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马伯庸:把小说挂在三国史这颗钉子上

[来源:东方早报]  [2012/6/23]

艺术中国
《风起陇西》  马伯庸著

上海有三百五十八家沙县小吃,最近的一家距离笔者所住的教师公寓两百米,准确地说就开在我们食堂二楼。每次讲完当代文学史课程,坐在食堂的角落里,微微阴沉的黄昏时分,点一份飘香拌面或是柳叶蒸饺,恍惚的热气中,“微黑,沿海五官,有一种潮汕地区人民特有的质朴之气”的老板,总显得心事重重。如果你是普通青年,你可以认为是敝校女生太多排骨套餐不好卖所致;如果你是文艺青年,答案不言而喻:“一曲忠诚的赞歌!”

熟悉《一曲忠诚的赞歌》这篇网络神文的读者朋友,大概明白笔者在讲什么。这篇作者不详、才华横溢的网文,将兰州拉面、沙县小吃、绝味鸭脖、大娘水饺、肯德基(当然还有伟大的强国社区与铁血论坛)组织进一场惊天的谍战阴谋中:被出卖的悲情本·拉登,忍辱负重的“贪官”,为信仰与职责的冲突而苦恼的情报人员,犬牙交错波谲云诡的暗战,长街谍影,大国棋局……不消说,肯德基隶属于中央情报局,兰州拉面被基地组织控制,而沙县小吃、绝味鸭脖、大娘水饺等等,都是国家安全部的忠诚卫士,“国家的盾牌”!

这篇妙趣横生的文章,不过两千三百余字,在网络上被转载过无数次。据说有一段时间为了传说中的“同志”打八折,凑热闹的读者会在付款的时候低声念出暗号,换来的是老板会心的神秘微笑。现在用百度搜索“沙县小吃”,跳出来的还是“沙县小吃的秘密”。这种疯魔的现象,概括为无聊,那就既简单又无趣。笔者上纲上线地讲,“沙县小吃”确实藏着一个秘密——理解网络文学的秘密。
艺术中国[http://www.artx.cn]
和严肃文学不同,网络文学不在于虚构一个戏剧性的艺术世界,而在于赋予现实生活以戏剧性,重新讲述你所熟悉的对象,由此生成一种戏谑的奇趣。最典型的就是“穿越”、“架空”小说,现实世界和文本世界怪诞地黏合在一起,而这种“穿帮”则是严肃文学的大忌。这种戏谑的奇趣,实则折射出网络一代的精神症结,貌似荒诞不经的作品中,埋藏着理解青年一代的线索。

在笔者狭窄的视野里,马伯庸《风起陇西》是这类网络文学的典范之作,标志着架空小说的成熟。借用大仲马脍炙人口的比喻,马伯庸是把小说挂在了三国史这颗钉子上,演绎出一段极为好看的三国谍战。小说虚拟了一场魏国的惊人图谋:利用潜伏在蜀国领导层深处的间谍“烛龙”,盗取蜀国新型弩机的图纸,毁掉诸葛亮的军事优势。诸葛丞相领导下的谍报组织“靖安司”,为挫败敌国的图谋而发起反击。靖安司从事荀诩带领他的行动小组,利用蜀国间谍杜弼(“黑帝”)从陇西发回来的情报,布下天罗地网,几乎活捉来客,结果功败垂成,被对方将计就计,盗出图纸。荀诩饮恨被下放到蜀国驻东吴大使馆,在经历了短暂的东吴谍战后,重返巴蜀,挫败“烛龙”策反蜀国第二号政治人物李严的阴谋,在最后一刻克服无数困难揭开了“烛龙”的真面目。当然,和所有一流的谍战小说相似,谜底下面还有一层谜底,结局十分精彩,意料之外而在情理之中,“烛龙”原来是……很抱歉,对于一部谍战小说,笔者只能剧透到这里了。可以再说一句的是,读到结尾最后一段:“三年以后荀诩染病身故,与远在五丈原的诸葛亮同一天去世;在几年后魏国的高平陵政变中,有一名低级官吏在内乱中被杀害”……陇西清冷的风吹拂在秦岭山头,什么能形容蜀国这些可敬可爱的人?一曲忠诚的赞歌!
艺术中国
就像网络文学在主流文学秩序中被忽视,马伯庸是那类被主流文学批评家低估的作家。尽管马伯庸曾经在《人民文学》2010年第9期发表过《风雨〈洛神赋〉》,并且凭借此文获得2010年度人民文学奖散文奖,但是他主要的发表渠道,还是如晋江文学网等文学网站,之后转化为实体书出版。包括《风起陇西》在内,他的《殷商舰队玛雅征服史》、《帝国最后的荣耀——大明1592抗日援朝》、《三国机密·龙难日》等小说,尤其是新浪微博上的各种冷笑话,为他赢得了大量的读者。和所有优秀的通俗作家相似,马伯庸也深谙他在为谁写作,他的艺术风格和读者群体的潜在期待,有巧妙的“合谋”关系。所谓“形式”与“文化”的相通,就在于此。这也是理解网络文学的重心所在,不再是纵向地在文学传统中来把握,而是横向地在文学场域中来理解。

比如,马伯庸有一个精心制作的标签,近乎黑话的“祥瑞御免 家宅平安”,这来自于他自己炮制的“神话”:接近他的人都有厄运,除非高呼“祥瑞御免”,方能逃过此劫。据说,马伯庸成立了“西肃慎代天启运后清诸上神圣千年上等开明大帝国”,自号“太祖盛武文圣德仁昭明高贤景匡弘直帝”,简称“后清”,“一个没有太监与坑的伟大国家”,实际上基本含义是作品连载不会中断(网络上经常用“作者太监了”来形容作品连载中断)。这种玩笑居然成为网络上的热词,正在于迎合了马伯庸读者的心理:他们渴望生活与艺术的界限被打破,自己的庸常生活能够充满“戏剧性”。马伯庸的读者,主要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中产阶级以及作为预备军的在校大学生。对于文学而言,这其实是不幸的一代,他们没有余裕也缺乏足够的准备来细读《荷马史诗》、《神曲》这类作品。近二十年来中国高度的市场化、城市化、体制化进程,把青年一代的“时间”完全组织起来,学习、工作时间之外的“闲暇”,不是游离于这种组织结构之外,而是作为必要的“缓解”。形象来讲,就像是中学生的课间休息,这个“休息”不是真正的松弛,而是为了更好地提高下节课的学习效率。
艺术中国
页码1 2
更多
古籍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