字写得很漂亮。他平时也把写毛笔字当成一种休息方式和生活乐趣。除了自己写诗写字之外,他后来也很愿意在胡絜青的画作上题字,有一种妇唱夫随、相得益彰和珠联璧合的效果,无形中留下一大批珍贵的艺术品。这种形式也是中国古代文人的一种习惯做法,只是在近代文人中比较少见了,那么,齐老人的题词和老舍先生的题词就显得更加稀罕,格外抢眼了。是啊,画上的题诗题字不光是一种美妙的艺术形式,而且常常传递一种人间的思绪,有爱,有义,有情;也把三位艺术老人的友情故事永久留在了人间。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