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于坚:从澜沧江到湄公河

[2012/6/22]
众神之河

——答朱宵华问
西汶艺术网
于坚

“南方以南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高原是我故乡

古代的天堂

深夜的黄金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当诸神隐匿

河流闪着原始之光

逝者如斯

黎明滚滚不息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沧桑大道

日夜在我灵魂中激荡”

这是诗人于坚题写在他的新著长篇散文《众神之河——从澜沧到湄公》封面上的诗。最近,本书已经由太白文艺出版社出版。并获陕西省首届图书奖。这是中国第一部为一条河流写的长篇散文,于坚为写作此书,在六年中多次前往澜沧江——湄公河采访,从海拔五千米的源头到出海口,而闭门写作则用了两年。近日,青年批评家朱宵华在昆明采访了于坚。

1、最近这些年来,作为一个诗人和作家,你的注意力似乎已经不再仅仅局限于文学作品的写作,你今年出版的新书《众神之河》,虽然书写用的是散文这个文体,但许多人都把它当做对当下的思具有启发性意义一部大作品来看。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文章为天地立心,对此我越来越自觉。我深感当下写作游戏性、娱乐化、新闻化对汉语的威胁。汉语与其它语言不同,汉语是天然诗性的语言。例如拉丁文字,诗意是诗人必须刻意追求的东西,因为拉丁字母的诞生不是起源于诗的诉求,而是交易的实用需要。汉语起源于巫,它本身就是为先验的诗意、为召唤神灵到场而创造的,甲古文就是诗、神意的记录。易经就是诗。汉语,文明一词,文就是明,明什么?古人说,正得失,动天地,感鬼神,莫近于诗。这一点在最近几年的汉语写作中越来越被疏远,被解构,被“后现代”。这些当下流行的文字游戏已经非常媚俗,恶俗。完全丧失了“后现代”的初衷——对僵硬死板暴力的文革新文化的反动。
西汶艺术网
全球化所向无敌,摧枯拉朽,改天换地,日异月新。40年前人们渴望的“生活在别处”,在物质上,已经不需要“乘桴游于海”。而在居所的意义上,我们已经在故乡丧失了故乡,或者正在丧失。

我以为今天汉语写作需要张扬的就是汉语的原始神性,为天地立心。“诗发生于语言之中,语言保护着诗的源始本质”(海德格尔)。在汉语中,神性是天然的存在,汉语是我们最后的故乡,今天的写作应当意识到汉语是一种最后的拯救力量。

2、你对“全球化”一词作何理解?它目前的状况与你心目中理想的,或者说期望的境遇有冲突吗?

全球化就是根据西方设计的世界框架、图纸、规范、规则,标准……量化、统一、接轨将整个世界纳入、聚集于一个框架、网络、平台……化之。化,词典上说,用在名词或形容词后,表示转变成某种性质或状态。用某种单一的性质(少数人自以为是的世界乐园)来转变本来丰富复杂的世界,这就是化。化就是消灭细节。古代的道路充满细节,例如你可以在路边随时停下来,为一丛矢车菊或者一窝蚂蚁发呆。高速公路上千公里,闪过去的只是几个路牌和平滑无物的水泥平面。全球化是一种新的世界速度和时间观,古代,时间是无价的,今天,时间就是金钱。它追求的不是诗意,诗意正是它的死敌。这是人类的命运和未来。这是一个新世界。也许只有如此,人类才有希望继续。活着,方便、快捷,越来越不需要自己动手,体验,网络可以虚拟一切,网购,网恋,网游,网交……如今网虫们甚至都不必出门了。这种生活固然可以安全地舒适地活着,但也毫无诗意。全球化自身有一种可怕的力量,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是它在控制着我们。它释放的只是人类的物质欲望和科学、经济、军事、商业方面的力量,诗性却付诸阙如,全球化带来的不是诗,毫无诗意。高速公路、电梯、飞机场、超级市场、麦当劳……都是毫无诗意但是实用的东西。全球化是空间性的,不只是文字游戏。化,如果这个新的世界框架经历时间之后有益于世界的地久天长倒也罢了,我担忧的是,它带来的是异化。为什么现在“原生态”的东西如此被人民爱戴,这就是一种担忧。云南大地几千年文明史,没有毁灭滇池,我相信没有任何人会故意毁灭滇池,中国人骨子里是崇拜明月清风湖光山色的,是“道法自然”的。但现代化只花了三十年功夫,就灭了滇池,可谓居功至伟。

西方许多知识分子都在说“历史的终结”,这个历史不是书本上的历史,而是一直影响着人民日常生活世界的历史,历史的终结就是经验的终结、文化的终结,这种终结正发生在我们身边。历史最后只存在于书本中,而没有对应的证据。昆明现在还是一个有“历史”的城市吗?我看见的是一个只有二十年甚至更短“历史”的城市。

我当然会在新世界中生活下去,古代汉语说,随遇而安,顺其自然,我不再迷信老子庄子的自然了,世界也许最终只剩下波普尔所谓的世界。我们已经被抛入其中,谁可能与钢筋水泥汽车高速去冲突?这是你必须承受的命运。我的冲突是是内心冲突,回忆与现实之间的冲突,毕竟我是在故乡成为诗人的,是故乡世界造就了我这个诗人的,而不是现在。说到底,冲突是我写作的内在冲突,语言的冲突。写作对于我,是一种自我拯救。

页码1 2 3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