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失魂的诗:为何“写诗软件”在中国大有市场?

[2013/12/23]
[摘要]科幻作家刘慈欣指出,很多软件能够自动生成诗歌,模拟现代派作品简直有鼻子有眼。刘的言论在网上引起了爆炸性效应,使近年来出现的写诗软件再次成为舆论的焦点,为什么写诗软件会风靡中国?

近日,科幻作家刘慈欣指出,很多软件能够自动生成诗歌,模拟现代派作品简直有鼻子有眼。刘的言论在网上引起了爆炸性效应,使近年来出现的写诗软件再次成为舆论的焦点。之前媒体曾曝出,一款写诗软件四个月生成了55万首诗,产量惊人。这个产量也意味着写诗软件在大众中的受欢迎程度很高。中国是诗歌的国度,历史上出过那么多优秀的诗人,留下了无数优美的诗篇。遗憾的是,当下的中国人竟然被几款写诗软件迷住了。为什么写诗软件会风靡中国?

一、商业大潮来袭 当代诗人抛弃了诗歌

知名作家+高级工程师 刘慈欣的特殊身份让写诗软件被人们关注

不管你是否有文字基础,只要会操作电脑,你就能写诗。这样“只要……就……”的句式,是消费社会的一大标志,只要有需求,就有解决方案。这种“写作捷径”的故事,其实并不罕见。按照很多畅销书的说法,1天可以读懂世界史,3天都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了,点击几下鼠标“作”首诗也不是什么太耸人听闻的事。然而“写诗软件”这件事从刘慈欣的嘴里说出来,就是另一番景象了。 近日,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科学杂志《新发现》主编严锋在一则微博中提到,科幻作家刘慈欣称现在有一些软件能自动生成诗歌和小说,模拟现代派风格的作品比较像,但越是传统经典的文学就越难模仿。这则微博发出后引发网友讨论。 刘慈欣的《三体》可谓是21世纪前十年出版界最大的奇迹,在毫无宣传的情况下取得了口碑和销量的双重爆发。而鲜为人知的事,已经贵为知名作家的刘慈欣,一直没有放弃本职工作,目前依然是娘子关火电站的一名高级工程师。这样一位广受读者爱戴的作家兼浸淫科学界多年的高级工程师,如此为写诗软件“背书”,让很多文学爱好者感叹:难道抢夺诗人饭碗的“狼”真的来了?

文学价值分流 诗歌创作个性化

写诗软件的流行,无疑反映了当代诗歌的式微。考察当代诗歌面临的问题,应该将诗歌放在当代文学发展的脉络上来思考。中国文学发展到20世纪90年代,出现了巨大的转变,有了明显的价值分流,紧扣时代主题的线性文学发展被多元创作打破了。这个转变是商品经济意识对文化领域的冲击造成的。这一时期,中国文学首次出现了无特定潮流、无具体方向的现象,几种文学潮流并存。

大致有下面几种表现出不同的价值取向的文学潮流:以政府资助和国家评奖来确定价值的主旋律文学;以圈内行家认可以及受特定读者群欢迎为标志的纯文学;以获得大众消费市场的成功为目标的消费文学。当时的作家从时代主题的束缚中解放出来,个性以及个人精神对创作起到了巨大作用。几乎每一位作家都开始表述自己独特的精神世界,并在社会文化空间中发出独立的声音。

文学发展的这个趋势左右了诗歌的发展。到20世纪90年代,诗歌创作更具个性化,也出现了巨大的价值分流。1993年,诗阳通过网络发表作品,成为中国第一位网络诗人。两年后,第一份网络诗刊《橄榄树》问世。也正是在这一时期,肖开愚提出了中年写作的概念,王家新等提出了以个人写作为特点的诗歌创作立场。这原本应该是诗歌的发展机遇,但是商品经济催生的消费文学逐渐腐蚀了诗歌创作。

消费文学兴起 诗歌创作陷入庸俗

随着经济改革的推进,到20世纪90年代,中国文化也面临着巨大的转型。当时的文化体制改革,将文学刊物、出版社逐步推向市场,原则上不再依靠国家资助。从作协、文联中得到的工资以及从文学刊物、出版社中得到的稿费,已经不像过去那般丰厚。尤其与社会其他阶层相比,这点收入更是少得可怜。一些作家、诗人放弃文学创作,涌入市场大潮中淘金,还有很多人转入了消费文学的写作。

消费文学是商业化的写作,如影视编剧、纪实小说、通俗文学、广告文学等。市场化改变了很多作家、诗人的生活方式,也改变了很多作品的出版命运。全面推向市场的出版界,一切以效益优先,很多纯文学的选题渐渐淡出出版选题论证会。一切出版选题以形成热点话题、创造畅销神话为宗旨,诗歌也随之受到重大冲击。诗人首先要生存,要解决最基本的物质问题,于是诗歌的通俗化、媚俗化逐渐兴起。

一些诗人故意降低品位,创造低级趣味的东西来迎合大众的口味;还有一些诗人故意“媚雅”,故作高深以附庸风雅。他们喜欢颠倒词句,将诗歌搞得玄之又玄,让人费解。从1996年沈浩波发表《一把好乳》到2000年《下半身》创刊并形成下半身流派,中国当代诗歌彻底走入了庸俗化的发展误区。

二、大众娱乐时代 读者远离了雅文化

阅读成个性化休闲 诗歌逐渐失宠

改革开放之前,中国人读书并不单纯是为了个人,而是背着时代的责任。当时的时代主题左右着个人的读书价值取向。如,“五四时期”中国思想文化的主题是“反帝反封建”,抗战时期是“民族救亡”,五六十年代是“阶级斗争”等。在这些时代,阅读有着很高的时代使命意识。从当时流行的书籍可以看出这种趋势,如抗战时期的《约翰·克里斯朵夫》,建国后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等。

改革开放后,尤其是到了20世纪90年代,中国读者也出现了明显的价值分流。这时候的中国读者摆脱了时代主题的限制与束缚,读书成了纯个性化的行为。读书的价值取向变成求知、消遣、娱乐,精英阅读逐渐向大众阅读过度。阅读变成个性化的休闲之后,读者更倾向于阅读有趣味的书籍,如小说等故事性很强的书,对诗歌等纯文学领域的书籍渐渐失去兴趣。

随着城市化的进展,中国人的生活方式与工作方式发生了较大的改变。读者群体集中在城市中,而城市的生活节奏变得越来越快,生存压力也越来越大。生活环境的改变让读书变得更为功利化、粗浅化。在这种生存环境与生活状态下,只能流行快餐式阅读。从当前的出版格局可以看出,销路较好的书要么是童书,要么是工具性强的书。文学类的书整体处于萎靡状态,诗歌已经完全失去地位。

页码1 2
更多
古籍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