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现代诗词与现代文学的共同与互补——现代诗词三大家讲座记录

[来源:邓小军博客]  [2007/9/11]
主持人王光明教授(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中文系主任):五四以来诗歌的语言、形式发生巨大变化,与唐以来成熟的律诗绝句和宋代兴盛的词不同,形式非常自由,诗歌意象更加丰富发展。当今中国古代诗歌的形式、表达方式还有生命力吗?旧体诗词可以反映现代生活和情感吗?其实古代诗歌还有余脉,通过今天晚上邓小军教授给大家讲三大家的诗词就能回答上述问题。现在请大家欢迎邓老师开讲。

邓小军:谢谢王老师和各位同学。我的报告题目是《现代诗词三大家——马一浮、陈寅恪、沈祖棻》。迄今为止,据我所见,现代诗词以马一浮、陈寅恪、沈祖棻三大家为成就最高。三位以出生年代先后为序。报告分四部分:一、以马一浮、陈寅恪、沈祖棻为代表,介绍现代诗词的几个基本特点。二、现代诗词的艺术新变。三、三大家诗词代表作举例,根据作品分析其特点、价值。报告的主旨是:通过介绍中国现代诗词三大家马一浮、陈寅恪、沈祖棻的杰出成就,说明旧体诗词可以反映现代生活和情感,诗词之境界与诗人的性情、学养、心灵境界息息相关。  

现在给大家留个思考题:以三家诗词为例,现代诗词与现代文学是否有共同点?如果有,是什么?现代诗词与现代文学是否有互补性?如果有,是什么?

一、现代诗词的几个基本特点

1.现代诗词具有鲜明的时代特色

所谓中国现代史,通常是指民国时期也就是从1911年到1949年这个时间段。中国现代史是中国经历了一系列自古以来所未有之巨变的一个历史时期。譬如说,辛亥革命,推翻二千年来帝制、建立民国共和政体;抗日战争,经过长期浴血奋战和重大牺牲,战胜日本帝国主义侵略;都是中国历史上所从未有过的天翻地覆的事件。中国现代史的所有这些巨变在三位诗人的诗词中都有非常突出的表现,所以现代诗词具有鲜明的时代特色。沈祖棻词集《涉江词》第一首词《浣溪沙》:“芳草年年记胜游。江山依旧豁吟眸。鼓颦声里思悠悠。  三月莺花谁作赋?一天风絮独登楼。有斜阳处有春愁。”“鼓鼙声”指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侵华开始,“有斜阳处有春愁”的“斜阳”、“春愁”,继承了传统诗词“斜阳”、“伤春”意象的忧国之意,如大家熟悉的李商隱诗“刻意伤春复伤别,人间唯有杜司勋”,“天荒地变心虽折,若比伤春意未多”,辛弃疾词“斜阳正在、烟柳断肠处”。但是沈祖棻词的“有斜阳处”,是指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这样的历史背景、比兴内涵,当然只能属于中国现代史。

历史是割不断的河流,现代诗人往往活到当代,写作诗词到当代,我们讲现代诗词,有时也不妨讲到了当代。

2.现代诗词的精神是传统文化与现代意识的结合

中国现代史不仅是中国经历自古以来所未有之巨变的一个历史时期,也是中国文化作育三百年来所未有之英才的一个历史时期。为什么说是中国文化作育三百年来所未有之英才?只说一个原因:满清二百多年,实行思想钳制,不可能有民国时期这样的独立自由的教育和文化,及其开花结果。譬如说,满清对中国历史文化中的许多重要内容,往往是悬为厉禁,对外来文化,往往是封锁排斥。中国现代史上独立自由的教育和文化的内容,既包括中国文化,也包括西方文化。因此,现代诗词的精神是传统文化与现代意识的结合。陈寅恪的《咏黄藤手杖》是咏物诗,而有人格寄托,用传统文学批评术语来说是具有“风骨”,用现代词语来说就是体现了“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独立自由思想的概念,是从西方引进的,但其中也包含有中国传统。

3.现代诗词往往是学者之诗与诗人之诗的结合
西汶艺术网
现代诗词大家往往一身二任,是诗人兼学者。马一浮是现代新儒家的代表,思想、学术著作很多,可是他说后人要了解我,看我的诗就可以了(“后人有欲知某之为人者,求之吾诗足矣”)。陈寅恪是中国现代最杰出的史学家,支持陈寅恪作诗的资源是他的全部学养,他的学术著作和诗歌是有意识地相关联的,诗与学术著作之间的关系,是相互诠释、相互补充的关系。沈祖棻1936年从中央大学特别研究班毕业,她的词具有词人之词、学人之词合二为一的品格,与传统的词多为词人之词情况并不完全相似。三位都非常认真地从事诗词创作,譬如陈寅恪自述“晚年为诗欠砍头”,是以生命来作诗。沈祖棻自述“微命托词笺”,“托命残编”,整个生命托付于词作。他们的学养是融化在诗里,往往如盐溶水,不着痕迹。

4.有创新性的诗学理论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现代诗词有有创新性的诗学理论,它继承了传统诗学理论,但是有崭新的创新内容。马一浮提出:“诗以感为体,令人感发兴起,……须是如迷忽觉,如梦忽醒,如仆者之起,如病者之苏,方是兴也。兴便有仁的意思。”兴发感动是人性的苏醒,这是用中国哲学的人性论来解释中国诗学的兴发感动论,把兴发感动上升到哲学层面,在中国诗学史上是重大创见。叶嘉莹教授许多年来以兴发感动解释中国诗之特质,近年则援引马先生此言,进到以仁心的苏醒解释兴发感动,并指出此言“是对广义之‘诗教’而言的一种极能掌握其重点的体认和说法”(《我的诗词道路》)。马一浮诗学受清末大学者沈增植影响,在《蠲戏斋诗自叙》中提出,诗中有史、诗中有玄。玄就是哲学,他沟通儒、释、道哲学,而深造自得,在中国历史上很少有的。他诗中的玄,不是理障,而是体验,是理趣,有深厚的真性情,所以是深具诗性。他的这些诗学理论,都非常值得注意。陈寅恪的诗歌理论,集中在《哀江南赋》研究一文、《元白诗笺证稿》、《柳如是别传缘起》之中,其中诗史观念、古典字面今典实指观念,都具有创发性。他说“诗若不是有两个意思,便不是好诗”,所指不仅包括由比兴手法而来的韵味和言外之意,而且包括由古典字面今典实指手法而来的韵味和言外之意,这大大发展了传统诗学的审美理论。沈祖棻词学的创发性见解,体现在她的词学著述尤其词创作里,都尚有待开发。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