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章太炎弟子朱季海谈话录首次公之于众

[来源:南方周末]  [2012/6/22]
李泽厚的《美学历程》没有自己的东西

1982年5月16日 周日 上午拙政园茶室 下午朱树家

现在,我国有名的剧种有35种,传统戏应该予以抢救。我对各剧种都喜欢,但看得不多,以后应该多看些;传统戏、保留剧目都要失传了。现在改编的东西,不少把原来好的改掉了。关肃霜来苏演出,我没有看到,真没有办法。山东京剧团来苏演出的剧目,我看了,是三个戏改成一个,毕竟还有好东西。我们写传统戏评论的,还是有一些有价值的东西,比如像萧长华、程砚秋……(我插话:许姫传写梅兰芳的《舞台生活四十年》,我看了。)写梅兰芳的东西当然有价值,许姫传是他的秘书嘛,都是第一手的资料。梅兰芳是个杰出人才,连近代戏剧大师布莱希特看了他的演出也倾倒了,由此可见其一斑。

(朱先生翻阅了北京编的语言文学自修大学的课本后说)这个教材的水平仅相当于中学水平,甚至还不及解放前王伯祥编的那几册中学的国文读本。为什么每一篇课文前还来那么一大段编者们的介绍,还登了他们的照片?这不是在有限的篇幅内让自学者多学一些,而是为他们树碑立传、做宣传、打广告。这是搞学问吗?把王力吹得那么神?其实王力的水平,还及不上香港中文大学里几位教授的水平,他们中有几位确实有一定的成绩。

大学里应该开设美学课,我们没有这方面的人才,可以聘请外国人来教。中国搞美学的人才极少,就那么几位老的,跟外国相比远远不及。朱光潜有什么有价值的美学著作呢?一部也没有。至于其他人相差更远。中年搞美学的要算李泽厚,他的《美学历程》可以看看,但他没有自己的东西,全是从他的老师、别人的著作中抄来的,人云亦云。他写陶瓷、美术、金石、青铜器……但他不懂,不过这个人还比较真实,不懂不装懂,照搬而不剽窃。这样搞学问还是不行的,研究东西就要有新意,能独创。《美学历程》这本书,仅瞧封面上那四个字,不是显美,而是显丑,这几个字像什么字,把《美学历程》这本书也糟蹋了。人家一看你这几个字,就不想看你那本书。

我们的文化艺术远比日本落后,日本近代有价值的美学著作不是一种,而是几十种。王个簃是吴昌硕的学生,但真正继承吴的衣钵而出成就的倒是日本的几位大画家。

比亚莱兹的画别具一格,线条明晰、细腻,是别的画家画不来、想不到的。可惜寿命太短了,否则将有更大的成绩。

英国人印的其他西方美术家画册应该全部买到,估计50册左右。在国外是普及本,价钱并不贵。

《罗丹艺术论》,法文版,英文版,都该买。一定比中文译本好。

大师的线条是粗犷的,文章是粗糙的,然而极美

1982年5月31日 周一夜 朱树家

这次杭州行,收获很大。可惜时间太短了,除了在浙江美术学院看了两天书外,只有两天时间游富春江、桐庐等地。这次总算看了严子陵的钓台,东西两台都看了,由于轮船是从杭州直放七里泷的,因此看到了钓台的全景,正面、侧面的,可是还感到不过瘾。三点钟上去,下来后最后一班船已开走,幸而陪同我去的老师跟那儿的工作人员熟识,便住了一夜。东西台都修饰一新,站在台上,确实是会心已足,遗憾的是我无法作一个比较。以前我从未去过那里,总以为有的是机会,才料到时机却永远失去了。好在山水、风光还在。下了钓台,连忙赶到桐君山,那儿的工厂虽然搬走了,令人失望的是已经没有古趣了。好的文物都被糟蹋了,新建的茶室与桐君山不伦不类。

我接着赶到富阳,赶到鸡公山去看黄石谷的画……我是一定要在25日赶回来的,为的是看两省一市的昆剧会演。浙东之行,使我得到的收获,足足能写一部有价值的东西,这些东西都在我头脑里,什么时候用,什么时候就可拿出来。回来几天,我有时一日三次在苏州博物馆看昆剧会演。现在演戏的都是中青年,“传”字辈的演员毕竟年老了,中青年演员的扮相、干劲都是不错的,但演技、功架则差多了。

昨天我又赶到上海去看刘靖基的藏画展。刘靖基是个医生,他的私人藏画丰富,而且不少是精品。我看画只能走马观花,这天是最后一天展览,前后参观只有两个钟头。如果能把画上的文字记下来那有多好。其中有一幅画是了不起的,作者是“八怪”之一。如果由我们现在的画家来画,简直不知道在这尺幅长的纸上如何构图设计;可是他,你就意想不到他会画这么一幅画:最前面画的是一丛竹篱,后面是丛丛菊花,再后面有块大石头,石上坐一位老者,另外还有两个老者似乎在跟他闲谈,自然恬惔极了,再后面是棵参天大树,树顶上站着一只仙鹤……这种构图的奇思妙想,非一般画家所能设想,而且他在这样一张平面画稿上,给人一种层层进深,登堂入室的立体感。

有一件事是值得一提的。这次到上海,看到了中日合出的中国绘画百科全书第一册,它是专讲铜官窑出产的瓷器。这个窑大约在唐末五代时出产瓷器,后来不知其结果。我见到的铜官窑的瓷器,杭州博物馆有一只,那只瓷器好极了,当然跟画册上的还是无法相比。事后,我到上海辞书出版社询问,他们将出的《辞海》中有无“铜官窑”这一条目,回话“没有”。看来诸方面的资料也没有,简直叫人难以相信。后来是否加入这一条目,我就不知道了;我买不起这部辞书。而今我却看到日本竟为中国的铜官窑瓷器出了那么厚重的专集。其中有一页影印的瓷器,其色彩精美极了,尤其是上面看来似乎是随意涂抹的油彩,是那么浑然天成、那么可爱,仿佛是随海水荡漾的水草、海带,几乎是可以捉摸的东西,可以感触的呼吸。这说明日本的文化多么发达,他们对艺术多么重视,造诣有多高。而我们呢,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的一本外国美术家介绍的画册像什么样子?你再看看《罗丹艺术论》里的那些画照;如果罗丹看见了中国人把他的东西印成这个水平,他会感到这是莫大的亵渎和糟蹋!
西汶艺术网
页码1 2 3 4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