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中国现代文学经典《小二黑结婚》来自真实生活

[来源:文汇报]  [2012/6/22]
这件事也使赵树理情不自禁地想起了他本家一个寡嫂的境遇。这个寡嫂在其丈夫去世后,一个40多岁的女人整天打扮得花枝招展,穿着绣花鞋、镶边裤子,脑门上还顶着一块黑手帕,用来遮盖脱掉的头发。后来,这个寡嫂又招了个倒插门的丈夫,她这个新招来的丈夫只是寡嫂的一个幌子,光知道爬在地里死受,连人类天生的嫉妒心都没有,听任她与别的男人厮混。赵树理老家还有一对儿与智英祥家极其相似的母女,母亲是个装扮天神的巫婆,对女儿的正当恋爱横加干涉,自己却整天顶着块红布招摇过市,走东家、串西家,勾引一些善男信徒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使他们连吃饭时也要端上碗跑半里路来她家门前坐一坐。山里人穷,女人象雨季暴发的山洪一样向平川流去,留下的穷汉们只能在饥渴中煎熬。村民们见怪不怪、麻木不仁、是非不分、好歹不辨的态度,令赵树理伤透了脑筋,他不禁为岳冬至的死扼腕痛惜,更为山区群众的愚昧不胜感慨。

赵树理觉得岳冬至事件是一个教育群众、宣传新的婚姻观念和新思想的极好典型,他决定以岳冬至、智英祥为原型,结合自己30多年来深厚的农村生活经历,写一篇反映封建压迫与反压迫的小说,来唤醒人们的良知,把他们从血腥的社会偏见和封建旧势力的束缚中拯救出来。

赵树理经过精心构思,以其鲜活、纯净、幽默风趣的语言,环环相扣写作故事的结构手法,沿用他所擅长的、为群众易于接受的大众化、通俗化的方式展开来讲述,在5月份就写出了近万言的短篇小说《小二黑结婚》。不过,在小说中作家改变了事实上的悲剧结局,让一对儿有情人在民主政府的支持下喜结伉俪。

赵树理以岳冬至和智英祥二人为原型,分别塑造了小说的男女主人公——自由恋爱的小二黑和小芹,只不过与现实生活中岳冬至被害、两人恋爱成悲剧不一样,小二黑虽然也被金旺、兴旺兄弟绑起来私自斗争,但却接二连三地被县政府派来的村长和区长主持公道解救了;不仅如此,小二黑和小芹还在区长主持下订了婚,区长教育了两个阻拦年轻人自由恋爱结合的家长二诸葛和三仙姑,金旺、兴旺兄弟也被开了斗争大会,判了刑。

变悲剧为喜剧,具有显而易见的政治意义,在抗日边区的天空下,这样的结局处理更富有时代气息,使得农村千千万万个像小二黑和小芹一样自由恋爱,却遭受旧的婚姻恋爱观念阻挠的青年男女们,好像从暗无天日的洞穴里突然发现了一片投射到眼前的阳光,豁然开朗,他们以小二黑和小芹为榜样,满怀信心地站起来争取自由恋爱、自主婚姻,与传统的封建旧观念、旧习俗展开斗争。

小说中另外两个重要人物小二黑的父亲二诸葛和小芹的母亲三仙姑则来自于赵树理所熟悉的亲人和乡亲们。善良、胆小、迷信,还有些家长制作风的二诸葛主要改编自他的父亲。赵树理的父亲名叫赵和清,会打卦算命看风水,人称“小孔明”,后因给自己算卦没能算准而丧了性命,成了村里人流传的笑料。作家本家的那个寡嫂,再加上智英祥母亲的一些表现,综合构成了三仙姑的人物形象。作者在小说中也辛辣地讽刺了二诸葛、三仙姑这些深受封建思想影响的落后群众的思想行为。

