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论李煜词的艺术成就

[来源:《诗海拾贝》]  [2007/2/28]
李煜,公元937年生,978年被赐毒酒死。他初名从嘉,字重光,号钟隐,又称蓬峰居士,徐州人,是五代南唐最后一个国君,世称“李后主”。他整个青年时代是在他长兄文献太子的迫害下度过的,25岁继位后,史书记载他“专以爱民为急,蠲赋息役,以裕民力;尊重中原,不惮卑屈,境内赖以少安者十有五年”。周后死后,李后主立小周后为继室。他沉湎于丝竹歌舞,很少关心日蹙的国势,南唐小国被灭是不可免的。李后主也曾挣扎过,但国家迅速灭亡,他是负有责任的,战败被囚后他后悔不听潘佑、李平的忠谏一事也可为佐证。李煜虽不属昏庸无能的君主,但朝政上是无可称道的。他在文艺方面却可谓名副其实的才子。他:“精究六经,旁综百氏。常以为周孔之道,不可暂离。经国化民,发号施令,造次于是,始终不渝。酷好文辞,多所述作。一游一豫,必以颂室;载笑载言,不忘经义。”①他工书善画,洞晓音律,诗文均通,尤精于词,达到炉火纯青的境界。著作有文集30卷,杂说百篇,然大多佚失,他和其父南唐中主李璟合著有《南唐二主词》。

古人论词,分婉约、豪放两派。婉约者,调子低沉婉转,内容喜欢“缀风月,弄花草”②,多涉及闺阁儿女之情;豪放者,调子豪迈奔放,内容冲破了狭窄生活的羁绊,多涉及纷纭复杂的社会现象。李煜词属哪派,如何评价,是一个比较复杂的问题。1955年与1956年,《光明日报》在“文学遗产”专刊上就此展开讨论。

陈培治认为,李煜是封建小国家的皇帝,《虞美人》的内容是李煜沦为臣虏后对往昔宫廷享乐生活的追忆与伤悼,而这种生活是罪恶性的剥削生活,是建筑在“人民的痛苦和死亡”的基础上的,因此词“含有毒素”,“不值得我们学习”。

夏兆亿反驳陈培治,认为,李煜“到38岁时他的帝王生活已告终结而开始了后4年的受屈辱和被囚禁的生活。由于生活环境的剧烈变化,造成他思想感情上的变化;作为这种生活的反映,他的词呈现了异彩”;“对于丧乱、屈辱环境的不满和对‘故国’的无恨怀念的这种情感,事实上已超越了他个人仅有的感受范围而获得较普遍的意义”。

楚子的《李后主及其作品评价》③与吴颖的《关于李煜词评价的几个问题》④,两文都主张李煜词不仅艺术上可取,思想内容方面也有可取之处。楚子认为,李煜“早期能够写出超乎统治阶级情感的许多描写真挚爱情生活的诗篇,以及能够写出像《渔父》这种歌颂清高人格和自由生活的诗篇”;吴颖认为,“前期的这些词,亦还是可以基本肯定,它还是有一定程度的人民性的”。对李煜后期的词,楚子认为,“在客观上已经突破了自己的身世与经历,而且有了更为广阔、更为深厚的社会意义的缘故”;并分析说,李煜这时期所具有的思想情绪,与人民,尤其是与那些坚决与黑暗现实决裂的战士们相类似相沟通的。吴颖的观点是:“还不仅仅是表现了爱国的思想感情。……从亡国的悲痛到丧失自由的悲痛,意味着李煜词的人民性达到进一步的高度。……他对统治阶级的丑恶面已有了相当深刻的理解。”可见楚子与吴颖对李煜前后期词的思想内容基本上是肯定的,认为其词写出了真挚的爱情,表现了爱国的思想感情,具有一定的人民性或与人民相沟通的思想感情。

毛星在1956年2月23日《人民日报》上发表了《评关于李煜的词的讨论》(《光明日报》“文学遗产”予以转载),对楚子和吴颖等关于李煜词表现爱国思想与具有人民性的论点,予以驳斥,认为李煜词的思想内容根本谈不上真挚爱情、爱国感情与具有人民性,并指出“李煜的艺术成就也有很大的局限性。李煜对于现实生活的兴味和了解是非常狭窄和浮浅的”。

《光明日报》1956年5月6日“文学遗产”刊出的许可写的《读〈评关于李煜的词的讨论〉》,与毛星商榷,对毛星的偏激的话与自相矛盾的论点提出质疑。

接着,《光明日报》的“文学遗产”专刊在1956年5月13日与20日两期发表北京大学文学研究所古代文学组集体讨论的《如何评价李煜的词》。蔡仪认为李煜的词的价值“在于它能够以自然生动的形象表现了一定的历史具体的生活真实性”。何其芳同意蔡仪关于“评价李煜的词,不能把作品的内容和作者的生活,作品的客观意义和作者的主观思想完全等同起来”的主张,并对李煜词的内容概括为3个方面:反映宫廷生活的,描写男女生活和描写女子的生活及感情的,描写亡国之恨的;对词的艺术成就列为4点:概括性很高,形象性很强,语言很精炼优美,形式和谐完整。

其实,那两年中许多同志许多文章对李煜词的争鸣辩论,主要在于李词的思想内容上有无爱国思想、人民性及真挚爱情等,而对其词的艺术成就,大家的看法则大同小异,就是毛星也认为李词“一切的描写都很自然,没有雕琢的痕迹。李煜的语言,特别是后期的作品中,一般是朴素、清晰、洗炼和准确的,很少陈词滥调和矫揉造作”。那次讨论对词人的身世、思想、感情、词的时代背景、词的内容比较具体细致深刻,对词的艺术技巧的论述比较概括。因此,在时隔多年之后的今天,再专就李煜词的艺术技巧谈几句话,似乎也有必要。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李煜的词,基本上属婉约派,但又不尽然。他的生活境遇、精神状况与文学素养诸因素熔炼出其词遗世独立的艺术风格。

亡国前,他的词主要是描写酒酣歌舞、靡丽奢侈的宫廷生活。除有的写别离怀抱和其他伤感情调的具有真实爱情因素的作品外,整个风格柔靡绮丽,是梁陈宫体和花间词风的继续。亡国后,他的词“深哀浅貌,短语长情”,大多是“以血书”的。或叹怨孤寂之苦,或惆怅梦幻之景,或抒写对人生厌倦之情,字里行间渗透了他失去政权后,“日夕以眼泪洗面”的深哀与巨痛,流露出对豪华景象的眷恋和对冷酷现实无可奈何的情绪。风格也与前不同,摒绝了浓厚的脂粉气,显得哀怨凄恻。虽说格调未免过于低沉悲凉,但词的思想内容要比前期的深刻得多,艺术也更臻成熟。亡国后为宋所俘,他在生活与创作上都有了一个大的转折点。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