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止敬:艾青的三张脸

[来源:人民政协报]  [2012/6/22]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艾青的三张脸 

对有些问题,他是一个“较真”的人,而对另外一些问题,他又是一个马虎、乐观的人,而对待艺术创作,他又是一个狂热的人……

从艾青的身上,我们能学到的东西很多、很多……

较真的艾青
西汶艺术网
艾青是一个喜欢较真的人。“大堰河,我的保姆,我是吃你的奶长大的。”爱好文学的人恐怕都记得艾青的这句诗,但只有很少人知道,“大堰河”不是凭空想出来的,而是确有其人。

艾青生于浙江金华的一个中等地主家庭,由于出生时难产,父亲很迷信,非要听听算命先生怎么说,算命先生说这孩子是蒋家的克星,得尽早想办法,于是他父亲就把他送到同村的一个名叫大叶荷的农妇家寄养。

艾青到了那个家,主人一看挺好的小男孩,受到了宠爱,小艾青感受到劳动人民的纯洁和善良。长大了,他以自己的保姆为原型,表现了作者对劳动人民的同情,热情歌颂了贫穷妇女的纯洁及其博大的母爱。

75岁后,艾青一次谈到他的出生地:人家说我是冒充义乌人,我的母亲是义乌人,母亲的母亲也是义乌人。这样我同义乌有很深的关系。其实我是金华人。但金华与义乌只隔一条小溪,一跨就过去了。现在我可以声明,我是金华人。很多外国人也翻译成义乌人,这简直没有办法了,你不能每篇都去纠正人家,说“我是金华人”。

即使在逆境中,他也不改较真的性格。艾青曾说:“我在文化大革命时有两条飘带、两个乌纱帽,一条飘带是邓拓、吴晗、廖沫沙的一丘之貉。另一条飘带是丁陈反党集团的三号人物。他们说,你是个大右派,我说我这个大字是你给我加的,我实在是个小右派。说我大,是年龄大,还是地位大,还是名声大?总之,你给我加的,我不是大右派,是个小右派,是在丁玲领导下的小右派。”

乐观的艾青

艾青原名蒋海澄,“海澄”,“青”也,可他为何改姓“艾”呢?这里还有一个有趣的传说,据说一次有人请他签名,他的笔刚写了个草头,忽然想到自己竟与蒋介石同姓。很不是滋味,于是就划了个“×”字,谁知别人竟以为他姓“艾”,当时就称他为“艾先生”,艾青就叫起来了。

艾青去法国巴黎学习美术,回国后参加了中国左翼美术家联盟,引起了国民党当局的恐慌,他于1932年被捕,23岁的艾青在监狱里患肺结核,吐血,发高烧,他以为自己不久于人世,曾写下一篇《一个拿撒勒人的死》,想作为绝笔诗与人世告别。没想到他竟然活下来,直活到86岁。晚年的艾青不忌讳谈生死:“许多比我年轻的人死在前面了,我却还活着,不知不觉活了80多岁,也许阎王爷遗忘了我?”进入晚年,艾青在他诗歌创作的同时,与疾病展开顽强斗争,他右眼失明用放大镜读书,右臂肱骨骨折,换上金属合成肱骨,对儿子笑着说,你给我去刻一方印章,刻上“八十换骨人”。

艾青每一次病重住进医院,除与医生配合外,他的得力武器是乐观和幽默。在他最后住院时是1996年3月,每当他披着红毛毯被特护推着去散步时,病人们都争相与他打招呼,他幽默地看自己身上的红毛毯,对人说:“不要怕,我不是红衣主教。”过去有人劝他写回忆录,他说:“我既不是百战百胜的将军,也不是倾国倾城的美女,只不过写过一些东西,这些东西留给读者去评价吧。”1983年,艾青曾深情地写道:“我是乐观的,也是达观的。/一辈子不知道摔过多少跤。/摔倒了自己爬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土就完了。/我即使一边流血,一边也还笑着——”

艺术的艾青

艾青热爱画作,家里的书柜摆满了大大小小的画册,他经常拿出来给儿女们看,他非常欣赏齐白石的画,并与齐老结为好友,在一个蓝花大瓷缸里,珍藏了不少白石老人送给他的画。他也自小就在海滩上拾贝壳和玲珑剔透的小石子。

就是出国的机会,不管到了哪个国家,只要有海,他一定找时间去海边拾贝壳、海螺。艾青收集的贝壳、海螺丰富多彩,大的像皇冠,小的像珍珠,黄的像玛瑙,绿的像翡翠。喜欢古董的他,闲暇时常带孩子去琉璃厂去逛,他说:“我从这些东西得到了美的享受,因之,我也更爱生活。”

1941年,艾青奔赴延安,他创立了《诗刊》。1949年国庆节,艾青登上天安门城楼,他像鸟儿一样欢唱“自由的大地如此辽阔啊”,“我要为新的日子歌唱。”即使在打成“右派”期间,在极困难的情况下,依旧写出《踏破荒园千里雪》、《年轻的城》等作品。

他在新疆的16年间,整整打扫了5年厕所,他不顾右眼失明,做苦力之余还想创作,诗人是离不开写诗的。即使在最艰难的日子里,他仍然冒险写过一些。他写诗不是用手,而是用心,字字行行都浸透着他对祖国、对人民炽热的情感。“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西汶艺术网
平反后,去欧洲三国访问,他每到一处都受到热烈欢迎,尤其是他的《慕尼黑》一诗,竟使一位德国妇女感动得流下热泪,她说:“真没想到一个中国人会对我们民族的灾难理解得如此深刻。”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