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红豆小史——以王维、杜甫、《云溪友议》、钱谦益为中心

[作者:邓小军]  [来源:《中国文化》]  [2007/9/26]
36《钱注杜诗》卷首钱谦益《草堂诗笺元本序》,借钱曾语自述:“草堂笺注,……皆吾夫子独力创始。”(上册,第4页。)此并非虚言。《钱注杜诗》的学术性格,是以史证诗,作出重要发明,若无发明之处,即不作笺注。

37《钱注杜诗》,卷首,上册,第1页。

38 如明永历三年即清顺治六年(1649年),谦益致书南明吏兵两部尚书、桂林留守瞿式耜书论救国大计“三局”,式耜将谦益所论救国大计上奏永历帝,即是突出例证。详见《瞿式耜集》卷一《报中兴机会疏》,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年,第104~107页。参阅陈寅恪《柳如是别传》第五章《复明运动》,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年,下册,第1014~1016页。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39《柳如是别传》,第五章,下册,第1000页。

40唐皎然《诗式•诗有四深》:“用事不直,由深于义类”,肯定灵活用典,是对梁刘勰《文心雕龙•事类》篇不许“改事失真”之说的突破。这一文学理论的突破,反映了改变古典细节以确指今典的诗歌艺术发展。但是,在诗歌注释中改变古典细节以确指今典的作法,这也许只能是特例。

41《牧斋有学集》,上海古籍出版社,1996年,上册,第1360页。

42《杜诗详注》,卷十七,中华书局,1979年,第四册,第1497~1498页。

43《杜诗详注》,卷二十三,第五册,第2060~2061页。

44《牧斋有学集》,卷四,上册,第126页。

45庚寅明永历四年即清顺治七年(1650年),牧斋所作《闽中徐存永陈开仲乱后过访各有诗见赠次韵奉答四首》第三首“南国歌阑皆下泣,山阳诗讔倩谁传”(《牧斋有学集》卷二《秋槐诗支集》,上册,第78页),已使用这一典故,但诗句中尚未直接出现“红豆”二字。

46《牧斋有学集》,卷十,上册,第518页。“趣觐两宫”原作“归院金莲”,此从《投笔集》。

47《柳如是别传》,第五章,下册,第1173页。

48 清祝纯嘏《愚[孤]忠后录》:“(顺治)四年丁亥,……黄毓祺起兵海上,谋复常州。(五年)正月,毓祺纠合师徒,自舟山进发。常熟钱谦益命其妻艳妓柳如是至海上犒师。”(张元济藏旧钞本,第4页;范景中、周书田辑《柳如是事辑》,中国美术学院出版社,2002年,第95页。)

金鹤冲《钱牧斋先生年谱》丙戌隆武二年鲁监国元年谱:“江阴黄毓祺自舟山起师,先生使河东君至海上犒师(江阴祝氏《孤忠录》)。《秋兴》诗所云:‘闺阁心悬海宇棋,每于方罫系欢悲。乍传南国长驰日,正是西窗对局时。’盖指此事。”(民国三十年线装铅印本,第6页。)

钱仲联主编《清诗纪事》第三册《顺治朝卷》钱谦益《后秋兴之三》条:“按金《谱》所云,事本《孤忠后录》,足以征信。”(江苏古籍出版社,1987年,第1334页。)其说为是。

49《柳如是别传》,第五章,下册,第1040~1042页。

50《柳如是别传》,第五章,下册,第1176~1177页。

51柳如是手书联语,旧为常州刘靖基先生所藏;周书田、范景中辑《柳如是集》,中国美术学院出版社,2002年,卷首照片。

52《柳如是别传》,第五章,下册,第1200页。
西汶艺术网
53近代徐兆玮辑《芙蓉山庄红豆录》,辑自《海虞诗苑》卷五;范景中、周书田辑《柳如是事辑》,第447页。

