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刘索拉:站在世界角度去“看”中国

[来源:搜狐艺术]  [2012/6/22]
[img]uploadpic/20126/2012062255155269.jpg[/img]

刘索拉:著名音乐家,小说家。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 ,已出版发表小说散文数百篇和音乐作品数百部。最新音乐作品包括她本人编剧作曲配器导演及主演的歌剧“惊梦”;并曾作为德国世界文化大厦国际顾问策划了若干国际音乐节,最新策划了首次中国音乐跨界论坛(2011)并将为2012北京现代音乐节执行艺术总监……

80后、90后 终于有一代人贴近我的思想

搜狐艺术:刘老师,什么原因使您决定回国做音乐。

刘索拉:从去年开始决定回国做音乐,因为在这儿有好多事我还没有弄懂。在国外,你会经常拿世界来对比中国,你会站在世界来看中国,所以也是站在一种所谓政治正确的角度看中国。在中国没有办法正确的分析中国,而如果我回到中国来,真正在中国做事,我就更容易理解中国音乐家的困境和状况,那样,我可以能更准确的理解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在2010年我决定好好的深入的了解中国的音乐,而且我也特别的关注民间音乐、包括采风,这而对我来说也是重新学习。

参加“艺术照进现实”的系列讲座,其中有那么多年轻孩子和我交流,我特别喜欢和80后、90后的孩子聊生活、聊艺术,因为他们思考问题就已经开始跟我贴近了,终于有一代人跟我的思想贴近了。还记得当我离开法国的时候,有一个人说:“索拉,你等着,会有一批孩子跟你的思想一致的”。

中国的媒体文化要有自己语言及思维方式

搜狐艺术:在中国现当代艺术发展中,曾经出现过“反传统”与“接轨西方”的文化策略曾经极大的打开了很多人的艺术思路,艺术家也不断的在学习西方的艺术流派,而在上世纪80 年代中期以后,已经开始有少数艺术家意识到了“中国性”建构的本土价值,也在努力回到自身的语境中,回到文脉、回到传统重新发现对于艺术和历史的一种思考,这可能是一种自觉?

刘索拉:我们需要在一定程度上去找自己本原,这也是为什么我提出,在媒体文化里,媒体文化传播的是什么?我们在流行音乐上的不慎重引进,引进一种语言,而这并不是你的语言。我们很简单的就把别人的文化借鉴过来,以为这样象征着时髦,这是很简单形式,其中表现上不仅仅是对西方文化的引进,还包括港台文化。

我并不反对引进西方文化,西方文化的引进过程中有各个国家的传统,这个传统是和中国传统可以形成对比的,和中国大陆是有对比性的。我们看到德国的发展、英国的发展,欧洲的每个国家的发展,从中可以找到中国的对比性,在我看来越多的知道西方社会及文化是越好的,其中,你才知道我们自己有什么,真的是只有非常了解西方的文化,无论是古代的和现代的文化,你才能够知道中国有什么。因为中国真的有这样一种和世界的共同性,中国作为一个巨大的文化大国的发展,它和世界是有一个共同性的,我们不能把自己局限于地方化。

搜狐艺术:在不断的接受外来的文化、流行音乐等各个方面中,我们开始反思背后的问题最突出的是什么?

刘索拉:西方现代派的文化、西方古代主义文化,我们知道的越多越好,当你知道的越多、越深刻的时候,你就会反思,因为他们代表了一种文化的极快的发展。对中国的文化是有帮助的,然后你又会回顾、会马上参照,我们是站在什么地方看这些现代主义文化,我反对引进殖民地文化。

香港是殖民地文化,但是对香港来说特别合适,而不适合于中国大陆。香港文化的好是在于,它结合了当地的广东话,也加入了英文式的思维方式的速度和节奏,香港曾经是英殖民地,要符合西方怎么看香港,在这样的状况下生存出来的文化。但大陆不是这样的状态,不可能借用香港发展文化的方式来套用在大陆,比如说香港的现代戏剧、香港的现代舞、香港的电影是非常棒的,中国大陆要有一个自己的节奏、自己的色彩,自己语言的思维方式。所以这就是我们看到的所谓中国的媒体文化、电视剧、电影,突然套用人家已经做好的台湾的方式和香港的方式,这非常糟粕。我们现在很简单的套用港台已经做好的模式,这个套用就影响到受众的语言和思维。
西汶艺术网
文化分层面 打工者需看波霸来放松

搜狐艺术:面对中国传统文化,我们的艺术家怎么去发展,这在当下也成为了文化、艺术界的议题。

刘索拉:面对传统艺术怎么去发展,现代艺术家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角度,这是不可质疑的,这也像人生一样,回归到原本,人岁数越大,越像他原来。中年的时候你觉得他四不象了,因为正在挣扎、正在思想的状况,越岁数大,原本的东西就出来了。所以,艺术创作也是这样,在你发展的时候,你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你肯定要再回去。但是我们也不是单纯的说我们要回归民族,再重新找到吸取。其实就是,说最老的就是最新的,听听最老的古琴曲子,听起来真的非常新。

搜狐艺术:当今浮躁社会,我们是需要温文雅静的、更静谧的一种艺术,还是需要批判性、狂躁性的艺术?

刘索拉:一个国家文化是分很多层面的,你不可能要求所有的文化层面都变成一种。在香港有一个波霸文化,因为当时有一些打工者,他们真的需要去看一下波霸,他这样就放松了,而不可能因为有波霸,很多人就要看这个波霸,于是乎所有的女明星都要变成波霸,但是要有波霸存在,波霸是要给这些放松的民工希望。就像在一个国家里要有拳击一样,不能说有了拳击之后,就不能有柔韧体操,或者是优美造型、现代舞,需要有各种各样的声音给各种不同层次,文化是要有不同层次的人存在的。

搜狐艺术:您刚才提到,知道西方的文化越多,越有一个参照中国的基础,或者一个新的角度,您80年代,比较关注摇滚音乐,那么在20年后,您开始更多关注传统音乐?

刘索拉:做摇滚就是年轻,年轻就要做摇滚。我在国外也接触到摇滚音乐,最后它就是商业音乐,我做音乐的时候,当然我肯定还要往前走,所以我会去接触各种各样的音乐形式,知道我自己做的音乐是什么。随着年纪越大,你越懂得传统,年轻的时候有点听不进去,当我接触到一些传统音乐家,我们作曲家有一个共同的共识,觉得中国的传统音乐家特棒,而且他们态度特别好,他知道每一个音和他的生活方式是联系的,柔的音,强的弱的都和你相关联的。

在国外的这些年,对我在音乐道路上也有很多启发,为什么我强调要特别细的去分析中国的特点、特色。如果从西方的角度来说,你会觉得从全球化的美学批评,认为俄罗斯的浪漫主义是最早的,但这是我们美学的一个很大的成分,我们没有办法拿世界的标准来衡量中国,要站在世界去衡量中国。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