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从大自然汲取生机——杜甫与自然

[作者:邓小军]  [来源:邓小军博客]  [2007/9/18]
【内容提要】杜甫的精神力量,拥有无穷的活水源泉。这些源泉,除了性格、生活、文化传统包括哲学信念,还有大自然。从大自然汲取精神的生机,以复苏悲剧性的心灵,是杜甫的一种创造性的深刻体验。这种体验,作为生活实践,是一种人生境界;由于具有哲学意义,是一种哲学境界;表现于诗,是一种艺术境界。

杜甫一生,承当了盛唐文明毁于安史胡化叛乱和政治理想断送于唐室君主政治失道的双重悲剧。正如英国美学家李斯托威尔所说:“古代某种灿烂的文化,由于受到未开化的野蛮人的蹂躏而没落了,这本身就是一个深刻的悲剧景象。”1安史之乱毁了盛唐文明,而当时“中国的文化是世界上最光辉的。”2这是一个深刻的历史文化悲剧。唐室君主政治失道,杜甫以廷争、弃官、不赴召相回应,终至飘泊以死3。这是一个深刻的传统士人悲剧。 李斯托威尔说:悲剧的第一个特征,“是巨大又异乎寻常的不幸”,“第二个特征,就是人格的伟大”,“一种比苦难还要坚强得多的灵魂。”4杜甫以中国文化所托命之人格,承当祖国个人双重悲剧,择善固执,生死不渝,因此具有真正的悲剧性精神。

安史之乱初期,杜甫在《北征》中就呈现了从大自然汲取生机、以复苏悲剧性心灵的体验。诗中先写闻见:

疮痍满乾坤,忧虞何时毕?靡靡逾阡陌,人烟眇萧瑟。所遇多被伤,呻吟更流血。

语语沉痛已极,写照出悲剧性的时代,也呈现出自己悲剧性的心灵。下面,却出乎读者意料之外地突接一段“可喜”的大自然“佳景”5:
西汶艺术网
菊垂今秋花,石带古车辙。青云动高兴,幽事亦可悦。山果多琐细,罗生杂橡栗。或红如丹砂,或黑如点漆。雨露之所濡,甘苦齐结实。

虽然人世间疮痍满目,大自然仍然开花结果,山花,山果,这些细小而又顽强的生命,深深地感动了诗人,强烈地鼓舞了诗人,复苏了他悲怆的心灵,滋长了他精神的活力。这,就是诗人在那严峻的时代氛围里产生由衷喜悦的深刻原因。诗人渴望祖国新生的愿念,因此而更加顽强有力。对此,诗末再三致意:“胡命其能久,皇纲未宜绝。”“周汉宜再兴”,“至今国犹活。”“煌煌太宗业,树立甚宏达。”显然,在杜甫全幅心灵与诗境里,从大自然所汲取的精神力量,转化成了投入现实人间的精神力量;大自然的生机、人心的生机、祖国的新生,因而溶溶泄泄地融合而为一体。《北征》诗在这里表明两层意义:第一,从大自然汲取生机,是杜甫的真实体验。第二,杜甫从大自然汲取精神的生机,终极目的是为了更有力量地重返现实,投入现实,而不是为了归向自然,一往不返,向大自然求得个人精神的自由解放(如庄子)。

在弃官飘泊西南的岁月里,杜甫从大自然汲取生机的体验,越来越具有经常性、自觉性。杜甫在成都,获得一段难得的安宁生活。但是,由唐室政治失道和安史之乱而来的忧患意识,并没有从杜甫心中消失。《登楼》:“花近高楼伤客心,万方多难此登临。”便是凸出证例。然而,杜甫成都时期大量出现的自然诗(山水田园诗等),意境圆融澄明,风格清新优美,比较此前此后时期诗的意境之悲壮苍凉,风格之沉郁顿挫,显然不同。这,除了成都时期生活安宁的原因之外,便与杜甫经常从大自然汲取生机的体验关系甚深,与成都这一片生机勃勃的天地自然亦有不解之缘。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杜甫在草堂,作《江亭》诗云:

