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红豆小史——以王维、杜甫、《云溪友议》、钱谦益为中心

[作者:邓小军]  [来源:《中国文化》]  [2007/9/26]
《牧斋有学集》卷十一《红豆三集•红豆树二十年复花,九月贱降时,结子才一颗,河东君遣童探枝得之。老夫欲不夸为己瑞,其可得乎?重赋十绝句,示遵王,更乞同人和之》第一首:

院落秋风正飒然,一枝红豆报鲜妍。夏梨弱枣寻常果,此物真堪荐寿筵。58

秋风飒然,秋气肃杀,隐喻满洲之暴虐59;一枝红豆,鲜妍夺目,象征遗民之心不死。河东君采来的这一颗红豆,殊非寻常果品可比,其中寄寓的红豆相思之深意,不仅是为牧翁祝寿,更是为南明祝寿也。

第三首:

秋来一颗寄相思,叶落深宫正此时。舞辍歌移人正醉,停觞自唱右丞词。60

“秋来一颗寄相思”,“停觞自唱右丞词”,用安史之乱后李龟年唱王维红豆诗,合座莫不望行幸而惨然的古典,暗指今日遗民面对这一颗红豆,思念明朝故国的今典。

第五首:

斋阁燃灯佛日开,丹霞绛雪压枝催。便将红豆兴云供,坐看南荒地脉回。61

“佛日”指南明62。钱柳入清以后诗文中的“佛国”、“莲花国土”,往往字面指印度,借指王维红豆诗的“南国”,暗指南明或明朝。“佛日”,即佛国之日,借指王维红豆诗的“南国”之日,亦暗指南明。“佛日”之“日”,并射明朝之“明”,因为“明”字从“日”从“月”。钱柳诗文中,往往一个微言隐语,具有多重隐喻,寓意则只有一个:故国之思与复明之志。

此诗前二句,言南国日暖而红豆花开(参阅注释第14条引《广东新语》述红豆花色白,中有红心一缕),是用“红豆生南国”的古典,暗指永历兴起南方的今典。此处绾合佛日、红豆,便见巧思。后二句,言云物兴起,供奉这一颗红豆,诗人面对红豆,期待春从南国复苏大地。隐喻遗民馨香祷祝,期盼明朝自南方复兴。

钱谦益红豆诗精深华妙,超逸出尘,真不似八旬老人之作。

当时常熟遗民诗人与钱谦益唱和红豆诗,亦多佳作。

陆贻典《红豆花诗和韵》:

花前今昔事难陈,不饮真辜头上巾。试问湘潭歌一曲,相思至竟为何人?63

冯班《和牧翁红豆花诗八首》第一首:

廿载方看白玉丛,人间桃李几回空。何因结得相思子?应为当心一线红。64

陆诗后两句用李龟年唱红豆诗故事,追问故事中人是为谁而相思。冯诗后两句则借问为什么结出红豆子,直指红豆花中之一缕红心。两诗皆借吟咏红豆,寄寓故国之思,有深情高致。

钱曾《奉和红豆诗十首》第四首:

万国兵尘草木前,止留红豆向江天。水村路与仙源接,花合花开不计年。65

万国草木蒙尘,红豆独向江天,隐喻满洲武力征服天下,遗民之心只向南明。“花源”即陶渊明之桃花源,暗指奉永历正朔的郑成功之台湾。“水村路与仙源接”,隐喻长江边的白茆港红豆山庄,可由长江水道通海连接台湾。句中潜藏红豆山庄主人曾策应郑成功水师进攻南京之今典66,及随时准备再次接应水师之志事。钱谦益《投笔集》卷下《后秋兴之十二》第七首“莫笑长江空半壁,苇间还有刺船翁”67,即是自述这一志事。“花合花开不计年”,用《桃花源记》“乃不知有汉,无论魏晋”,及《桃花源诗》“虽无纪历志,四时自成岁”,隐喻世外桃源之台湾及红豆相思之遗民永不奉满洲之正朔也。

第九首:

秋院萧晨香母微,疏窗佛日影辉辉。莲花国土真无恙,一颗相思寄雪衣。68

秋气萧条,香火稀微,而南国佛日,仍光辉照耀,隐喻明朝看似灭亡其实未亡,永历之正朔尚存也。“莲花国土”即佛国,“雪衣”代指岭南69,皆暗指南明政权。莲花国土安然无恙,红豆一颗遥寄南方,隐喻遗民祝愿南明政权安然无恙,和对于南明之无穷相思。

康熙三年(1664年),钱柳夫妇相继去世。黄宗羲作《八哀诗•钱宗伯牧斋》哭之,诗中云:“红豆俄飘迷月路”70。红豆相思,一时黯然飘零。

红艳艳的红豆,红豆象征的明遗民火焰般燃烧的爱国热情,实已进入历史之永恒。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3.馀论

在明末清初红豆诗中,红豆意象有时出自用典,有时则出自兴。当红豆是兴象(眼前景物)时,仍然具有红豆典故的象征意义。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红豆意象所象征的两种相思,男女相思与故国之思,有时并存一诗,融为一体。但是,在明末清初红豆诗中,红豆意象的主要象征意义,是从男女相思转移到了故国之思。

明末清初红豆诗多以传统的红豆相思为古典字面,而以明遗民的故国之思为今典实指。

两种红豆相思之间具有一致性:红豆象征爱心对双方之间的阻隔的超越。这使以第一种红豆相思隐喻第二种红豆相思成为可能。

随着红豆意象的象征意义从爱情到爱国的转变,与红豆相关的其它意象,如王维红豆诗中的“南国”,由此引伸出来的“岭南”、“佛国”、“佛日”,杜甫红豆诗中的“碧梧”等,亦皆转而借用以象征南明。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随着红豆意象的象征意义从爱情到爱国的转变,与“红豆”结下不解之缘的“相思”一词词义的主要义项,亦从男女之间的相思,或唐朝人的故国之思,转变为明遗民对故国明朝、对南明朝廷的相思。换言之,中国诗歌史上的红豆“相思”已经“脱胎换骨”,如果不是“点铁成金”的话。

红豆意象的象征性、隐喻性,和抒情内容的深藏不露,是明末清初红豆诗的基本艺术特色。

明末清初红豆诗所表现的故国之思、爱国之心,不仅超越于明遗民与明朝及南明之间迢远的时空阻隔之上,亦超越于生死之上。可说是第二种红豆相思的典范。

后记

本文写成后,承刘梦溪先生指出,红豆之“红”,射朱明之“朱”,红者,朱红也。梦溪先生之说甚是,可以补充本文未尽之义。然则明遗民诗之红豆,又多一重暗指故国明朝之隐喻。谨补书于此,并志谢忱。

33《牧斋初学集》,上海古籍出版社,1985年,中册,第937页。
西汶艺术网
34《钱注杜诗》,卷十五,下册,第511页。

35《钱注杜诗》,卷十七,下册,第604页。

页码1 2 3 4 5 6 7 8 9 10
更多
纽新优品