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中国当代诗人系列访谈:江雪

[2012/6/22]
江雪:一个醒着的夤夜拨火者

——中国当代诗人系列访谈·江雪篇

提问:王西平,1980年生,诗人、记者。《核诗歌小杂志》主编。
西汶艺术网
回答:江雪,原名江山(1970.10— )诗人,自由艺术家,《后天》杂志主编。

记忆

问:首先说说你的蕲春老家吧?你经常提到的清水河,黄瑰堡是怎么回事?跟真正的河与城堡有关吗?有什么典故?

答:我的家乡蕲春这个地名,对大家来说肯定都很陌生,但是一提起李时珍、黄侃和胡风这些名人,大家马上就说知道,他们就是蕲春人。蕲春有四宝:蕲蛇、蕲竹、蕲艾和蕲龟,它们的价值,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有详细记载。提及我的家乡,不能不提及黄冈。黄冈有两县在全国出名,一个是“将军县”红安,一个就是“教授县”蕲春。光我的家乡蕲春就有三百多位著名教授遍布海内外,黄冈籍中国两院院士和国外院士高达20多个,国务院、世界著名大学和国内知名大学均有来自我家乡的学者。几千年来,黄冈走出了无数影响中国乃至世界的历史人物,除了我刚才提及的几位,还有道信、弘忍(慧能的师傅)、徐寿辉、程灏、毕升、顾景星、熊十力、田桐、居正、詹大悲、殷海光、徐复观、闻一多、林彪、李四光、汤用彤、余三胜、董必武、包惠僧等一大批杰出人物。不过,黄冈麻城史上却也出了一个臭名昭著的王道士,他原名叫王圆箓,即是莫高窟的发现者与出卖者。不管怎样,我有幸于以“蕲春人”或“黄冈人”自居,而感到莫大的骄傲与自豪,家乡这一群文化巨子,正影响和激励着我,不断努力,追求自由独立精神,实现自己的文化理想。我今天创办《后天》杂志,正是受到了熊十力、黄侃、殷海光、闻一多、詹大悲、田桐等家乡自由学人的深刻影响,这种影响不仅仅是精神层面与思想层面的,更多的是行动上的。当代著名诗人余笑忠和橡子,就是我的同乡。

清水河,是我家乡的一个小镇,也是一条河。河两岸除了田野,就是山。少年时代,我经常在清水河里摸鱼,钓鱼,游泳,捡鸭蛋,过独木桥。我家老屋就在河的南边山脚下,河岸往南是一片田野,再往南就是一座山。河西有山有田野,有一所小学,小学原在一个小山上,山脚下有一座祠庙。多年以后,小学不见了,祠庙也不见了,我家的老屋也不见了。我现在很少回家乡了,很怀念家乡的旧时光,所以上世纪九十年代写了很多怀念乡村事物的诗歌,现在有时也会写。那种在乡村经历的饥饿、朴素与干净,一直保留在身上,这种东西在城市人身上是寻觅不到的。因此,我更愿意把对家乡的追忆视为一种精神上的乡愁。

黄瑰堡,是我离开家乡后随父亲迁居到黄石一个铁矿附近的一个乡村的别名。原名不叫黄瑰堡,叫黄贵宝。关于“黄瑰堡”的来历,我在随笔《黄瑰堡》中作了详述。我在我工作的矿区附近一个叫黄贵宝的村子租了两间房,月租四十元,不贵也不便宜。黄瑰堡,是我一生中难以忘怀的地方。在那里,我写出了那个时期比较重要的诗歌与随笔,我早期大量油画习作就是在那里画的。另外,我一生中最浪漫、最痛苦、最落寞的时光,均汇聚在黄瑰堡。

问:在你一张老照片的注解中,我注意到“黄厂中学茶树林”,你在这里度过了中学时代?有没有美好而有趣的人或事给我们讲讲?

答:我在上五松小学毕业后,便去了黄厂中学读书。黄厂中学在一个小山包上,大约七、八十米高。四周是梯田,山路环绕,有一条小路通往山顶,黄厂中学就在山顶上。学校靠西边的一片坡地,就是你提到的茶树林。我留下来这张相片,就是在这片茶树林里照的,这是我的第一张照片。我和姐姐的初中都是在黄厂中学度过的,而且我和姐姐的班主任是同一个人,张才佐先生,这是多么巧妙的一件事。我一生中最艰苦的学习时光,也是在那里度过的。读初一的时候,我的个子还很矮,只有一米五左右,每个星期六的下午扛着一根竹扁担,背着书包、米袋子和罐头瓶回家,沿着清水河走十五里公路即可到家。如果走近路,就得翻山越岭,还要经过一片坟场。回家后,哥哥总会带着我一起上山砍柴,挖树兜子(树根),星期天的下午,再用竹扁担挑着三四十斤重的树兜子、十斤大米、一瓶青菜、一瓶腌菜和书包,再沿着清水河公路上学,因为个子小力气小,一路上我得歇上十几次才能把柴米罐头挑上山顶。那时候,我没有见过煤,学校的食堂烧不起煤,烧木柴,我们每个学生把挑到学校的木柴和树兜子换成柴票,按月支付柴票,不挑柴给学校,学校就让你蒸饭吃。

我和一个叫徐定的女孩同了两年桌,她是我数学老师的小姨妹,人长得漂亮,用我们家乡话说叫“体面苕”,经常抄我的作业。可能是因为我有点喜欢她的缘故,夏天午睡的时候,我总喜欢对着她趴在桌子上,趁她睡着的时候,就偷偷看她,她一直不曾发现,这是成了一个遗憾。这么多年了,过去的同学,很少见面了。印象最深的事,那就是附近吴湾的一个中年妇女,每天中午或傍晚,总会挑着一担热的带皮汤,到山顶上来卖,五分钱一碗,同学们没钱的时候,就抢着用大米来换这个带皮汤喝,半碗大米换一碗汤。说是带皮汤,其实就是用猪肉皮炸成果子,再把最薄的那种海带切成小片子,放到水里一煮,然后放些盐和葱。现在回忆起来,那带皮汤的香味里含着辛酸,但这的确是我们在中学时代最奢侈的营养生活。

页码1 2 3 4 5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