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透视梁小斌住院:反思中国当代诗人生存窘境

[来源:艺术中国]  [2013/12/24]
[导读]著名诗人、文艺评论家徐敬亚曾评价:“在荒原上,中国有两个天真的孩子,一个是顾城,一个就是梁小斌。”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著名诗人,现实生活中的境况却堪称困难。

连日来,诗人梁小斌脑梗住院的消息成为焦点,诗人伊沙在微博中说:“为中国的钥匙祈祷。”除了他自身在文学上的高深造诣,及在中国诗坛举足轻重的地位外,还因为这样一个大名鼎鼎的朦胧诗代表人物,不是体制内的作家,他本人没有医保,连医疗费用都难以承担。

为什么诗坛地位显赫,生活却困窘,这样一种悬殊的境遇落差,是怎样形成的?中国的诗人都在做什么?他们的生存现状如何?

1.梁小斌的成就与困窘

与北岛、顾城齐名的朦胧诗人

梁小斌以一首《中国,我的钥匙丢了》闻名诗歌界,创作于1980年的代表诗作《中国,我的钥匙丢了》,通过“我”“寻找”钥匙的过程,体现了一代青年的觉醒和思考,在当时的中国诗坛上,刮起一阵“找钥匙”旋风。这首诗与同时期的《雪白的墙》等作品也成为中国新时期朦胧诗的代表作,梁小斌就此也成为朦胧诗人的代表人物,与北岛、顾城等诗人齐名。

梁小斌共有9篇诗歌散文入选中学、大学教科书。著名诗人、文艺评论家徐敬亚曾评价:“在荒原上,中国有两个天真的孩子,一个是顾城,一个就是梁小斌。”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著名诗人,现实生活中的境况却堪称困难。

梁小斌是中国当代著名诗人群体中“生活处境最差的诗人”

用著名诗人、学者叶匡政的话说,“梁小斌可能是中国当代著名诗人群体中‘生活处境最差的诗人’。”

梁小斌的诗歌和随笔创作有很高的成就,但是他不属于安徽作协、北京作协,多年来从事过电台编辑等很多工作,近年来年龄大了也还是为了生计四处奔波。

叶匡政表示,“我跟圈内的人也讨论过,梁老师随笔的水平在当代是很高的,但是读者群比较窄,这样的作品不会成为畅销书。”

据了解,梁小斌入院后,每天各项检查、治疗费用高达数千元,未来至少还有十多天的治疗期。面对这笔医疗费用,梁小斌的夫人卓女士面对记者时称“我们能挺过去”,但还是流露出有心无力的乏力感。

2.中国当代诗人生存现状

20年卖不完一本诗集

诗人们在自身与宇宙相通的无边无涯的精神世界里,披荆斩棘,艰苦卓绝,创造了惊风雨泣鬼神的语言奇迹;尤其在物欲横流的当下,他们放弃世俗生活的欢乐,铁锥般专注于诗域。但是,光靠写诗歌是无法生活的,这样的诗人生存状况不佳,被称为“不会经营自己的诗人”。目前把精力完全放在诗歌上的职业诗人目前还是很少的,他们在生活窘迫时,往往靠家人、朋友和亲戚资助。

职业诗人杨嘉利1996年出版了一本自费印刷的诗集,可是直到今天为止,快20年了,依旧没有销售完,还有几捆诗集放在他的床下。他的作品在全国20几家刊物发表,每月可以收到几百元稿费,扣除邮寄和打印的费用,几乎没有盈利。因为他是残疾人,靠政府给予的生活补贴才勉强生存下去。

左手行医右手写诗

站在岁月的高处/回眸不舍昼夜的大川/江河时而平缓东流/时而惊涛裂岸/好在历史是人民写的……这是江西省作家协会诗歌创作委员会委员、南昌市诗歌学会常务理事王治川《秋天的怀念》中的句子。

王治川现在供职于江西省肿瘤医院,左手行医,右手写诗,生活倒也平淡幸福。但是如果一个人的生命觉醒了,他就有一种“痛”。这种“痛”,日夜不停地鞭策他把某件事做到极致的好,以此来体现生命存在的价值。王治川要做的事,就是写诗。他说,哪天我的生命结束了,但愿人们说死了个诗人。但是因有所牵挂,所以王治川的诗就有所局限。工作、生活和诗歌,到底谁最重要?到底谁可以舍弃?可能王治川此生都无法有个结果。这也是他永远的“痛”。眼前,王治川最迫切最清晰要追求的目标是,出一本诗集。他至今还没出过诗集。

江河十年只写了十首诗

在长诗《泰姬陵之泪》之前,欧阳江河差不多有十年没动笔了,他在北京的一家著名演出公司做演出策划,一做就是六七年。他很坦然,诗人就不要谋生了吗?

在这十年里,曾被成为“中国朦胧诗五大家”之一的欧阳江河(即北岛、舒婷、顾城、江河、杨炼)只写了十首左右的诗,但写了很多文章,包括音乐、绘画、电影等领域的评论,甚至还有建筑、摄影和舞蹈方面的文章,以至于有了音乐和美术评论家的头衔。辞掉演出公司的工作之后,他的生计主要靠“卖字”来解决。2002年起,有日本人欣赏他的书法,独家买断了他十年内的书法作品。

这十年,欧阳江河如同一座沉寂的火山一样存在。或许,这长长的寂寞算不上什么。里尔克、瓦雷里都曾经沉寂很多年,芒克也沉寂了很多时间。诗人写作,有人是长流水,有人有间歇期。欧阳江河自己曾解释说,在这样的时代,他根本无所谓写不写,“我不做诗歌的秘书”。“我成功剥离了作为生活和写作的欧阳江河,没把我的写作变成我的生活方式。”
艺术中国[http://www.artx.cn]
3.下海难游泳,上岸没人脉

全世界诗人谋生都不易

其实,不仅中国诗人谋生艰难,全世界诗人境况都差不多,即使是发达国家,如美国、日本等,也很难找到一位真正的全职诗人。

在现代印刷术普及前,写作仅仅是爱好,而非职业,印刷术将创作的权利从贵族小圈子中解放出来,让平民也有机会靠写作才华过上自由、富裕和名誉的生活。可遗憾的是,诗歌文体与印刷术不易紧密结合。

诗歌语言较概括,对不同圈子的人来说,能从中获得的信息量太少,此外,诗歌写作门槛相对较低(俄罗斯人说“每一篇树叶都有20位诗人在写诗”),生产量大,且质量标准模糊,造成市场倾斜,故“劣币驱除良币”的现象比比皆是。
艺术中国
比如余光中的《乡愁》艺术成就不高,可在公众眼中,却成了他的“代表作”。再比如,建国以来作品销量最大的诗人是汪国真,“顺口溜”竟远超北岛、顾城等大师级诗人。

页码1 2
更多
古籍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