向着赵树理的方向

太行新华书店负责人曾担心,《小二黑结婚》将基层干部写成横行霸道、胡作非为的新恶霸,出版后会导致不好的社会影响

小说《小二黑结婚》刚一杀青,人们就互相传抄、争相传阅,迅速以手抄本的形式在小范围里流传开来。

赵树理最先把写好的《小二黑结婚》手稿送给支持、器重自己的中共中央北方局秘书长兼北方局党校教务主任的杨献珍审阅,想请他提点意见。杨献珍读后,认为这是一篇通俗活泼、格调清新的好作品,又将它推荐给了北方局妇委书记浦安修。出身书香门第的浦安修文化底蕴深厚,政治水平也高,在文艺上也很内行。她看了小说稿后,对杨献珍和其他一些同志说:“自五四文学革命以来,许多作家从个性解放的要求出发,对青年男女的爱情作过很多生动的描写,在那些故事里,他们或者是相爱而不能结合,或者是结合后还是终生不幸,主人公的命运总是悲惨的,作品的情调总是阴郁的。而在《小二黑结婚》里,我们看到了一对健壮的男女青年,在光明的天地里为了自身的幸福,在理直气壮地进行斗争,尽管阻挠他们结合的势力一时还很强大,但是他们毫不软弱,毫不动摇。在最关键的时刻,人民政权保障了他们的正当权利和要求。受封建传统思想毒害的老一辈人转变了,破坏青年们幸福的封建势力受到了应有的处罚。看了作品,谁都会为小二黑、小芹的幸福而高兴。”

她认为《小二黑结婚》是别开生面的一个杰作,是不可多得的一篇好作品。浦安修作为八路军副总司令兼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华北分会书记彭德怀的夫人,在工作之余还有一项为丈夫搜集、提供好书的特殊任务。在那个好书匮乏的年代,彭德怀一见到《小二黑结婚》,便喜不自禁地连夜阅读,拍案叫绝,大为赞赏。根据彭德怀的意见,浦安修立即向太行新华书店负责人建议尽快出版该书,并特别强调彭德怀和杨献珍非常欣赏、重视该书。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但浦安修的建议却如石沉大海,杳无音信。

原来,太行新华书店负责人认为,《小二黑结婚》将基层抗日民主政权的干部写成了横行霸道、胡作非为的新恶霸,担心出版后会导致不好的社会影响,因此建议赵树理将小说中那两个村干部金旺、兴旺的形象删掉。赵树理坚持认为,这是很真实的,不能抹。金旺、兴旺是混进基层政权的坏分子,小二黑、小芹是在党领导下成长起来的一代新人,他们之所以敢跟村子里的这两只“老虎”进行斗争,是他们确信边区政府一定会保护他们的正当权利。而新华书店负责人则认为,即便是真实的也不能这样写,这么写就暴露了解放区的阴暗面,是在给人民当家作主的新政权抹黑,会产生不良的社会影响。一些文化人认为,这部小说是一本庸俗化的小故事,不值得出版,当前的大事是抗日,应当高歌边区军民伟大的抗日战争,而不是儿女婚事。且现在纸张很紧张,出这样的书,没有多大价值。

三个月过去了,《小二黑结婚》迟迟不能出版,赵树理又将书稿取回,再次交到杨献珍手中。于是,杨献珍就亲自去找彭德怀反映这一情况。彭德怀听后很生气,表示要坚决支持小说的出版,他略一沉吟,挥毫在一张纸上为该书写下了题词:“像这种从群众调查研究中写出来的通俗作品还不多见”,并特别解释说他这个着眼于“调查研究”的题词或许能起点作用,对于不懂文艺的自己来说,这是头一次“班门弄斧”,但愿也是最后一次。尔后,彭总又专门请中共中央北方局宣传部部长李大章将自己的题词转交给太行新华书店。于是,1943年9月,扉页上印着彭德怀题词的薄薄22页、土纸铅印本《小二黑结婚》就顺利地出版了。

页码1 2 3 4 5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