54《牧斋有学集》,卷十一,《红豆诗三集》附,中册,第539~540页。

55清方文《嵞山续集》;《钱遵王诗集笺校》引,第257页。方文此诗为翌年作。

56《牧斋有学集》,卷十一,中册,第538页。

57《牧斋有学集》,卷十一,中册,第539页。

58《牧斋有学集》,卷十一,中册,第549页。

59同时期王夫之《读文中子》第二首云:“天下皆忧得不忧?梧桐暗认一痕秋”,以秋气肃杀象喻满洲之暴虐,象喻相同。船山此诗,见《王船山诗文集》,《柳岸吟》,中华书局,1983年,下册,第298页。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60《牧斋有学集》,卷十一,中册,第550页。

61《牧斋有学集》,卷十一,中册,第551页。

62柳如是《依韵奉和二首》第二首:“佛日初辉人日沉。”(《牧斋有学集》卷二《秋槐诗支集》附,上册,页76。)陈寅恪《柳如是别传》第五章解释云:“河东君……以‘佛日’指永历,‘人日’指建州。谓永历既起,建州将亡也。”(下册,第931页。)寅恪先生所言极是,但犹有可以进一步言之者。

《牧斋有学集》卷二十二《赠愚山子序》云:“印度为梵天之种,佛祖之所生。脂那为君子之国,周礼之所化。南曰月邦,东曰震旦,日月照临,礼敎相上。波斯轻礼重货,猃狁犷暴忍杀,区以别矣。”(中册,页901。)印度为南邦,故可曰南国。佛祖之所生,故可曰佛国。印度、脂那,皆礼敎相上,故可以借印度喻中国。由此可见,钱柳入清以后诗文中的“佛国”、“莲花国土”,字面指印度,借指王维红豆诗的“南国”,暗指南明或明朝。由此而来的“佛日”,即佛国之日,借指王维红豆诗的“南国”之日,亦暗指南明。

《牧斋有学集》卷二十五《石林长老七十序》:“抑又闻之,佛法五百年而一兴,法运将隆,宗镜再阐,汉东粟散之邦,涌现为莲华佛国。余固尚父之耳孙也,愿与公炷香佛前,翘勤以俟,以斯文为告报焉其可也。”(中册,页970。)此是以佛国暗指明朝。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牧斋有学集》卷三十七《莲蕊居士传》:“人亦有言,旧国旧都,望之畅然。子羽栖神莲花国土,巡回藏识,殆未能舍然于此。余为斯传,循念崇祯故事,若夫鸟兽之号鸣,燕雀之啁噍,而不能自已也,其亦子羽之志也夫!”(下册,页1285。)此是以莲花国土暗指明朝。

63近代徐兆玮辑:《芙蓉山庄红豆录》,辑自《支溪小志》卷六《艺文志•诗》;范景中、周书田辑《柳如是事辑》,页444。

64清冯班《钝吟集》,卷中,常熟二冯先生集本;谢正光笺校《钱遵王诗集笺校》引,香港三联书店,1990年,页258。

65《牧斋有学集》,卷十一,《红豆诗三集》附,中册,页553。

66请参读钱谦益《投笔集》;陈寅恪《柳如是别传》,第五章《复明运动》,下册,页1014以下。
西汶艺术网
67《投笔集》,卷下;转引自钱仲联主编《清诗纪事》,第三册《顺治朝卷》,钱谦益,《后秋兴之十二》,江苏古籍出版社,1987年,页1341

68《牧斋有学集》,卷十一,《红豆诗三集》附,中册,页553。

69按《太平御览》卷九百二十四《羽族十一•白鹦鹉》引唐郑处诲《明皇杂录》:“开元中,岭南献白鹦鹉,养之宫中,岁久,颇聪慧,洞晓言词,上及贵妃皆呼雪衣女。”(中华书局,1992年影印上海涵芬楼影宋本,第四册,页4103。)可知白鹦鹉“雪衣女”出自岭南,故钱曾诗以“雪衣”代指岭南,暗指南明。

70清黄宗羲《南雷集•南雷诗历》,卷二,《八哀诗》,《四部丛刊》影原刊本。

【原载】 《中国文化》,第21期,2002年出版;《中国古代文学高层论坛论文集》,中华书局,2004年11月出版;收入邓小军《诗史释证》,中华书局,2004年出版
西汶艺术网
页码1 2 3 4 5 6 7 8 9 10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