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从成语典故管窥赵国军事文化

[作者:李文华、杨英法]  [2007/3/10]
摘要:本文对与赵国军事相关的成语典故进行了搜集整理,达53条。在此基础上,又对其所体现的赵国军事文化作了剖析。

关键词:赵国;军事文化;成语典故

成语典故是高度凝炼的语言,以极为简洁的词语反映着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大多是将一段人所共知的史实或故事浓缩凝练为言简意赅、朗朗上口、约定俗成的常用语。定都成语典故之乡邯郸的战国七雄之一的赵国,在赵武灵王实行“胡服骑射”改革后,成为战国后期东方六国中唯一能与强秦抗衡的国家。它处于“四战之地”的险恶环境当中,军事冲突不断,军事人才辈出,上演了一幕幕鲜活的军事活剧。这些军事人物、军事活动被历史文献广泛记载,后人频频使用,逐渐形成许多与赵国军事相关的成语典故。这些成语典故都包含着丰厚的文化内涵,反映着赵国军事文化的诸多方面。对这些成语典故进行搜集整理,剖析其中所体现的赵国军事文化,是赵国军事文化研究所不可缺少的工作。现以刘志屏、尚波主编的《汉语成语大词典》和邯郸市委宣传部原副部长郝在朝编写的《邯郸成语典故词典》为主要依据,参照其他成语典故辞书,对此略作粗探,借以抛砖引玉,吸引来者,将该项研究引向深入。

一、与赵国军事相关的成语典故
艺术中国
与赵国军事相关的成语典故,这里指的是赵国存续期间关乎军事的一切成语典故。这些成语典故有的与赵氏建国相关,有的与赵国的环境形势相关,有的与赵国政治、军事人物相关,有的与赵人对军事规律的认识相关,有的与他国涉赵事件相关。其中与赵国政治、军事人物相关的成语典故最多,赵武灵王、赵威后、平原君、赵奢、廉颇、蔺相如、毛遂、苏秦、赵括等人是这类成语典故的主角。

(一)与赵氏建国相关的成语典故——三家灭智、三国分晋

三家灭智、三国分晋,出自《史记·赵世家》。曾是春秋五霸之一的晋国,在其末期,政权落入智、赵、韩、魏等异姓贵族手中。其中,智伯瑶势力最大,占有大量土地,掌握晋国的实权。为削弱韩、魏、赵三家实力,他分别向三家索要土地。韩魏两家给了,赵国却不给。他联合韩康子虎、魏桓子驹攻打赵家,赵襄子毋恤依靠当地百姓支持顽强抵抗,又派人暗中与韩、魏相商,韩、魏倒戈,赵、韩、魏“三家灭智”,分其土地,赵氏的政治地位得以加强。随着政治力量的加强,公元前438年,韩、赵、魏三家平分了除留给晋幽公两坐城外的晋国的土地,这就是历史上的“三国分晋”。公元前403年,“三家分晋”得到周威烈王的承认,韩虔、赵籍、魏斯被正式策封为诸侯,赵国正式建立。史学家也把这一年作为战国的开端。这样,三家灭智、三国分晋,便作为历史典故流传下来。
艺术中国[http://www.artx.cn]
(二)与赵国的环境形势相关的成语典故——四战之地、四战之国

四战之地、四战之国,指兵家屡争的四通八达之地。《史记·乐毅列传》载:“燕王喜用相栗腹之计,欲攻赵,而问昌乐君乐闲。乐闲曰:‘赵,四战之国也,其民习兵,伐之不可。’”燕王一意孤行要用兵,结果大败而归。四战之地、四战之国,这两个典故简要概括了赵国所处的环境,北有燕国,东有东胡,西有林胡、楼烦、秦、韩,中间有中山,四面受敌,形势非常险恶。

(三)与赵国政治、军事人物相关的成语典故

这类成语典故为数众多,现以主角人物归类如下:
艺术中国[http://www.artx.cn]
1、与赵武灵王相关的成语典故——胡服骑射、沙丘宫变、轻虑浅谋、难至节见

胡服骑射,出自《战国策·赵策二》:“今吾(赵武灵王)将胡服骑射以教百姓。”原指学胡人的服饰装束,练习骑马射箭,后比喻政治文化的改革措施。赵武灵王是赵国历史乃至中国历史上伟大的人物,为增强军队的战斗力,锐意改革,实行“胡服骑射”,改宽袍大袖为短衣长裤,招骑射,使赵国的军力显著增强,灭中山,收林胡、楼烦,将赵国势力推进至北到燕代、雁门,西到云中、九原的广大地区,使赵国得以跟强秦相抗衡。

沙丘宫变、难至节见、轻虑浅谋,皆与赵武灵王晚年废长立幼,导致长子赵章不满发动政变失败而牵连其饿死沙丘宫的事件有关。此事《史记·赵世家》作了详尽记载。赵武灵王初以长子章为太子,后得吴娃,爱之,生子何,乃废太子章而立之。赵武灵王27年(前299年),正值壮年的他突然将王位传与幼子赵何,即赵惠文王,自称主父,仍主朝政。赵主父封其长子章于代,号曰安阳君。安阳君素侈,心不服其弟。主父使田不礼相之。李兑谓肥义曰:“公子章强壮而志骄,党众而欲大,田不礼忍杀而骄,二人相得,必有阴谋。夫小人有欲,轻虑浅谋,徒见其利,不顾其害,难必不久矣。子任重而势大,乱之所始而祸之所集也。子奚不称疾毋出而传政于公子成,毋为祸梯,不亦可乎!”肥义曰:“不可。昔者主父以王属义也,曰:‘毋变而度,毋易而虑,坚守一心,以殁而世。’义再拜受命而籍之。今畏不礼之难而忘吾籍,变孰大焉!谚曰:‘死者复生,生者不愧。’吾欲全吾言,安得全吾身!且夫贞臣也难至而节见,忠臣也累至而行明。子则有赐而忠我矣。虽然,吾言已在前矣,终不敢失!”李兑曰:“诺。子勉之矣!吾见子已今年耳。”涕泣而出。李兑数见公子成以备田不礼。肥义谓信期曰:“公子章与田不礼声善而实恶,内得主而外为暴,矫令以擅一旦之命,不难为也。今吾忧之,夜而忘寐,饥而忘食,盗出入不可不备。自今以来,有召王者必见吾面,我将以身先之。无故而后王可入也。”信期曰:“善。”主父使惠文王朝群臣而自从旁窥之,见其长子傫然也,反北面为臣。诎于其弟,心怜之,于是乃欲分赵而王公子章于代,计未决而辍。主父及王游沙丘,异宫,公子章、田不礼以其徒作乱,诈以主父令召王。肥义先入,杀之。高信即与王战。公子成与李兑自国至,乃起四邑之兵入距难,杀公子章及田不礼,灭其党。公子成为相,号安平君;李兑为司寇。是时惠文王少,成、兑专政。公子章之败也,往走主父,主父开之。成、兑因围主父宫。公子章死,成、兑谋曰:“以章故,围主父;即解兵,吾属夷矣!”乃遂围之,令:“宫中人后出者夷!”宫中人悉出。主父欲出不得,又不得食,探雀鷇而食之。三月馀,饿死沙丘宫。主父定死,乃发丧赴诸侯。

页码1 2 3 4 5
更多
古籍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