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诺奖得主格拉斯诗作陷“反犹”漩涡

[来源:东方早报]  [2012/6/22]


德国作家君特·格拉斯(Günter Grass)

必须要说(选摘)

它的特性是

能将所有毁灭性的爆炸物

引向

尚不能证明原子弹存在之处

……
艺术中国
为什么要问,我现在才说

年老,笔弱

以色列的核武力,

将会危及脆弱的世界和平?

……
艺术中国
必须说,

因为“明天可能来得太晚”。

早报记者 石剑峰

德国作家君特·格拉斯(Günter Grass)再陷舆论漩涡。

上周三,84岁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格拉斯在《南德意志报》发表诗歌《必须要说》(长达两页半)谴责以色列计划打击伊朗,批评西方世界对以色列和伊朗的双重标准,指出德国因为历史包袱不敢反对以色列。君特·格拉斯随即被扣上反犹主义的帽子。前天,以色列内政部长埃利·伊沙伊威胁今后将禁止格拉斯入境。

诗歌批评西方世界“双重标准”

2006年,格拉斯在出版自传体小说《剥洋葱》时,首次向公众承认自己在少年时曾参加过党卫军(德国纳粹党的法西斯特务组织和军事组织),这一言论立即引起轩然大波。五年前的“党卫军事件”引起德国和以色列各界的批评,如今这首直接冒犯以色列的诗《必须要说》(What Must Be Said),又将84岁的格拉斯推向舆论漩涡。

格拉斯在这个时候发表反对以色列的诗有其现实背景。一艘由德国制造的核潜艇即将交付给以色列,很多德国人包括知识分子之前已经相继撰文发表他们的疑虑,他们担心这艘攻击性核潜艇可能将被以防御的名义用于攻击伊朗。

这首《必须要说》的诗上周三发表在德国《南德意志报》上,在这首长达两页半的叙事诗里,他对有关“伊朗核计划”的争论表明了态度,他反对潜在的预防性打击,反对德国向以色列交付一艘核潜艇:“它的特性是/能将所有毁灭性的爆炸物/引向/尚不能证明原子弹存在之处。”

格拉斯深感焦虑。在他看来,这是“计划性的游戏”,在“它结束时,我们幸存者最多只是一个个脚注”。格拉斯在诗的开头写道:“为什么我沉默,沉默太久……”接着他写道:“为什么我禁止自己直呼那个国家的名字?”——指的是以色列,他后来直呼其名,也不再沉默。他开始了战斗。他在和自己的耻辱作斗争,而关于落在他身上的判断——“反犹主义”犹在耳边。在这首诗里,他一遍遍地讲述自己国家特有的罪恶,认为自己身上背负着永远无法消除的污点。从《铁皮鼓》开始,格拉斯的写作围绕着德国纳粹的独裁、战争以及大屠杀的担责主题,而到了这首诗里,他要谈的是他对以色列的期待,这个与他一直在内心紧密相连的国家。

在这首诗歌中,格拉斯批评整个西方世界面对以色列和伊朗核问题时的伪善和双重标准,反对由美国和德国支持的以色列针对伊朗进行预防性打击。在诗中,格拉斯发出警告,以色列正准备侵略伊朗,他建议德国不要将核潜艇交付给以色列,后者可能会“装载极具破坏力的核弹头”。 格拉斯在诗中还要求“国际组织应该不受妨碍和永久地监视以色列和伊朗的核设施”。

格拉斯在诗中说,“为什么要问,我现在才说/年老,笔弱/以色列的核武力,将会危及脆弱的世界和平?”对于未来,格拉斯在诗中发出了启示录般的预言:必须说,因为“明天可能来得太晚”。格拉斯还批评德国不愿冒犯以色列,他称之为“沉默”。为何长时间沉默,格拉斯勇敢地承认是因为德国沉重的历史负担,害怕背上“反犹主义”的怀疑。他还承认他这么说会面临“反犹主义”的指控。

以色列总理暗示格拉斯党卫军身份

不出意外,格拉斯的这首《必须要说》触犯了众怒,以色列政坛和评论界认为,因为格拉斯年轻时曾参加过纳粹党卫军,所以他已经丧失了批评以色列政策的资格。也有些人认为,格拉斯的这首诗含蓄地表达了作家的反犹情绪。

就在诗歌登出来的第二天,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就带头指责格拉斯,内塔尼亚胡随即在一份声明中公开谴责了格拉斯。他断言:“君特·格拉斯把以色列和伊朗相提并论是羞耻的。”内塔尼亚胡说,“威胁世界和平和国际安全的是伊朗而不是以色列。”“60年来,格拉斯先生隐藏了自己的党卫军身份,由他来指出以色列政府是世界和平的威胁,格拉斯与以色列作对,这一点都不让人吃惊。”位于德国柏林的以色列大使馆也发表了针对格拉斯的官方声明,“我们必须说,在逾越节前非难犹太人就是欧洲的传统”,声明断定这种欠缺妥当的言论来自格拉斯——德国的良心,“这将使德国人过去的努力付之一炬。”

页码1 2
更多
古籍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