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金克木囊中羞涩在图书馆上大学:这里是人间仙境

[来源:文汇报]  [2012/6/25]
图书馆是家,而家中的成员——图书报刊,则成为金克木数不清的良师益友。金克木饱含深情地说:“这些老师从来不对穷学生摆架子,不离不弃,有求必应。只有我离开他们,他们决不会抛弃我。……看报看书的人一声不响,对服务人员说话也是低声。几年间我没听说有偷书的,或者书刊中被人裁下偷去书页。阅报室内无人看守。那么多当天新到报纸只有看破了的,没有被拿走的。看书报的人中穷学生居多,也许是穷得有志气吧?”

在北京大学图书馆当职员

金克木与图书馆非常有缘。机缘巧合,他竟然还当过北京大学图书馆的工作人员。

1935年,北大毕业生“沙鸥”被北大图书馆的严文郁主任请去当了阅览股股长,她知道与她一起上法文课的旁听生金克木无学无业,生活困窘,便想出一个主意,请邵可侣教授向严主任推荐金克木,然后她再跟着推荐,这样便促使金克木当了北大图书馆的职员。

金克木在那里工作了大半年,职责是管借书还书。这样的工作,在许多人眼中,是极枯燥的事,金克木却产生了极大的兴趣,而且最大限度地激发了他的好奇心和求知欲,乃至他认为:“那不到一年的时间却是我学得最多的一段。”
西汶艺术网
这里面有什么原因?玄机在何处?内因又在何处?

所谓玄机所在,其实就是金克木每天经手的“借书条”。

内因则还是金克木小时候就养成的好奇心。

因为好奇心,金克木无意中掌握了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他从枯燥的“借书条”上发现了“天机”:

书库中的书和来借书的人及馆中工作的各位同事都成为我的教师,经过我手的索书条我都注意,还书时只要来得及,我总要抽空翻阅一下没见过的书,想知道我能不能看得懂。那时学生少,借书的人不多;许多书只准馆内阅览,多半借到阅览室去看,办借出手续的人很少。高潮一过,我常到中文和西文书库中去瞭望并翻阅架上的五花八门的书籍,还向书库中的同事请教。……借书条成为索引,借书人和书库中人成为导师,我便白天在借书台和书库之间生活,晚上再仔细读读借回去的书。

借书的老主顾多是些四年级的写毕业论文的。他们借书有方向性。还有低年级的,他们借的往往是教师指定或介绍的参考书。其他临时客户看来纷乱,也有条理可寻。渐渐,他们指引我门路,我也熟悉了他们,知道了“畅销”和“滞销”的书,一时的风气,查找论文资料的途径,以至于有些人的癖好……有一位来借关于绘制地图的德文书。我向他请教,才知道了画地图有种种投影法,经纬度弧线怎样画出来……又有一次,来了一位数学系的学生,借关于历法的外文书。他在等书时见我好像对那些书有兴趣,便告诉我,他听历史系一位教授讲“历学”课,想自己找几本书看。他还开了几部不需要很深数学知识也能看懂内容的中文和外文书名给我。他这样热心,使我很感激。

大学里的图书馆与公共图书馆又不同,多的是有学问又热心帮人的师生。金克木的好学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许多学生乐意与这位同龄的小职员交流,有的还主动让他看自己的论文,甚至有人成为他非常好的朋友和“指路人”。

例如,有位名叫徐芳的中文系应届毕业生,为了在金克木面前显示自己是位才女,有意无意地将胡适指导她所写的论文《中国新诗史》放在金克木面前的柜台上。金克木的好奇心自然马上被激发出来。而徐芳正好可以给金克木当一次老师,两人也由此认识。而后来成为历史学家的邓广铭,当时是北大历史系四年级的学生,他则主动与金克木交朋友,并成为金克木“学术道路的最初指路人”。

教授们很少借书。金克木则利用这极少的机会主动地学习。有一次,金克木从借书单上看到了鼎鼎有名一位大教授的名字。在教授刚出门的刹那间,金克木赶紧抓张废纸,把进出书库时硬记下来的书名默写出来。以后有了空隙,便照单去善本书库一一查看。

“我很想知道,这些书中有什么奥妙值得他远道来借,这些互不相干的书之间有什么关系,对他正在校注的那些古书有什么用处。”“我当时这样的行为纯粹出于少年好奇,连求知欲都算不上,完全没有想到要去当学者或文人。我自知才能和境遇都决不允许我立什么远大目标。我只是想对那些莫测高深的当时和未来的学者们暗暗测一测。我只想知道一点所不知道的,明白一点所不明白的,了解一下有学问的中国人、外国人、老年人、青年人是怎么想和怎么做的。”

可以说,完全是由于超强的好奇心,金克木表现出与众不同的学习劲头和“书虫傻气”,而就是靠着这个,金克木后来成为中国顶尖的学者。

摘自《低学历的五大师》作者:张建安 商务印书馆出版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