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巫山神女:一种文学意象的地理渊源

[作者:林涓、张伟然]  [来源:《文学遗产》]  [2007/9/18]
一、问题的提出

毫无疑问,“巫山神女”及其衍生的“云雨”意象,已成为中国文学中最重要的意象之一。自宋玉在《高唐》、《神女》二赋中塑造出“巫山神女”这一形象以后,与此有关的一系列词语如“朝云暮雨”、“行云行雨”、“云雨”、“巫山”、“巫阳”、“高唐”、“阳台”,便逐渐在以汉语创作的各类文学作品中广为流传,已成为其描写情爱的专有语汇[1]。关于这一主题的研究已有很多成绩。1935年闻一多先生发表了著名的《高唐神女传说之分析》[2],随后陈梦家先生发表《高禖郊社祖庙通考》[3],也涉及到了高唐神女的问题。此后有关的研究更是绵延不断,叶舒宪先生先后发表了《神化——原型批评》和《高唐神女与维纳斯》两部与之有关的专著[4],还有不少人发表过一些单篇论文[5]。

闻一多先生的主要贡献在于将宋玉所创作的高唐神女这一文学形象与上古史中的一些史实联系起来,从而着力于从古代社会风俗的背景中挖掘这一传说的深层意蕴。他先是注意到“巫山神女”的性别特征,论证了“巫山朝云”与《诗经·候人篇》所谓“南山朝隮”之间几至已“融为一体”的关系;继之论证了“高唐”即楚之“高禖”。陈梦家先生祖述了闻一多先生的观点,进一步论证了“巫山神女”作为“帝之季女”的“巫儿”身份。这些看法为后来的研究者所继承,后来陆续发表的有关论著不断地重复着他们的资料和结论。

叶舒宪先生在很大程度上突破了闻、陈两位先生的视野,他将目光投向域外,以“高唐神女”作为中国的美神与西方的维纳斯进行了大量深入的比较研究,使问题得到了进一步深化。但就“高唐神女”的原型而言,他比前人并没有新的实质性创获。在《高唐神女与维纳斯》一书的第375页,他认为:“宋玉所讲的怀王梦神女之事有没有可信性,根据故事的内容就可知答案只有是否定的。充其量不过是一种神话传说吧。”而第378页则记录了他发自内心的一段真实感受: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为了切身体会高唐奇景,我曾带着十分向往的心情游三峡观巫山,谁知所获视觉印象与《高唐赋》所描绘的相比,简直有天壤之别。或许这其中有二千多年的风雨沧桑所造成的生态环境变异方面的原因,但是,无论如何,也见不到一点“猛兽惊跳”、“虎豹奔走”之类的影子,更不用说能够发出“清浊相和”、“回肠荡气”之音声的树木了。对照之下,始知《高唐》《神女》二赋之作,本来并非写景,而是在“造景”,即制造足以诱人进入超现实冥想的幻境。

我们认为,叶先生的这些见解是成问题的。这段较长的引文中存在一个漏洞:叶先生既然已经意识到不排除“二千多年的风雨沧桑所造成的生态环境变异”的可能,但却在未对这一可能作任何论证的情况下得出了一个“无论如何”的结论,这显然不足以令人置信。况且,在前一段引文中他仅仅“根据故事的内容”就判断“宋玉所讲的怀(按当为‘先’)王梦神女之事”没有“可信性”,未免也失之过于简单。

在笔者看来,问题的实质并不在于事件本身有没有“可信性”,而是在于如何去理解其中的“可信性”。为讨论的方便,兹先将《高唐赋》序中的有关内容引述如下:

昔者楚襄王与宋玉游于云梦之台,望高唐之观,其上独有云气,崪兮直上,忽兮改容,须臾之间变化无穷。王问玉曰:“此何气也?”玉对曰:“所谓朝云者也。”王曰:“何谓朝云?”玉曰:“昔者先王尝游高唐,怠而昼寝,梦见一妇人曰:‘妾巫山之女也,为高唐之客。闻君游高唐,原荐枕席。’王因幸之。去而辞曰:‘妾在巫山之阳,高丘之岨,旦为朝云,暮为行雨,朝朝暮暮,阳台之下。’”[6]

这里面有几点值得注意:一,前人曾论证“高唐”、“云梦”都与“高禖”之祀有关,但神女所居之地却不在“云梦”的范围之内[7],为什么神女所居之地位于巫山[8],而不是别的什么地方?二,神女的化身为“朝云暮雨”,为什么不是“暮云朝雨”或别的什么自然现象如风、雪、雷、霜之类?三,神灵的性别为女性,为什么她享有充分的情感自由?

关于这些问题,第三点自来便引起了广泛的关注,但犹有剩义。第二点曾有不少人注意到“云”、“雨”,但都没有注意到何以为“朝云暮雨”,尤其没有人注意到其与“巫山”之间的联系。而第一点迄今尚无人论及,以往的研究者在提及“巫山”时都是作为一种无意识而一语带过。笔者认为,这几点的出现都不是偶然的,它们是独特的地理环境的产物。其中,既有对自然地理环境的感应,又有一定的风俗背景。以下从三个方面进行分析。

二、奇峰耸立:巫峡独特的地貌环境

在巫山的自然地理环境中,最引人注目的是该地的地面结构。这也是该地的自然景观中最直观的部分。由于地处亚热带,岩溶丘陵的地貌类型使得峡中奇峰林立,为人类的想象提供了丰富的天然依凭。

巫峡的自然地理环境,很早便引起了人类的注意。《水经·江水注》所引的盛弘之《荆州记》那段著名的“自三峡七百里中”的文字,久已脍炙人口。那段文字虽然只是对该地自然环境的白描,但那种“自非亭午夜分,不见曦月”的自然环境,人类将其与想象中的精神世界建立关联实在是很难避免的事。人称巫峡中“烟峦万状,怪石百变,有一峰独立者,有两峰相对拱揖者,有三四峰攒簇倚负者”[9],很自然地便为地物添加了一些拟人的成分;而曾经盛传的巫山得名是源于其“形如巫字”,琵琶峰的得名是因为其“形似琵琶”[10],都可以反映出自然地物触动人类思维之一般。

页码1 2 3 4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