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方方:武昌城的有些历史我们还不了解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2/6/23]
中国青年报:你在文末写罗以南在“文革”中受到伤害,书中是否存在第二个主题——强调宿命感?

方方:我觉得罗以南到头来还是一场空。他经历了枪林弹雨,从血海中走出来,继续参加革命往前走。我没明言他参加的是什么军队。但解放后,他是被押解回去的。他是参加了革命,作了他认为的贡献,但革命最终还是不要他了。

很早就有人说我的作品不能往下追问,再往下就变成虚无。我觉得没有办法,我就是这样写下去。1986年我发表了四个中篇,《闲聊宦子塌》、《风景》、《白雾》、《船的沉没》都在不同程度上反映宿命感。那时我才30岁,好像宿命感与生俱来。觉得人左右不了命运,同时很多东西来左右自己的命运,很多东西里又包括自己。比方说我不参加高考,不努力,我现在肯定是下岗。肯定是有自己的抗争,自己的付出,才改变了命运。

所有事件都不是简单的,每一个人都可以分析导致活到今天这一步的各种原因。文学就是把很多人与事背后的成因表达出来,越丰富才能越打动大家。

中国青年报:书中,罗以南信奉佛教,为何又出现了一个重要人物——基督徒孟洋人?

方方:以前在武昌昙华林有传教士出现,那边有些学校有教会背景,还有基督教堂。罗以南是从农村出来的学生,从小受佛教熏陶,他确实想出家,想放下一切,他是典型的逃避型。孟洋人是确有传说,他作为基督徒劝说北伐军不要攻城,不要放炮伤害无辜。还有当年武昌宝通寺作过战场的野战医院,正好区域环境就是这样。

中国青年报:你所有的作品不管描写什么题材,都归结在人性上,有没有想过突破这点?

方方:我没有刻意去想突破。我没有把要出彩、要引起注意、要有所突破当成天大的事情。我只想写我心中想写的,我写作不是为了你们看突破不突破,突破也不是你们说突破就突破了的。而且我有信心这样写就很好,就会有很多读者喜欢。还有的题材结构也不是刻意做成的,事件本身这样写就很有意思,我不要特意把它写成什么。我不喜欢玩这种花招。我知道花招较易出彩,也喜欢看别人玩的花招,但我很懒,要是天天动脑筋想在小说上玩花招,憋个半年憋不出来,何必呢?写作最好是写自己的东西。你对我的作品提出意见,提得有意思,我听进去了,下回纠正。听不进去拉倒!自己写得愉快就好了,你认不认可关我什么事?写作是件好玩的事情。

中国青年报:你的作品让人觉得,你也在观察生活,质疑社会,但不如有些作家对现实有一种尖锐、强烈的批判。比如像阎连科的《为人民服务》、《坚硬如水》等。

方方:或许我与阎连科的文学观念有差异吧。他的《日光流年》写得很好,还有几部,我都很喜欢。我喜欢的小说不是那种赤裸裸地表达自己政治观念的。而是不动声色,通过人物的行动命运表现自己的想法。

在作家中我应该算是很尖锐的,只是方式不同。很多批评和观点,我更愿意在会上当面说,公开说。虽然说了也没用,但仍然要说。我的想法是,得让另一种声音存在。这是我的个人方式,我只是不好作秀或者说不屑作秀而已。到了我这个年龄,不可能像热血青年一样说话更多是带着发泄的成分。对于社会问题乃至体制问题,我真觉得空骂无益,喜欢更客观更综合更历史性地来看一些现实问题,也更希望批评之后能有一些建设性的意见。或许这样会理性点。
西汶艺术网
另外,互联网虽然能推动民主,促进社会进步,但同样我们也看到,一批网民穿上马甲是暴民,脱下马甲便是奴才。你到各单位看看,他们脱下马甲在单位里的表现、表态、发言,而穿上马甲后谁也管不着,他便神气了。当然,这也是不民主的生存环境造成的,对老百姓也不能太苛刻。只是,理性地来看,人的本性大体相近。我认识几个人,也算精英,平常牢骚,不知多凶,但一到会上,全都变成了拍马屁。这些人啊,给一点既得利益,你看他们会怎样?我大概也是看得太透了。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