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中国现代文学经典《小二黑结婚》来自真实生活

[来源:文汇报]  [2012/6/22]
赵树理和公安人员一起,在村里作了深入调查,发现岳冬至被杀缘起与智英祥自由恋爱

当时,根据地正在大力宣传、贯彻实施晋冀鲁豫边区政府1941年就颁布的《婚姻暂行条例》和当年1月份公布的《妨害婚姻治罪法》,赵树理敏锐地认识到这个案子恰好可以配合这项工作,他就积极帮助老汉到县司法和公安部门报了案。接到报案,县公安部门指派侦查员赵晋鏖负责办理此案,赵树理就和赵晋鏖一起,带着法医赶到横岭村。检验尸体时发现,岳冬至全身出现尸斑,头部无伤,两眼闭合,嘴唇微开,牙关紧咬,颈部索沟没有充血现象,其它部位也未见异常,据此分析得出结论:完全可以排除岳冬至是上吊自杀而死的,他是被人害死的。
西汶艺术网
赵树理和公安人员一起,在村里作了深入调查。他首先找来智英祥,通过她的述说,证实老汉所言不虚。真是深山出俊鸟,这个姑娘虽然穿得破破烂烂,却掩不住她的天生丽质。智英祥哭着向赵树理诉说了自己不幸的身世。这个漂亮而苦命的姑娘原本有个安宁舒适的家,父母亲和两个哥哥都把她视为掌上明珠,宠爱备至。不幸的是几年前母亲鬼迷心窍,加入了当地的三圣教道会,该道会规定男女不得同居,故此父亲被母亲逼得外出流浪,安宁舒适的家庭从此破裂。她母亲虽然逼走了丈夫,但却不希望女儿终生独身,自作主张,硬要认一个偶然路过这里的外地富商做智家的乘龙快婿。此人已40多岁,且已有家室,智英祥坚决不同意这门婚事,她把富商送来的聘礼扔了一地,并对母亲说:“谁拿人家的财礼,谁就跟人家去!”她的两个哥哥对母亲的做法也十分反感,极力反对。母亲感到很委屈,就在一棵核桃树上上吊自杀了。

智家破裂了,那个富商也不敢再来提婚事了。父亲在外流浪,两个哥哥整天忙于农活,追求智英祥的青年男子纷纷聚到了智家。岳冬至是个美男子,中等个头,仪表堂堂,神枪射手,武艺高强,他不论走到哪里,年轻女子也都要多看他几眼。就在前两年,岳冬至的父亲给他找了个八九岁的童养媳养着,他坚决反对父亲的做法,只把童养媳当成自己的小妹妹看待,死活不予承认父亲定的“婚事”。岳冬至与智英祥十分般配、情投意合,两人很快就坠入了爱河。已结婚的石献瑛是个地痞流氓,千方百计想占有智英祥,却在智英祥那里屡屡碰壁、捞不到便宜,多次吃闭门羹后,他便迁怒于岳冬至,经常找岳冬至的岔子。青救会秘书史虎山在智英祥那里的遭遇也和石献瑛一样狼狈,他们两人便对岳冬至怀恨在心,仿佛有不共戴天之仇。他俩的妻子不管自己的丈夫,反而怒火中烧,常常找智英祥的岔子。由此,智英祥基本断定,害死岳冬至的罪魁祸首,就是这两个村干部。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调访了智英祥姑娘后,就在公安人员赵晋鏖思考岳冬至到底是因何而死的时候,石献瑛托人前来说合,想私了此事,他提出由村干部负责买棺木、衣服,并负担一切丧葬费用,由村里出面操办岳冬至的丧事。为了尽早破案,赵晋鏖假意应允,他对来人说:“私了可以,但事情得说清楚。”经过对石献瑛、史虎山等人的多次审讯,终于使他们认了罪。石献瑛讲述了他们的犯罪经过:4月20日下午,因有敌情,上级通知村干部们去芹泉镇高峪村开会,而岳冬至没去。我们村干部们怀疑他是乘大家不在时又去了智英祥家,所以在返村的路上,我们就商量要开岳冬至的斗争会,给他定了个“生活腐化”和“乱搞男女关系”的罪名。回到横岭村,晚上就叫岳冬至来村公所开会,来开会的村干部有我、青联会秘书史虎山、救联会主席石羊锁和副主席王天保等人。原只想斗争他一顿,捆他一绳子也就算了,可他在会上始终不承认乱搞男女关系,说自己的恋爱是正当合法的,坚决不接受对他的斗争。我和石羊锁让史虎山、王天保上去捆他时,他不让捆,三人就厮打了起来。王天保拿起木棍殴打岳冬至的脊背,史虎山拿木棍殴打其屁股等处,厮打中史虎山朝岳冬至的裤裆踢了两脚,大概是踢到了肾囊上,岳冬至躺下不动了。我们原以为他在装假,过了一会儿上前仔细一看,才发现他人已经断气了,我们都害怕了。后来我就让他们把岳冬至的尸体吊到他家的牛圈里,说他是上吊死的。

