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孔锐才:恐同症,文化及其不安

[2012/6/22]
从词源学来看,恐同症(homo-phobia)并非这个单词字面所暗示的这么单调,它应有另外的翻译,甚应得到更丰满与细致的考察。人们应将同性恋作为一个文明的产品看待,而恐同症则是对这个产品的升级。当homo-phobia前缀的 homo理解为拉丁文的“人”时,homo-phobia视为对人之恐慌,或对人作为人的恐慌。这是普遍的恐慌。如同哲学的陈词滥调:人意味着深渊,甚至咀咒。或者人并非不具有深渊之透视空间,也非空无的玄学想象,它是不具主权的被造之物,因而无法拥有景深或透视点。不安全感鬼魂一样缠绕着人对自身主权的丧失。人不曾拥有自身的主权,而恐惧则是对这个事实最清醒的认识,它在死亡之际尤为强烈。阿甘本的Homo Sacer指的是被放在祭坛上的人,如同礼物般例外于规则的祭品,近乎赤裸。这是对人成为人之惊恐的绝佳解释。

但homo如果理解为希腊文的同一性的话,却又矛盾地表达了所有文化梦寐以求的根基,它是对绝对同一性与自治性的追求。为了将人自身的主权赎回,它排除了所有的矛盾、差异、对立和瑕疵。我们不妨将之称为homo文化。父权文化是一种典型的homo文化,它是男人之间形成的一种父子式或兄弟式的亲密的互惠关系,但它需要在对homo-mania(同性爱)的表面的排挤中维持这种沉默的男人之情。在这个意义上,homophobia能够被公开讨论是正常的,而且是必须的。因为必须公开地承认对同志的排挤,才能适当而合理地在默认中维持它。这是独特而明显的文化潜意识。

Homo甚至也是对类似性的认可,对熟悉和稳定的依赖,但又需要无效地排挤这种依赖所需要投放的情感,而将目标与利益凸显出来。但目标和利益只是一个想象而已。Homo暗示了“类似性”的脆弱,以及对这层脆弱的泡沫表皮破裂的恐惧。想想homo的同一性曾是多少哲学家和文学家的梦想。从浪漫主义到现实主义,到整个二十世纪噩梦一样的意识形态战争,对homo的追求代表了对homo的僭越。Homo被各种名词填满,不是自由主义就是极权主义,不是异性恋就是同性恋,不是男人就是女人,不是左就是右,不是进化论、优生学就是DNA,不是德里达就是海德格尔,不是精神分析就是行为主义,等等。Homo属于少数人的homo,一种带着矫情认同的乡愁气息,家长式的特权和保护,以及对某种“自然”本质属性的肯定。而“自然”仍是少数人的自然。最关注homo的,无疑是形而上学的homo或者伪宗教学的homo,一种类似于“圣经无误论”的快捷立场,它在无法还原的复杂性中找到了一种简单看待世界的方式。

Homo的恐惧感直接与剥夺有关。在抵达homo的安全感时,伴随的是一系列的侵犯的暴力或抵抗的自我封闭。Homo是自我界线划分的一个过程,但这是一个徒劳。这是因为——让我再次强调——人并没有自己的主权,尽管他觉得他有。要确定这条界线是模糊而困难的。为什么有对同一性既爱又憎恨的感情呢?因为同一性既是一个贬义词(对自身的爱,自恋,女气),也是一种梦寐以求的理性(主体性、理想、理念)。在希腊前缀homo中,同一、同类不停地暗示homo是永远自我指涉的同语反复。被吸引,又逃避。
西汶艺术网
而作为一种性别文化,homo是对男性不可能的焦虑。弗洛伊德的阴茎嫉妒症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男人中还存在着一个男人,这是所谓的“任何男人都有一个断背山”,多么不可一世。在弗洛伊德的家族中,作为油画家弗洛伊德面直面了这种恐惧。他毫无忌惮地将沉睡在男人体内的另外一个男人画出来。在床上,同时睡着一个赤裸的男人和穿衣服的男人,一个俯卧一个仰卧。他们都在沉睡之中,但相互形成了默契。但讽刺的是,没有什么比精神分析学家弗洛伊德的“阴茎嫉妒”理论更能说明弗洛伊德本身是一个恐同症患者。弗洛伊德所臆想的女性因阴茎嫉妒而产生的“阉割焦虑”如果不是一个理论虚构的话,那是因为这个理论很好地说明了弗洛伊德本人对男性气概的焦虑。他在晚年期间秘密地做了当时流行的输精管切除手术,并期待因此重返坚挺的阳刚之气。他是典型的阉割焦虑症患者和阴茎嫉妒者。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恐同症假如是男性文化专利的话,它在一定程度上投射着男人对阴茎将要被阉割的焦虑。即使他有阴茎,他还是担心过小,过软。他渴望一根绝对的阴茎。因为他从来,并且永远也不会得到。恐同症反映了潜在的阴性对他男性气质的威胁,为此,弗洛伊德对绝对的阴茎的有一种无法遏制的嫉妒。恐同症是最大的阴茎嫉妒者。想想阴茎的嫉妒症在商品的营销中运用是多么的荒谬。弗洛伊德的外甥Edward Bernays鼓励女性抽烟的逻辑是女性想拥有阴茎,因此拥有香烟等同拥有阳具,从而拥有独立。而弗洛伊德的女儿Anna则认为强大的自我是控制潜意识的阴茎嫉妒的关键。他们的破产也许说明绝对阴茎的破产。因为恐惧的安全感,并不能在任何的人工制造品中获得,甚至不在假先知的学说中获得。作为手造之物,他的安全感来自受造之手。

这里需要讨论另外的一种在貌似透明的公开的文化中的一种阴谋论,它其实只是掩盖一个习以为常的阴谋。这个阴谋并不是阴谋的内容,不是政客、公司或者名人的丑闻,而是阴谋论存在的本身,或者一种掩饰良好的知性或者文明的无意识。恐同症并不是异性恋的专利,它是现代泡沫文明的专利。恐同症既不是一种心理症状,也不是质器性的疾病。表面上看来,它是整个现代泡沫文明的偏见,但偏见并非现代文明的意外,现代文明建立在更为多样的偏见上。相反,恐同症非常戏剧性地象征了现代文明普遍的恐惧。所有的这些恐惧,都建立在现代文明创造的价值泡沫上。泡沫之为泡沫在于它永远只能单向度地膨胀。要么造大泡沫,要么崩溃。恐同症并非我们习以为常的是对价值泡沫的威胁。相反,恐同症对对泡沫的进一步巩固和再投资,它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泡沫继续成为泡沫。阴谋论就是用一种阴谋的方式,继续掩盖文明已经摇摇欲坠本身,这是一种用自反的方式来掩盖它本身不在场的证据。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