坦腹江亭暖,长吟野望时。水流心不竟,云在意俱迟。寂寂春将晚,欣欣物自私。故林归未得,排闷强裁诗。

在新津县,又作《后游》诗云:

寺忆曾游处,桥怜再渡时。江山如有待,花柳更无私。野润烟光薄,沙喧日色迟。客愁全为减,舍此复何之。

杨伦用中国哲学诠释杜甫诗意:“物自私,谓物各遂其性也。更无私,谓物同适其天也。”6极是。依中国哲学,万物的生命构成自然大生命;万物各畅其生命,并育而不相害,就是自然之道。按照现代生态学,“每一个群落依赖一系列非生物因素。一个群落,加上一系列非生物因素,就叫做生态系统。”“生态系统中的每个种群是相互作用的。……只要每个种群能维持自身的存在,这个生态系统就能保持平衡。”7现代科学的生态系统、生态平衡规律两大认知,可以证明中国哲学自然大生命、万物并育而不相害之道两大观念的合理性。

当杜甫敞开心灵,默默体验自然,与自然相沟通时,乃是从自然大生命汲取心灵的生机,以自然之道来鼓舞精神生命,因此逐渐地、终至全然排遣了苦闷(从前诗的“排闷强裁诗”到后诗的“客愁全为减”),复苏了心灵,他欣喜地体认到,大自然才是自己生命的归宿(“舍此复何之”)。

杜甫草堂诗《江畔独步寻花七绝句》,极美。第五首:

黄师塔前江水东,春光懒困倚微风。桃花一簇开无主,可爱深红爱浅红?

第六首:

黄四娘家花满蹊,千朵万朵压枝低。留连戏蝶时时舞,自在娇莺恰恰啼。

饱经忧患的杜老,陶醉在这烂漫的春光里,涵泳着这活泼泼的春意,当下汲取了无尽生机,彻底复苏了心灵,滋养了生命。无怪乎他要纵笔直书:

江上被花恼不彻,无处告诉只颠狂!走觅南邻爱酒伴(原注:斛斯融,吾酒徒),经旬出饮独空床。(第一首)

他要忘情地赞叹:
西汶艺术网
不是爱花即欲死,只恐花尽老相催。繁枝容易纷纷落,嫩蕊商量细细开。(第七首)
西汶艺术网
大自然给杜甫带来了多么巨大的欢乐。

在杜甫充满忧患的一生中,也有涌自生命深处的大欢乐。闻收复河南河北时的欢“喜欲狂”,与成都春夜喜雨时的欢天喜地,浣花溪畔沉醉春风时的“颠狂”“欲死”,皆是永远感人的美丽瞬间。其中前一种欢乐,是来自祖国的胜利。后一种欢乐,则是来自从大自然汲取生机。人生谁不向往欢?杜甫同样是人,同样向往欢乐。“忆年十五心尚孩,健如黄犊走复来,庭前八月梨枣熟,一日上树能千回。”(《百忧集行》)少年时代的杜甫,本是一片天真烂漫欢欢喜喜。可见杜甫并不是生来就想过忧患日子,写沉郁的诗。杜甫只有一点不同于别人,就是他比别人具有更加深厚的同情心,更加深厚的终极关切与现实关切,关切道与人类,关切天下有道(这是终极关切的落实,也是两大关切的合一。终极关切要与现实关切结合而不能孤悬,这是中国哲学的特征)。杜甫投入自然,纵身大化,并不是要把苦难的人间忘掉,而是要把悲怆的心灵复苏,更有力量地面对现实,更好地生活下去。这是人生的一种绝大艺术。即使对于人生并无忧患的读诗人,杜甫自然诗也仍然是富有价值的。德国诗人荷尔多林写有这样的诗句,“充满劳绩,但人诗意地/居住在此大地之上。”8可以接着讲:人生充满劳绩,但是只要自然在,爱心在,诗意就与人生同在。这是杜甫成都时期自然诗的一份启示。

页码1 2 3 4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