石献瑛的这个说法正好和法医做尸检时发现的死者身上“脊背、屁股、腰部和肾囊上有严重的黑青伤痕且踢伤肾囊是致命原因”之尸检结果相吻合,岳冬至的冤情终于大白于天下了。

左权县政府司法部门经过审理认为,史虎山踢死岳冬至本应偿命,但因为踢死岳冬至是初而殴打、继而不防踢死,并非立意要致岳冬至于死地,且该犯未满18周岁,尚未成年,故从宽处理免于判处死刑,以冀自新。王天保伤害他人身体应以伤害论罪,石献瑛、石羊锁滥用职权命令史虎山、王天保捆打岳冬至应以渎职论罪。最终的判决结果是:史虎山判处有期徒刑5年,剥夺公权(即现在所说的剥夺政治权利)5年;王天保殴伤岳冬至身体,判处有期徒刑1年零6个月,剥夺公权1年零6个月;石献瑛、石羊锁滥用职权命令史虎山、王天保殴打岳冬至,各判处有期徒刑1年,剥夺公权1年。岳冬至死后所用棺材大洋160元,葬埋时食用小米63斤、炒面45斤,由史虎山、王天保、石献瑛、石羊锁共同负担。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赵树理前去听取岳、智两家的反应时,这两家反认为打死岳冬至固然不该,但教训教训他是理所当然的

案件告破,作恶者得到了应有的惩处。这原本是件大快人心的好事,但接下来令赵树理难以理解和愤愤不平的事情还在后头。

结案后,当赵树理前去听取岳、智两家的反映时,不料这两家都不同情岳冬至和智英祥的“自由恋爱”,反而认为打死岳冬至固然不该,但教训教训他则是理所当然的,而村里其他人竟然也都持同样的论调。

这对赵树理犹如当头一棒。他非常痛苦地发现,尽管边区政府早在两年前就颁布了《婚姻暂行条例》,规定订婚、结婚都必须男女双方自愿,任何人不得强迫,禁止重婚、早婚、纳妾、蓄婢、童养媳、买卖婚姻、租妻及伙同娶妻;尽管边区政府今年初又颁布了《妨害婚姻治罪法》,明令如有买卖婚姻者、勒索财物损害他人婚姻者、强迫不到结婚年龄之男女结婚者、不经本人同意而强迫其结婚或订婚者、妨害成年男女自愿结婚或订婚者,凡有以上行为之一者,处以1年以下徒刑或300元以下罚金。但抗日根据地的人们却置若罔闻,依然恪守着封建包办婚姻的传统习惯,遵循着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横岭村位于左权县东部,太行山中段西侧,往东几十里,就是河北省的邢台和武安,薄地深山,封闭而贫穷,当地人们的思想观念十分落后又带有一股野性。当地还有买妻、虐妻乃至“一妻多夫”现象,即有的光棍汉打工挣了钱,买点面粉到相好家里改善生活,她的丈夫和孩子也一起来享用,大家都得到了好处。久而久之,丈夫和孩子们对女人的这种不正当行为也并不反对。对这样的陋习当地人们习以为常,男女双方自由交往或自主结合却被视为大逆不道。而岳冬至竟然敢向这不成文的法令和传统习俗公然挑战,自作主张、光明正大地同智英祥公开搞自由恋爱、谈自主婚姻,这令他们感到不能容忍,相反,他们倒是能容忍村长和青救会秘书之流的丑陋行为,因为这在农村长期以来已是司空见惯,村民们已经熟视无睹、见怪不怪了。这样一来,追求恋爱自由的岳冬至的悲剧便不可避免。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页码1 2 3 4 5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