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诗歌:生命中一枚优雅的银针

[2012/6/23]
诗歌——生命中一枚优雅的银针

张哮

当一枚银针优雅地刺入肌肤下的某个穴位,身体所患不适在尖锐银针的作用下,气血通畅,阴阳逐渐平衡。从此,五脏六腑变得格外健康。

那么,诗歌对于诗人而言就如一根优雅的银针刺入到诗人生命的内部。在诗人诗意地栖息于大地之时,同时诗歌自然地成为一种广大内心的延伸。诗人宋炜曾经所言:“诗歌是极端个人化的生活方式”。而诗人,即是“寺庙里发言的人”(言,寺为诗)。那么,不管是在寺庙或是在教堂、神庙等宗教场所也好,甚至就直接可称为上帝或是神的代言人(“一切宗教按其本质皆为诗性的/创造性的。”荷尔德林),但对于每一个个体的诗人而言,就是一种不可或缺的在在于世间、时间、空间的凭证。对一个诗人本身,既是世间的也是宗教的,既是出世间的也是入世间的。诗人也可直接呈现世间万象,同时也是内心的无限延伸。更为重要的也是一种信仰的有效进入方式,而这种方式是终极的、根本性的,当然也是世间与心灵之间圆融无碍的,也是接近”万源之源”(“故乡”海德格尔语)最殊胜的方式之一。

每个人在与诗歌结缘时,也许各有不同,但诗歌的确是在以不同的方式、时间、地点的出现在每个人的生命中的某一个片段。我曾在《用诗歌解读一座城市》的文章中提到,有一次,我在母亲老家乡下河里差点被流水带走之时,是岸边的青草成为我的救命之草,而后来我与诗歌的缘分却是拯救了我的灵魂,现在我任然这样认为。

其实,是不是海德格尔所说的“诗意的栖息”在大地之上,并不是在乎你写不写诗,而是在你生命中有无对时间、空间、万事万物的敏感、敬畏之心。如果有了那样对万事万物的敏感以及敬畏之心,诗歌本身就只是形式上的问题。正如出离心应当是在内心中破除了贪执,而非外在的形式出离红尘。我为什么说诗歌对于我如一根优雅的银针,那是因为我的生命中,自己曾在面对生命的不可知和对生命最迷茫的那段时间,而正是那时诗歌以其优雅的姿态出现在我面前。而就是这样优雅的一刺激活了我生命中埋藏已久的元素,这样的元素,让我用另一只无形之眼观察这个世界上大大小小的生命,也让我从此感觉视野开阔许多,生活中多多少少充溢着诗意的美景。

英国作家福斯特说:“如果我们认为我们被造就出来就是要使之高兴,那么相信世界上别的事物是为了让我们高兴才造就出来的,就变得非常正确并为人接受了”。然而诗人能感知到的并不仅仅限于这些,在更深层意义上讲,那种终极的心之本性的显现,才有可能让人回到真正、究竟的快乐当中。才会从这个世界上最微小的生命、事物中体悟到生命本身所具备的完美、圆满。

庄子在其《养生主》开篇云:“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每个人这一生的生命有限,而且,还时时处在无常之中,但世界是无边无际,不可穷究的,以如此短暂的今生要去穷究生命本性是无法想像的事情,也是不可能的。但诗歌或许给了人一个契机,一把让诗人向内,抵达心灵的钥匙。要见到本性的光明、自在、圆满之前,每个人都必须要让自己的心量足够的大,大到能承受一切大大小小的烦恼,最终使自己格外的柔软,清净。而这时诗歌就是一枚优雅的银针,会让你内心变得柔软、清净的银针。佛陀曾教诲我们:“知非即舍”。在短暂的生命中,我们无力承受那么多的烦恼、执着、妄想,所以要我们舍弃它,否则只能被自己的心所迷惑,烦恼、执着、妄想所拖垮。

海德格尔云:“存在之思只不过是一种高级漫游,还是一种非常困窘之事,也许这种思终究是一种无法回避的忧僻小径,它拒绝成为一条拯救之道,也不会带来什么簇新的智慧。这条小径至多不过是一条田间小路……”。海德格尔又云:“有诗人,才有本真的安居”。因此,一枚优雅的银针……诗歌,会让一个人具备水性,开启智慧,去接近本性之源,光明之源,快乐之源。

2010年五月竹风堂  2010年第6期《上海文化》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